130梅花肚兜

    记住哦

    “今晚我要借用原来的办公室,整理一些资料。/”

    一直到在大队部开会时,林木森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对沈梅英说这句话。话意很是明显,地在勾。为什么?是暗示,是期待,或许是怀念,或者想找回?想想都不是,或许是有些报复,或许是贪婪心理作祟,或许只是想要弥补一下自尊和男人的雄霸心

    大队会议在吵吵闹闹中达成一致。第三生产队队长李士元很是得意,装着询问事,把林木森拖到门外,硬塞了二包“新安江”香烟给他。其他几个生产队长也闻讯赶来,要拖林木森去队里看看;他们很奇怪,为什么这块“馅饼”就砸在李士元的头上了。

    王阿土拉着林木森再三追问,“你再仔细想想;木森,我们队里就没有比青港滩更好的地方?差一点的总有吧”

    林木森不知所答,只好冲着他笑。王阿土搔着脑袋想了一阵,确实想不出,也笑了,冲着李士元喊:

    “姆妈的士元,小心下巴笑掉了托不上去”

    李士元嘻嘻哈哈地与人打岔,手中的香烟象散花一样朝四下抛。

    李伯林与蔡小毛的图作得很仔细,工程量也算得不错;林木森故作认真地看了一下,对他俩说:

    “我的脑袋都被吵炸了,还得去兆丰打个转。晚上借办公室用一下,我再认真看一下。”

    “我来陪你。”蔡小毛说。

    林木森说:“不要。我还得写报告。如果方便,你们谁给我开下门。”

    “我把钥匙给你,”李伯林心眼多;心想,林木森要给公社写报告,也许有的东西不方便给别人看,说,“你走时放在桌上就行。”

    林木森向蔡阿毛打招呼时,蔡阿毛说:

    “是应该去兆丰打个转,说好是两个大队选‘点’,你面都不露,难免会有些想法。要不晚上你用我的办公室,给你钥匙。”

    “东线主干道”还在进行时,兆丰大队就以此规划,准备了一个“围造田”的工程方案,大队王主任兴致勃勃地介绍说:

    “林主任,我们以‘东线主干道’向北推进五百米,圈上三五百亩。先围,让地、县领导看看这阵势,都会赞不绝口的”

    林木森言又止,他想起沈心田交代的“苇滩改造的话,只能你我之间讨论”。他对着“工程方案”抽了一支烟,问:“王主任,‘东线主干道’完工了吗?”

    王主任说:“收尾工程麻烦,人工河连通太湖要挖开淤泥滩,至少还得半个月。林主任,公社要办的工程,难道不派人?还是按你的办法,‘路港并进’。一个大队来三五十人,开条河、修道堤,十天半个月的事。”

    林木森很仔细地收好兆丰大队的“工程方案”,说转交沈书记。他放心地返回钱北,如果公社不派人支持,兆丰大队没有能力完成这个“工程方案”。既然如此,又何必去争去辩?口沫耗尽,反被人误解。

    林木森领悟到了一个办事的秘诀,“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通俗点说,就是“装傻”。当被人误解时,不要去分辩,事实胜于雄辩;当遇事辣手时,不必去强求,强中更有强中手。

    李金凤己知道林木森回了钱北;见到他,李金凤便问;“中饭在哪吃的?”

    “吃了包子。”林木森支吾道,“到兆丰转了转,说了在二个大队选,不去一下影响不好。”

    “回来吃餐饭耽误多少事?吃坏肚子怎么办”李金凤心痛了,说,“怎么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

    听林木森说晚上要去大队部“开晚班”;李金凤更心疼了,说,“在家作不行吗?那么一处房子就你一个人8226;;8226;;8226;;8226;;8226;;要不,我去陪你。”

    林木森忙说:“不要资料是大队的,我能带回来吗?伯林、小毛也来,你去干什么?”

    林木森说是要“早去早回”,放下饭碗就走了。

    李伯林、蔡小毛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水瓶满满地、茶叶筒满满地、连他“遗留”的茶杯都洗得干干净净地。叠放整整齐齐的材料图纸上还放了一包“新安江”烟。

    林木森把后门的暗锁栓上,使门虚掩把窗帘撩起,连走廊灯都拉亮。沉思一会,心还是激动,象是来与人幽会。抽了二支烟,心平静了。“棄我去者昨不可留,亂我心者今多煩憂。”林木森又开始期待沈梅英不要来,民间以“万恶为首”。如果有婚外关系,将会导致轮回报应,所谓“人妻女,吃谷还米”。人就是这样,虽然想得到,还说得到,但是真的做的时候,还是会不免有些犹豫。

    林木森摊开所测绘的桥梁数据,作了一份桥梁修建方案。心想,如果借机会把桥修好,也不枉背了沈梅英一趟。思绪一放便收不回来。前年我就在这间办公室,这张办公桌威风一时,结果狼狈而“窜”,连茶杯都无颜来取;今天回来了;以“公社干部”份回来,一句话,连蔡阿毛都抢着“腾”办公室,威风吗?狐假虎威而己。为什么要对钱北的事这般耿耿于怀呢?他问自己。

    人的感最丰富,也最脆弱;经不起刺激,一是受到委屈,感会狹窄,嫉妒偏激,如此种种,还会促成报复心理。“训话”的影仍缠绕在林木森的心底……

    “你在想什么?”

    林木森抬头,沈梅英站在面前。慌忙站起,想给她倒茶,找不到待客的杯子。

    “不用泡,我不渴,渴就喝你的……你不会嫌弃吧?”说着,沈梅英嫣然一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说,“你嫌弃,我也要喝。”

    林木森慌乱地说:“你坐……8226;;哦,门没锁……坐……”

    “我锁了。”沈梅英脸红了,羞涩眼神中还有点惊慌,忙说,“我绣了两幅,你看看,有进步吗?”

    “针腿平多了,不象从前,有的扯得太紧,把丝都扯皱了。”林木森又补了一句,“肚兜上鸀萼梅的蕊最明显。”

    “我怎么没看见?你指给我看”沈梅英,正视他,渀佛在问,你敢不敢看?

    林木森说:“舀……舀来,我指给你看……”

    沈梅英低声说:“好……嗳,把窗帘拉下来呀”

    林木森一再告戒自已,镇静,花自飘落水自流,一定不能冲动手却不自扯动了窗帘。沈梅英面色绯红,垂下了头,纤纤手指颤抖,解开了衣扣;袒出“梅花肚兜”后,她略迟疑,抬起头来;忽闪长睫毛使浸透柔的眼睛温婉迷朦,羞赧面靥浮现出一抹钟的笑。沈梅英起了高耸的,接着双手伸在背后,一拉,肚兜的未绳松开,抬手向上,又一拉,前的“梅花飘落”,一对莹白的房袒露,梅英已为人妻,房比过去更丰满,婴儿巴掌大的晕上,两粒红豆似的头随着呼吸颤动……

    “梅英,梅英……”林木森忙拦住她;他的激高涨,但不敢让事态继续发展下去,只好劝慰她,“梅英,都是我不好,是我负了你,现在木已成舟,你让我怎么办?”

    “不,是我对不起你。当你‘受难’时,我不敢出面,哪象个作娘子的。我是自作自受,断送了自己的幸福”

    沈梅英的声音颤栗,晶莹的泪珠在忽闪的长睫毛间聚拢,像是哀怨又像是无奈,更显色迷人。林木森防御在软化、在消失。

    林木森慌乱地劝说:“不要这样说,梅英,大牛是个老实人,他会疼你,护你……”

    “不,不……”沈梅英在林木森怀里摇动头,不停地摇,整个体都在晃动,喃喃说,“不,不,不……”

    “他对你不好?”林木森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双手托起沈梅英的脸,细细地观察,从饱含泪水的眼中,他看到了忧郁,悔疚;他为之愤缀了,说,“告诉我,梅英,他对你好不好?”

    “他,他……他不能……”话出口,沈梅英立刻惊诧了。

    伯父回城后,伯妈知道大牛在“蜜月”里杀猪,马上气势汹汹地赶到钱北,对沈宝根说,“这可不行,他叔叔,新婚期间‘杀生’,对后代不利,还会连累亲友”沈宝根想想也觉得有理,便与嫂子商量,决定给观世音娘娘上长燃香,让小夫妻俩分开睡“七七四十九天”。

    从其种观念说,人有两个贞节,一个是婚前的,一个是婚后的。女人很看重婚前的贞节,能做到守如玉的不在少数。但很少有人注重婚后的贞洁,女人结婚以后认为自己的贞洁已经给了丈夫,就不再负有任何的责任,于是在惑,或者是强迫面前,很容易的就献出了婚后的贞节。

    新婚燕尔,一墙分居,沈梅英夜里倍感到冷清;不由多生相思,似梦非梦之间,木森频频来访,激起色满园。没料到林木森还真的旧没忘,小龙溪一背,使沈梅英相思绽发。林木森一问,勾动满腹委屈;原想哭诉,强烈的心跳让她感到喉咙哽着一团东西。又羞又臊开了口,可话出口,竟然稀里糊涂变了腔。

    林木森一听,象被人击打了脑袋,嗡嗡作响。这怎么行?他从王莲花的上看到了“怨妇”的痛苦不行,这决不行。林木森感到犯了罪,是他把沈梅英推进了一个丧失人生幸福的深渊;他对大牛充满了憎恨,你又一次把我的幸福付之流水可,我要走这一步,又把金凤置于何地?

    “你是我的心,我的心……”

    沈梅英被林木森怨愤的绪吓着了;她不知怎样说,只是不停地呼唤他,象在劝慰,象在乞求,象在忏悔,象在悔恨……林木森听到的是诉怨,是责怪,是对的呼唤,他不自抱起了沈梅英,放在装资料的矮榻上,去解她的裤扣,激奋之下怎么也解不开;沈梅英推开他的手,说:

    “我来……你自己脱……”

    林木森解开裤子,梅英巳祼躺下,白哲的体在明亮的光线下,显出惊人的惑力,林木森想到茧站的一幕,也把沈梅英的双腿搁在肩头,大力地冲刺。梅英的头在矮榻上左右转侧,紧咬牙齿,鼻孔出气不及,两只房垂在脯两侧晃不停……

    事后,沈梅英躺在矮榻上,张大嘴喘息不止,半响才说:“好舒服,真的,好舒服……谢谢你”

    林木森傻了,呆呆地望着沈梅英的体;他想狠狠地打自己一个耳光,使自己清醒他为一时冲动而懊悔了,感到对不起大牛,对不起金凤,甚至还对不起丽雯……8226;;

    也在突然间,林木森明白了,王莲花为什么会出卖陈坚……8226;;如果是这样,我没有错,没有错,我没有错

    林木森感到在沈梅英的上夺回了尊严,展示了男人的雄霸豪气

    上下五千年,纠葛在文章,无论多少辛酸泪,留于他人讲。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