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禁果慾情

    /

    陈革明安排钱红英睡在他父母的房间<>宽大柔软的使钱红英辗转反侧、一夜未眠<>陈革明说这里是他家的<>避难所<><>但这足以使钱红英感到了奢侈的含义<>

    钱红英家住在东门外作坊街<>这里是湖兴从事五行八作匠人的聚集区<>沿着小东河水城门外堤<>依着石驳岸建有一溜数百家单开间的<>假二层<><>因房屋临街一侧二层上下整齐<>傍河一侧因楼上缩进了些许<>多为单层<>故称之<>

    底层临街原来是继父的店面<><>公私合营<>后<>继父进了街道办事处的五金厂<>厂子属小集体<>原说由政府扶持、发展成个有规模的厂子<>干了三五年<>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厂子里的人都是一顶一的手艺匠<>合在一起干活就蹩气<>厂子里全凭借些白铁活生存<>每月工资只能维持温饱;家里同左右邻居一样<>把店面改为<>家庭作坊<><>接些私活<>贴补家用<>店面后面是厨房、杂作间<>中间置楼梯<>楼上空间很矮<>在临河的后窗人不能伸直腰<>楼上以楼梯为界<>分隔成前后两间卧室<>临街这间是父母的臥房<>下楼梯处有扇活动门<>白天吊起<>睡觉时覆盖<>与地板一样平<>四个孩子男左女右挤在这面<>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重复一件事<>搭和收;夏天是草蓆<>冬天多棉褥<>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孩出馒头、男孩长了喉结<>洗澡和解手是最平常又最尴尬的事<>继父把楼梯下面作了一番收拾<>使工作台夜里成了男孩子的<>不管怎样收拾<>临街的臥房夜里的动静总是羞涩地扯动着孩子们的好奇与心底的燥动……

    而这座<>避难<>小院有六间房<>有厨房<>有卫生间;不要说满堂雕花家具<>就这张<>厚褥子里装有弹簧<>软软地……

    第二天陈革明买早点回来<>钱红英在院子里生煤炉<>家里有了炊烟<>便有了生气<>陈革明去会肖俊文和徐武<>况很乐观<>罗老八无形之中<>救<>了他们<>下午进门<>满院子晾晒着单、被和衣服<>饭桌上摆着饭菜<>一口没动<>用盘子盖着<>房间被认真地整理过<>地板擦得光净照人<>陈革明脱去鞋<>用肥皂把脚洗了二遍;闻闻<>又冲了一阵<>

    钱红英睡在他父母的大上<>她累了<>睡得很香<>陈革明突然想起了《睡美人》<>沉睡的公主在等待王子用吻来唤醒<>他俯下<>钱红英的呼吸温馨、柔和;他怔住了<>感到是亵渎了她<>慌乱地逃出房间<>

    陈革明去街上买了两包熟菜<>钱红英正在院内收衣服;他忙去帮助<>钱红英说:<>你进屋去<>换上拖鞋<>不要踩得到处是水<><>

    口吻象吩咐家人<>陈革明心里涌动着一股流;他突然明白自己的湿脚印暴露了刚才的行踪<>感到一阵心跳<>象作贼被人当场捉住……

    他们喝了酒<>一瓶红酒钱红英喝了多半<>陈革明却醉了<>他笑得很开心<>出自肺腑地开心<>几年来<>他重新有了家的感觉<>

    陈革明有些醉意<>说:<>谢谢<>谢谢你<>红英<>你真好<><>

    <>你说什么<><>

    钱红英也有些醉意<>她克制住自己<>打来水替陈革明擦拭脸<>陈革明没接毛巾却抱住了她<>说:

    <>谢谢你<>红英<>你使我有了家<>有家真好<><>

    他俩接吻了<>不知是谁主动<>紧紧地拥抱<>甜甜地相吻<>陈革明感到浑的血在涌动<>他摸索着去解钱红英的衣<>女的本能使钱红英清醒<>她正阻止<>听陈革明说:

    <>红英<>你救了我两次……上次<>你送来烧饼<>渗透着你的体香的烧饼……真好吃……前天<>我躲在水里<>好绝望……我想到了你<>只有你……只有你<>红英<>只有你才会救我……<>

    象被点中了<>钱红英周无力<>从心底深处泛起<>初恋<>使她双眼迷糊<>浑<>倒进了他的怀中;在陈革明脱她裤子时<>她还抬起了股<>被褥单还残留着阳光余温<>钱红英支撑着子<>羞赧的脸象晚霞<>她不肯<>只让陈革明解开她衬衣扣<>关键时刻<>钱红英想到了女子的贞洁<>陈革明从枕头下取出一块丝帕递给钱红英<>洁白的丝帕一角绣着一对鴛鴦<>钱红英浑颤栗着<>紧紧地抓住单<>感受了一种幸福的疼痛……陈革明轻轻地吻去她脸上湿湿的泪<>一直紧紧地搂抱着她<>疼惜的抚着她的柔亮发丝<>钱红英把头藏在他结实的脯上<>下漾着的快感涟漪<>俩人又一次沉溺在的梦境之中……

    有时幸福很短暂<>

    三天后的夜里<>俩人亲后<>钱红英依偎在陈革明怀里正要入睡<>院子里<>啪<>地一声响<>象被人扔进了一块石头<>接着又是一声<>

    <>来朋友了<><>陈革明拉亮电灯<>说<><>穿上衣服<>红英<>你到阿爸房里去<><>

    钱红英害羞<>忙搂着衣服换了房间<>她关门时<>听见陈革明开了大门<>惊喜地叫了一声:<>兄弟<>我猜就是你<><>

    来人似乎笑了一声<>俩人进了起居间<>来人不说话<>只听到陈革明的声音<>很快<>连陈革明也不作声了<>

    沉默了一阵<>陈革明忿恨地说:<>她怎么变得这么懦弱<><>

    来人说:<>大哥<>你我都……她又能怎样<><>

    陈革明说:<>俊文怎么都没放一个<>他俩在一个大队<>难道一点风声也不知道<><>

    来人说:<>我找了他<>他也很气愤<>大哥<>俊文很坦率<>说我表姐在学校整过他<>所以到了龙溪从不和她来往<><>

    <><>偏偏赶上了这个时期<><>陈革明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说<><>兄弟<>等‘运动’冷一些<>把那几个王八旦收拾了<><>

    来人说:<>行<>大哥<>有你这句话就行<><>

    俩人没再说什么<><>乒哩乓啷<>地一阵忙乎<>好象喝上了<>

    钱红英总感到来人的声音有些熟<>又想不起是谁<>但断断续续所听到的话中<>她肯定说的这个人自己认识<>不知怎地<>钱红英突然想到了汤琼<>汤琼<>对<>应该是汤琼<>汤琼和肖俊文都在高安大队;肖俊文在学校就是出了名的坏学生<>自称<>盗侠<><>要<>劫富济贫<><>专门偷家里有钱的同学钱<>请贫困同学吃点心<>他阿爸与政府各部门都有关系<>学校也无奈<><>文革<>开始<>汤琼组织同学批斗过肖俊文<>如果是说汤琼<>来人就是小汤琼三天的表弟<>电杆<>了<>

    第二天<>钱红英起来<>来人己走了<>

    厨房、饭桌收拾得干干净净<>陈革明出去转了一圈<>买回早点<>他什么话也没说<>好象晚上根本没来人<>也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正是因为陈革明收拾了厨房、饭桌<>男人突然掩饰<>是因为有了不可告人的秘密<>钱红英感到了一种担忧<>甚至是惊恐、后怕<>从此<>业已平淡的汤琼的影不时占据钱红英的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二天后的夜里<>陈革明被钱红英压抑的哭声惊醒<>揉搓着困倦的眼睛<>他问:

    <>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

    钱红英回避他的眼睛<>摇摇头<>再三追问<>她说:<>你说梦话……<>

    陈革明有些紧张<>问:<>说梦话……我说了什么<><>

    钱红英没回答<>说:<>我怕……<>

    <>怕什么<><>陈革明把她搂进自己的膛<>给她最温暖的呵护<>

    <>红英<>你是我的女人<>你放心<>我一直在想<>我能得到你的<>对于过去就没有什么不能忘记的了<>因为你的早就抵过那些失去的<>我就知道自己已经从过去的影里走出来了<>是你用似水的柔改变了我<><>

    <>我你<>革明<>我们到大去……<>钱红英温柔地说<>她大力地去吻他<>主动地脱光了衣服……

    羞涩的钱红英似乎很是投入<>近似乎疯狂……

    激中<>夜风掀动窗帘<>将陈革明上的男人味吹拂到她的上<>引起钱红英一阵微微的战栗<>

    陈革明有限惊诧<>这文静羞怯的体竟然会有这样的激<>他并不知道<>钱红英的心里早已有了一个死结<>

    钱红英把家里认认真真地清扫了一遍<>把陈革明的衣服仔仔细细地清整了一番<>天一黑就搂住陈革明在大上睡觉<>

    第三天<>陈革明回来时<>钱红英走了<>上放着一个铁盒——一个装着他的秘密的铁盒<>里面有一块丝帕<>丝帕一角绣着一对鴛鴦<>洁白的丝帕业已泛黄<>上面干涸的一抹血迹仍清晰可见<>

    一九六六年的冬天特别冷<>还下了雪<>一个晚上<>整个南太湖全被大雪覆盖了<>陈革明蜷缩在被窝里<>他感到处冰窟窿里<>父亲被<>揪<>了出来<>作为<>阶级异己份子<>列入湖兴地区<>头号‘走资派’<><>作了湖兴的<>红卫兵领袖<>的陈克明被开除了<>红革指<><>被清除了<>红卫兵<><>就在即一刻<>他犹如从山顶被人一掌击落<>滚到山脚的臭水沟里<>

    躲在家里<>家也从荷花池小楼里被赶了出来<>陈克明领着抄了十几户<>阶段敌人<>的家<>一个晚上勒令近百户<>阶段敌人<>搬家<>把他们宽敞、舒适的住房给革命<>造反派<>住<>现在轮到他用板车拖着从被过去<>战友<>清查过的家里理出的衣物搬家了<>爷爷真有远见<>坚持保留了这处僻静的书房<>

    按父母的话<>兄弟姐妹只拿了衣物<>荷花池这栋小楼本是陈家私产<>连屋都保不住<>家居有何用<>搬进的人望着满屋的高档家具很开心<>这位<>六号门<>孙司令第一次对陈克明露出笑脸<>很爽快地说:

    <>家具全留下了<>你们用什么<>这样<>缺什么<>写个条来<>我让市革委会总务科借给你们<><>

    陈克明没说一句话<><>胜者为王败者寇<><>他突然感到自己有了思想<>有了生存目标<>他要夺回自家的东西<>

    这天<>陈克明有了知心的朋友<>在学校一直与他唱反调的肖俊文来了<>很直爽地说:

    <>阿爸让我来的<>阿爸说<>陈专员是好人<>让我来看看<>缺什么<><>

    这天<>陈克明有了<>晚上<>汤琼来了<>俩人默默对视<>哀怨的目光闪铄出火花<>后来紧紧搂抱一起……

    少女的唇引了陈克明的<>少女的血激发了他的斗志<>他发誓<><>陈克明死了<>陈革明活了<>陈革明要和汤琼并肩战士<>革命到底<><>陈革明成立了<>井冈山兵团<><><>誓死捍卫文革<><>然<>斗争形势风起云涌<>陈革明处处针对<>六号门<><>很快与再次汤琼分道扬镳……

    那晚<>染着少女血的丝帕就在铁盒里<>一直封存了四年<>不是<>电杆<>来访提及这件事<>汤琼这个人<>陈革明几乎快从脑海中遗忘了<>钱红英为什么要寻它出来<>

    陈革明跌坐在地板上<>他知道昨天晚上他睡梦中说了什么<>明白钱红英为什么走了<>原来钱红英不是这里的第一个女客人……

    冤孽<>陈革明心里一阵颤栗<>

    上下五千年<>纠葛在文章<>无论多少辛酸泪<>留于他人讲<>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