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7

    当痛苦如大火一般蔓延到全,我的救世主,你在哪里?——节记

    



    这几天来她一直高烧不断。

    



    尽管哀和博士想尽了各种方法,尝试了各种针剂,试图用各种物理的方法让亦诗的体温降下来,然而她的体温竟几次冲破了四十度,昏迷中整个人在高烧的折磨下迅速变得苍白憔悴的可怕。

    



    到了第四天。

    



    哀无奈地告诉说,亦诗由于受寒引起的感冒发,已经恶化成为了急肺炎。

    



    雪白的枕头。

    



    手腕上扎着输液的软管,亦诗无意识地挣扎梦呓着,眉心不安地紧皱在一起,黑漆漆的睫毛紧紧颤抖在苍白的面容上,颧骨却异样潮红就仿佛有痛苦的烈焰要将她焚烧成灰烬!

    



    ——请、好、好、照、顾、快、斗

    



    红彤彤漫天的大火,恍如每一寸肌肤都被烧裂,看不到路在哪里,前面是浓重翻滚的黑烟……

    



    痛苦地挣扎着,炽焚烧的烈火将她紧紧包围,做错了吗,从始至终就是她做错了吧,紧闭的眼睛,如同被噩梦紧紧扼住喉咙,她干裂的嘴唇不断痛楚呓语着模糊的字句,体痉挛般地颤抖着……

    



    仿佛又回到那个冬天。

    



    妈妈让她在游乐场的长椅上等她,她去买些面包回来。妈妈说,乖,妈妈马上就回来,你坐着不要动。不知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心里很慌,说她不饿,她要和妈妈在一起。

    



    你不听话吗?妈妈皱眉说。

    



    妈妈走了。

    



    再也没有回来。

    



    从清晨到夜晚,高烧昏迷中的她呓语颤抖着,苍白的面容,漆黑的睫毛,她如孩子般无助地颤抖挣扎着,仿佛再也没有丝毫力气,仿佛绝望已经让她完全放弃……

    



    “妈妈……”

    



    “妈妈……”

    



    时时刻刻守在她边的南宫炎突然听清楚了这一句话,他窒息地握住她灼颤抖的手,眼底黯然深痛,望着她痛楚呓语的模样,那种仿佛她的生命随时会终止的恐惧,有如海啸般一波强似一波地将他的口翻绞得剧烈疼痛起来!

    



    “不要……不要抛下我……”

    



    为什么要这么逞强,你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吗?就一定苦苦折磨自己和我吗?

    



    握住她的手无声的颤抖起来,无法克制的颤抖着!

    



    告诉我,要怎样……怎样才能救你?!

    



    “咚咚咚!”强烈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寺井管家站起来,去开门。

    



    一打开门,那个体便如失重中一般倒下来。刺鼻的酒气开始蔓延。

    



    唉!寺井无声的叹息,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四次了。少爷自从上次去了东京之后便一直是这样,也不说话,也不去上学,任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每次都喝得醉醺醺的跑回来。

    



    心疼的看着这个孩子,他是看着少爷长大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如此痛苦?就算是当初老爷离去也不见他这般反常啊。

    



    看着黑羽快斗眉心那散不去的哀愁与痛苦,他本想可能去亦诗小姐有关。联系了好几天也没能找到亦诗小姐的踪影。

    



    “少爷,快好起来吧。老爷泉下有知也不会安心呐……”寺井不停的祈祷着。

    



    深夜。

    



    炎依旧守在亦诗的病旁,几天几夜没有休息,他的下巴已经冒出了暗青色的胡须痕迹。拒绝了柯南他们的帮助,他亲手将冰枕放在她的额头,高烧的昏迷中她无意识地挣扎呓语着,混乱地喊着些什么,他紧张地按住冰枕,不让它从额头滑下来。

    



    她的体温还是滚烫滚烫。

    



    就像一场在永无止境燃烧的大火。

    



    “灵……”

    



    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轻轻抚摸上她苍白又潮红的面颊,那滚烫的感觉仿佛是她体内充满了绝望的气息,而这种绝望,又从他的手指一点一点透入他的心底,将心底一寸一寸地撕裂开。

    



    “啊……”

    



    “啊——!”

    



    病上,昏迷中的她辗转反侧,随着一阵急促火的呓语,突然,她猛地睁开眼睛!

    



    “樱井!”

    



    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喜交加地俯过去,几天来她从没有片刻清醒过,即使在高烧偶尔有所减退的时候也是昏昏沉沉地昏迷着。

    



    眼神涣散地望着天花板,冰枕在她刚才的挣扎中被甩到了一边,她拼命地喘着气,额头开始一阵一阵地冒汗,如同是从可怕的梦魇中醒过来,她的神智仍旧是混沌而凌乱的。

    



    “你……”

    



    口的激动使得南宫炎的喉咙被堵住了一般,他深呼吸,让自己从狂喜中镇静下来,沙哑地问:“你还好吗?我马上喊灰原过来!”

    



    “妈妈!!”

    



    口剧烈地起伏着,仿佛是在某种狂乱的绪中,她不安地在空气中试图抓着什么,他急忙握住她的手,于是,她涣散的目光由天花板移到了他的上。

    



    她呆呆地望着他。

    



    两行泪水静静地从她的眼角滑落,眼泪越流越急,她忽然开始哭了起来,哭得像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妈妈……”

    



    “樱井!樱井!”

    



    炎心痛极了,她的哭泣让他难以承受,这一刻他恨不得用一切同上天交换,只要可以替她承担所有的痛苦。

    



    “妈妈……”

    



    “……他不会原谅我了……”

    



    呛咳地哭着,她哭得浑颤抖,大颗大颗滚落的泪水中,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她恐惧地放声哭着:“帮帮我好不好……妈妈……求求你……帮帮我……该怎么办……你们全都走了……只丢下我一个人……我好害怕……妈妈……求求你……帮帮我……”

    



    “樱井,醒一醒!”

    



    炎惊痛地扶住她狂乱颤抖的肩膀,想要将她唤醒,她整个人如同被梦魇着,从她脸上疯狂流下的泪水将他的手背濡湿了一片。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她,高烧的肆虐下,她已经全然崩溃,冰雪般淡静镇定的面具碎裂之后,她只不过脆弱得就像一个孩子……

    



    炎拥住她,期望自己能分担她的痛苦,一点也好!一点点也好……神啊,救救她吧……

    



    怀中的她渐渐平静,体不受控制的颤抖,双眼再度闭上,陷入了昏迷。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记忆的冬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