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4

    事实永远比幻想更加残忍,残忍如你,即使知道这点你依旧让我看清事实。——节记

    



    那帮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FBI的人都是小猫吗。大白天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

    



    忍下一肚子怨气,亦诗潜伏在暗处,这里是FBI的死角,她自信不会有人发现自己,环顾四周,开始设想为琴酒等人解围的办法。

    



    大街上已经没了路人,想必是被疏散了,附近全是FBI的探员,将琴酒一行人围在中间。

    



    “一群笨蛋。”亦诗暗骂。

    



    “碰!”带头的子弹响起。

    



    “碰!”“碰!”“碰!”“碰!”……

    



    这次算是完全理解到什么是一呼百应了,围在中间被当成靶子,琴酒带着大家有条不利的躲闪着,FBI的击水平有待提高了。不过以现在的状况看来是撑不了多久了。

    



    四面都被FBI给包围了,照目前的况来看,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才可以帮他们解围。

    



    掏出手机,确定周围没人后按下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说。”对方接起手机,冷冷吐出这个字。

    



    “口气好点会死人吗?”亦诗皱眉,“我就在附近,我现在马上去找一辆卡车杀出一条路,我一冲进去你们就跳上来,小心那些子弹,明白了吗?”

    



    “多管闲事。”那边的琴酒毫不客气。

    



    “不要自作多,要不是为了救母亲大人,我巴不得你死在那里。”气愤的挂了电话,亦诗发现了目标。

    



    “援军马上就到,坚持一下。”琴酒放下对讲机,环视四周,看来FBI的人并没有监听他们的电话。

    



    “没想到FBI的人会找到这里,还把CIA的人也给带来了。”伏特加有些恼怒,开枪,又击倒一个。

    



    不远处,一辆巨型卡车排山倒海的开了过来,FBI的人只得让开道。玻璃窗上闪烁着一双如猫般锐利的眼睛,亦诗横扫过去,停在琴酒前面:“快上车!”

    



    琴酒做了副驾驶座,苦艾酒和伏特加坐在后座,其他的人纷纷爬上后面的货物箱,这时候FBI不断向这边开枪。

    



    不屑地微笑,亦诗踩住油门不放,冲出了重围。

    



    吹了声轻松的口哨,眼角瞥见领首的朱蒂,那双眼睛简直要喷火了。确定她看得到自己,亦诗微笑着用口型告诉她:你、输、了!

    



    朱蒂懊恼的看着远去的卡车,阻止了准备追击的同事,卡车冲进来时丝毫没受到子弹的影响,恐怕是安装了防弹装置吧。

    



    那个女孩,还真是一语双关。好伤人呐,一点也不可的女孩子。

    



    琴酒沉默的点上烟。看向窗外:“这种方法,亏你想得出来。”

    



    “嘛,那你想出一个更好的计策吧,总不能叫我把组织的人都叫来看看BOSS的几位心腹大将是怎么被FBI的人弄得晕头转向的吗?”亦诗换上轻松的口气,毫不客气的反驳。

    



    眼睛无意间瞥向后车镜,亦诗倒吸口凉气,愣在那里。

    



    “怎么了?”琴酒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抹白色影令他也有些惊异,“是那个怪盗啊。”说着拿出手枪。

    



    “Gin,没我的命令你也敢擅自行动?”亦诗冷笑着拦下他。

    



    “你太放肆了!”

    



    “Gin!”亦诗瞪着他,口气变得强烈,“你的部下害得我住院了两个多月,这笔账我还没找你算呢。”

    



    琴酒没有在说话,眼底盛着怒气。

    



    “啊拉,Gin,你就先忍耐一下吧。”苦艾酒适时地解围,“抱歉,我管教不周。”

    



    “我去会会他,Vodka你来驾驶!”亦诗屏息,打开车窗直接跳了出去。

    



    刚下下车便听到一声枪响,一是惊讶的抬头,看见琴酒满意的笑容。

    



    子弹飞速的飞向那个白色影,幸好对方凭借过人的条件反躲开了子弹。

    



    车内,琴酒眼前划过一张扑克牌,差点刺到他——Gin,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刚才在来的路上为了应急便将摩托车停在了了这附近,意识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摩托车,知道那个人是冲着自己来的,所以明智的选择离开,琴酒的子弹也不是吃素的。

    



    “瞒不住了……”雪花飘落下来,越下越大,冰冷的触感提醒着她刺骨的寒意正在滋生。

    



    很快来到了一栋废弃的大楼,亦诗停下车,等待着那个人追过来的影。

    



    很快,白色的滑翔翼引入眼帘,白色的罪人自天空降落,那双湛蓝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不会……不会的……

    



    亦诗,不要这么残忍。

    



    僵硬的走到她边,看着她过分冷静的脸庞,轻盈的雪花缓缓降落在空中,映衬她胜雪的肌肤和眼中不容忽视的冰凉。

    



    “亦诗……”他终于开口,小心翼翼的问,“这是怎么回事,你和那些人……”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原本忐忑的心在面对时竟如此平静,亦诗自嘲的一笑,“我是组织成员之一,代号Dirsch,我想你应该也是知道的,你父亲的失踪跟组织有关系。”

    



    “你是被的对不对?”快斗撑起自欺欺人的笑容,握住她的双肩,“那帮人威胁了你对不对?”

    



    “我是自愿加入,自6岁时便加入了。”她的脸上闪烁着绝的色彩,既然要断就断的干干净净吧,“你的父亲不是失踪了。”

    



    “什么……”

    



    “他死掉了,就在我眼前……啊不对,就是我亲自开……”

    



    “不要说了!”快斗陡然推开她,阻止她的下文,他的脸色愈来愈苍白,厚厚的单片眼镜也挡不住眼中的动摇,“亦诗,不要开这种玩笑……不好笑……”

    



    她一愣,似笑非笑,眼中却涌上了清澈的悲伤,却并未被眼前的人发觉:“这不是玩笑,你什么时候见我开过这样的玩笑?”

    



    那一刻,他听到了宿命凛冽而来的声音。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记忆的冬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