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1

    枯萎的花朵不会在绽放,那么枯萎的心呢?你是否有力量让它绽放?——节记

    



    “黑羽君,我想我们可能走进了凶手的陷阱,死者并不是在清醒时遭遇的电击,真正使他昏迷的是在水中的安眠药。”亦诗突然说出的话使几个人都慌了一下。

    



    “对,凶手就是我们之中的一个人,一个可以在死者水中下药还能让她毫无防备的人。”快斗点点头。

    



    “我的线索就到这里了,接下了就麻烦你了黑羽君,我有点私事。”亦诗的态度突然一转,然后转回了房间。

    



    后的快斗一脸苦笑,喂喂,怎么又是我的事了。

    



    案件还是要破的,不过快斗可没那个心,于是他很干脆的叫了柯南去做。

    



    “怎么,我们的大侦探又遇到了难题了?”似乎每次看到柯南头疼哀就很高兴

    



    “啊啊,凶手就在眼前,可是我手上却没有决定的证据,这种况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柯南抓了抓头发。

    



    “证据的话,那个人刚才开始就对死亡的时间多次虚掩,有时候太过虚掩也不是一件好事。”哀的话还没说完,柯南就突然明白了什么。

    



    迅速回到了现场,柯南发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哔,细微的响动,柯南的麻醉针目标是黑羽,不过后者当然没有真中招,不然KID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配合着柯南坐在了椅子上,柯南开始说着自己的推理。

    



    “大家先别发表什么疑虑,就先听听我的推理好了。”柯南用快斗的声音开始了推理,“首先凶手将被害人用电击枪击晕,根据这点犯人恐怕是个被害人绝对信任的人——要杀了警察可没那么容易。将被害人电晕后在用事先准备好的刀直插其心脏致命。过程大概就是这样。”

    



    “小鬼,这些我们都知道,你说要点行不行。”乘客开始不耐烦。

    



    “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死亡时间,根据现场留下的血迹看起来应该是刚刚发生的,房间里空调的温度开的比较低,在大冷天开冷气估计只有傻子才做的出来。凶手设下这个陷阱恐怕是想让我们按照她的想法走。我想她大概是用了XX(某星忘记了那个单词怎么打,勿pia)这种化学剂吧,它能够使血液短时间不凝固。”

    



    “快斗哥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婉瑜皱眉。

    



    “所以我推断,凶手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两个小时前——也就是死者刚刚离开我们的时候。而在那个时候突然离开的人,就只有我的朋友亦诗跟……婉瑜。”

    



    “所以你是说我是凶手是吗?你有什么证据!”

    



    “呵,如果我是凶手,当然不会让自己在现场留下任何可以掌握的证据,但是,你却忽视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指纹。”柯南拿着变声器继续说着。

    



    婉瑜突然变得十分紧张:“你想说什么,我陪着他回到了房间,那时候他开门的时候房卡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我只是捡起来帮他把门打开,这很……”婉瑜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是一怔。

    



    “婉瑜小姐,我好想还什么都没有说吧,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死者的房卡在离开时落在了椅子上,根本就没有带回去,他是用的备用房卡。”柯南继续说着自己的推理。

    



    “那么可以告诉我们你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做了些什么?”快斗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

    



    “去干什么了……”婉瑜跪在地上,“……当然是去杀人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过了好久,快斗的声音响起。

    



    “我来回答吧。”众人后响起一个女声。亦诗走到前面来,不着痕迹的把柯南拉出来,“这个小鬼的消息还真是不可靠。”

    



    “他还遗漏了什么吗?”哀侧首一笑。

    



    “是的。”亦诗无视一旁咬牙切齿的柯南,“新井户确实没有什么家人,不过却有一个未婚妻。那女子名唤舒遥,也是澜青岛上的居民,酷探险的她认识了新井先生,两人相后生了一个女儿——木青,一直失业无成的新井先生却没有因为小木青跟舒遥小姐结婚。”

    



    “够了,不要说了!”“婉瑜”大叫。

    



    亦诗不理会她:“大概五年后,新井户终于鼓起勇气来到澜青岛向舒遥小姐的父母提亲,却被拒之门外,后来又在喝醉之后与正真的婉瑜的父亲岸本先生发生了冲突,当年他一气之下这才被愤怒驱使抢劫……”

    



    “哈哈哈……”亦诗叙述被一阵疯狂的笑声打断,“什么发生冲突!就是他们在向外祖父和外祖母告状!说父亲的坏话,说他手脚不干净!这才使外祖父和外祖母本来迎接女婿的心化为一团火焰,任我母亲怎样解释他们都不听!”

    



    “所以你的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后,才会做那样的蠢事吧。”快斗从椅子上站起来,装模作样的揉揉眼,一副刚睡了一个好觉的样子。

    



    “这一切都是岸本一家的错!使他们拆散了我的家!让我从小就是去了父亲被人耻笑,让我和我母亲抬不起头,我恨他们!我恨!!”失控的木青被好心的前众嫌疑人拉住。

    



    “就在半个月前,你得到消息,你的父亲在狱中自杀了,你的母亲受不住打击一病不起,最后也去世了。所以你才不顾一切的复仇杀了岸本一家,然后用岸本婉瑜的名义来接近我向我复仇是吗?”虽是疑问的口气,却又百分之百的肯定。

    



    青子在一旁恍然大悟,对了,她就是从爸爸那儿听说新井户在狱中自杀一事的。

    



    “是又怎么样?当初要不是你这个家伙充当什么侦探,我父亲才不会被抓!要不是那个可恶的警官抓住了要逃跑的父亲,我的父亲才不会落到那种下场!是你们,是你们的错!”木青睁着泪瞪着亦诗。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记忆的冬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