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8

    时间总会是筑成噩梦的恶魔,跨越时间,我们还剩下什么?——节记

    



    阳光依旧灿烂着,边的温度却有了明显的变化,刚住院时外面还是一片火红的枫叶为大地带来根本不存在的火光,转眼间,冬天却来了。

    



    说是转眼间似乎不太恰当,住院的这两个月,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难熬。

    



    不过这样宁静的子感觉也不错啊。黑羽快斗基本上每天都回来,有时是陪她到外面晒晒太阳,有时是在她边讲些新奇的魔术手法,偶尔露两招,也可以逗她开怀大笑。

    



    有时会和青子一起过来,给她将一些学校里的趣事。

    



    而那个推理狂多半是和灰原一块儿来的,想不到那个该死的瘟神有一次竟然把命案带到医院里来了,不过还好,案件总算顺利解决。

    



    今天便是她出院的子,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伤口都好的差不多了,在她的坚持下,好不容易才说服黑羽君一干人等同意她的出院。

    



    “亦诗,好了吗?”门口,快斗轻轻敲门道。

    



    亦诗整理了下衣服,松口气,打开门,没好气的说:“你来得可真是早。”

    



    “昨天不是你说让我早点过来吗?”快斗无辜的说。

    



    “早一点是指凌晨7:00?你还真是好兴致!”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她径直走了出去。

    



    一群人在医院大厅里等着,青子一抬头,见亦诗已经远远地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垂头丧气的快斗。

    



    唔,以前好像也是这样呢,亦诗总是能找出一堆头头是道的理由把快斗说得毫无还嘴之力,有的时候即便是快斗他真的对了,也还是败下阵来。

    



    真是怀念。

    



    转眼间那少女已经走到众人面前:“劳驾这么多人迎接我出院,我好真实受宠若惊啊。”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炎无奈的笑着,这个家伙。

    



    “我这不是在道谢吗?南宫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亦诗瞪着他,“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今天是周末,我们要不要到哪里去玩玩呢?”

    



    “好!”Wendy第一个欢呼着,好久没和亦诗姐姐一起去玩了呢!

    



    “那……先去看电影吧!”

    



    电影院里,正在映这一部名叫《奇幻魔术师》的电影,观众席里的人们都激动的看着电影里神奇的魔术。

    



    快斗一脸鄙视的看着,脸上一副不愿的样子,亦诗则是不停的打着哈欠,柯南一副半月眼的样子盯着屏幕,哀心不在焉的吃着爆米花,炎则直接在那儿睡觉。

    



    唯有青子一人兴奋地拽着快斗。

    



    好不容易看完了电影,一群人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剧场。

    



    “哈——无聊死了!”亦诗打着哈欠,“是谁说的要看这个的啊!”

    



    “还不就是黑羽……快斗哥哥吗?”柯南耸耸肩改口。

    



    “我哪知道这么无聊啊。”快斗无辜道。

    



    “那个魔术师好帅啊!比那个什么怪盗基德强多了!”青子在一旁自我陶醉着,回头看看众人,“你们不喜欢吗?”

    



    “那种烂得要死的魔术技巧,我在七岁的时候就会了。”亦诗无奈的摆摆手。

    



    “你也会变魔术吗?”哀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嗯,跟黑羽君的爸爸学习了一年。”亦诗无语道,“刚才那叫什么魔术嘛,不就是找了两个长得一样的双胞胎,然后放在两个柜子里,制造假象的瞬间转移。无聊!”

    



    “请等一下!”后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迎面跑来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你是樱井亦诗吗?”

    



    “对,你是?”亦诗皱眉,这个女孩子她见过吗?

    



    “我是婉瑜啊!”女孩子笑得开心,“这么久不见你,我都快认不出了呢!”

    



    “啊?你不是在澜青岛吗?”亦诗脸上也浮现几分欣喜,“黑羽君,你还记得吧?”

    



    “啊?”被点名的快斗一愣,“呃……我想想……”

    



    “快斗哥,好久不见啦!”婉瑜率先打着招呼。

    



    然后快斗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岸本家的那个小丫头啊!”

    



    “谁是小丫头啊!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啊!”婉瑜大声反驳回去。

    



    “你认识她啊?”一旁的青子疑惑道。

    



    “嗯,他是我和黑羽君小时候遇见的朋友,那次我们到澜青岛去游玩认识的,当时还遇上了一件案子呢。”亦诗回答道。

    



    “啊?你那么早就遇到案件啊。那案子是谁破的呢?”青子睁大眼睛。

    



    “当然是我……”快斗一拍脯,眼睛无意间瞥到亦诗和婉瑜冒着火光的眼神,“……和亦诗一块儿解决的啦!嘿嘿嘿……”好险……

    



    一旁的人干笑着。

    



    “对了亦诗姐,你要不要去澜青岛看看呢?我爸妈蛮想你的,前几天我们还提到你呢。”婉瑜眨着呼哧呼哧的大眼睛,露出哀求。

    



    “亦诗姐姐,我们就去澜青岛玩吧!我还从来没去过呢!”Wendy扯着亦诗的衣角。

    



    “好吧!”亦诗摸摸Wendy的小脑袋,“你们要不要一起来呢?”

    



    “这个啊……”哀思考了阵,“去看看吧。”

    



    “柯南君!你也去吧!”Wendy叫嚣着。

    



    “呃……好好。”

    



    “我就不去了。”一旁的炎说道,“我还有点事呢。”

    



    “哦?那太可惜了。”亦诗淡淡的回答。南宫炎在她住院这段时间事实上也很少来的,只是偶尔陪着Wendy一起来,他似乎是在调查什么事

    



    “那我就先走了,祝你们玩的开心!”思索着,南宫炎已经小跑着离开了。

    



    “不管他了,我们向澜青岛出发!”婉瑜兴奋的叫着。

    



    “好!”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记忆的冬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