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

    天使在哭泣,阳光穿透泪水幻化为淡淡长虹,请你相信,若果有希冀,伤痛也会变成你的美丽——节记

    



    “死者是萩原峰,今年二十三岁,死因是从高楼坠落。”还没等目暮警部的话说完,一个龙警员就跑了过来,然后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了目暮。

    



    “目暮警部,我们发现了死者曾经吸入过乙醚,这是死者上找到的手帕。”龙警官说完后果断退场。

    



    “如果有乙醚的话,那就是谋杀了,能麻烦各位说一下死者死亡的时候,你们分别在什么地方正在做着什么事?”目暮警部对着刚刚找到的死者的三个朋友问到。

    



    “当时我正在和服务员谈话,因为我们要的菜迟迟没有上来。”天泽圣司很是自然的迅速说了出来,在不经意间嘴角向上了几度。

    



    “我当时正在卫生间,因为不小心把衣服弄脏了想去处理一下。”青木琴美面对着目暮警部结结巴巴的说着,亦诗把手放在了她的脖子上。

    



    “别担心,我们不会让凶手逃走的,你刚才是在厕所清理衣服上的污渍是吗?”亦诗缓缓的说着。

    



    “是,是的……”青木似乎是有点放松。

    



    “警部,在青木小姐的随物品中发现了乙醚。”

    



    “能请你解释一下吗?青木小姐,为什么你有乙醚这种东西?”

    



    目暮警部很是怀疑的看着结结巴巴的青木。

    



    不过此时亦诗的想法可就不一样了,亦诗之所以把手放在了那里是想判断一下,因为在之前那个人掉下来的时候,自己借助HMD发现了楼顶的人,不过因为距离太远只能判断出那是个女

    



    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青木了,不过真正引起怀疑的是天泽,刚刚目暮警部在询问的时候,那个天泽的回应速度特别快,而且表十分的不自然。

    



    “然后是发现死者的……”目暮警部成了半月眼,“为什么每次你们都能正好出现在现场?”

    



    接下来最后一人的话亦诗没有怎么仔细听,正在亦诗思考的时候,柯南无意间用自己的手表对向了亦诗,反的灯光刺到了亦诗的眼睛。

    



    “死小子,把你的手表换……个……”亦诗说着说着突然想起来,自己发现死者的时候似乎也有这样的光反现象。

    



    “目暮警部,死者的尸体能让我看一下吗?我想可能会有所发现。”亦诗走到目暮旁边小声说着,“说不定能找到真正害死死者的方法。”

    



    在得到了目暮的许可后,亦诗突然拉起了哀一起去看尸体去了。

    



    “喂,你自己看尸体干嘛拉上我?我又不是侦探,你想拿我干嘛?”哀很是不解加幽怨的看着亦诗拉着自己。

    



    “就不能让你帮忙找点东西吗?再说你不是也察觉到了吗?”亦诗很随意的说着,“麻烦你帮忙看看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昏迷的,我可不相信那么点乙醚就能弄昏一个人那么久。”

    



    哀不满的看了亦诗一眼,但还是在死者的脑部观察起来。

    



    此刻,亦诗倒是有了发现,在死者的皮带上,有一条钢琴线,应该就是它让死者坠楼的了。哀此时也发现了死者的脑后有被击打的痕迹,话说验尸的警察真靠不住,看见乙醚居然就不管别的了。

    



    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亦诗突然抱起哀上了顶楼,也就是死者坠落的地方。

    



    “喂,我说你不是都得到想要的结果了吗?还拉着我干嘛?”哀的怨念越来越大。

    



    这次亦诗干脆不说话了,直接来到楼边,用HMD观察着下面的每一个空调,在看到某一个空调上的东西后,亦诗把HMD戴在了小哀的头上。

    



    “麻烦科学家小姐帮我看看下面第4个空调上奇怪的装置有什么作用?”亦诗很是无良的看着哀。

    



    “应该是能让空调按照他的想法运作吧,应该有遥控器之类的,用来控制空调的开关,而且似乎连方向都被更改过了。”哀无奈的对着边的人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也就说的通了,诡异的回答速度,奇怪的谎言,再加上死者上的钢琴线,一切都穿起来的话,最后指向的就是凶手了。”亦诗露出了满意的笑。

    



    “你要是想继续呆在这就呆着吧,我先走了”。哀无视旁边的人径自下了楼。

    



    “怎么?我们的大侦探碰到难题了?”哀看着正在抓着头发苦恼的小柯童鞋。

    



    “凶手我已经知道了,但是我没有证据证明,而且他使用的手法我也不知道,啊啊,这么多问题一个头两个大了。”柯南很是郁闷的说着。

    



    “那大侦探继续苦恼吧,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接着亦诗从楼上下来,然后解开了谜题。

    



    “首先,有人事先在空调上设置的机关,让空调可以按照他的想法运作,然后打晕了死者。”

    



    “等等,死者不是乙醚致使昏迷的吗?”目暮发表自己的疑问。

    



    “目暮警部,麻烦你仔细看一下那块手帕,那上面的乙醚就算致使人昏迷最多不超过15分钟。”柯南回答。

    



    亦诗继续说:“凶手把昏迷的死者搬到了楼顶,在他的皮带上用钢琴线系住,另一点在楼外的空调上,接着在楼顶的门口设置好一旦开门就会启动空调的开关,接下来你只要找个人证明你不在场,然后同时让青木小姐去楼顶就能让青木小姐为你顶罪了,我没说错吧,天泽先生。”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记忆的冬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