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满月礼(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雨竹发誓,要是她知道这吴家是如此混乱的一况,那她可装病也不要来······

    “美人······呵呵······娘子……”光听声音就知道这个人脑子不正常,更别提,那张满脸油光的猪脸上流着口水的傻笑了。[非常文学].

    “小姐,怎么办?”华箬的声音都在颤抖,她自小就养在规矩森严的内院,哪里见识到如此丑恶的男子,可怕虽怕她还是抖着子挡在了雨竹的前面。

    雨竹有些后悔,早知会碰上这样一个弱智丑男挡路,刚才就算被憋死都不该跑出来找净房,早园手里揪着那个带路的小丫鬟,恨声道:“小姐,一定是这丫鬟故意带错路引我们来的。”

    肥硕男子刺溜一下吸回了嘴角的涎水,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不断地往前近。

    华箬和早园护着雨竹往后退了几步,心里直着急,虽说这男子看样子是个傻子,可要是碰到了小姐到底还是于小姐的闺誉有碍,可眼下到底要怎样甩脱他?

    “小五,你在做什么?还不快住手。”从拐角处传来一声暴喝,顿时止住了那个肥胖傻男的脚步。

    又是一个男人!华箬和早园赶紧子,将雨竹严严实实遮好。

    一个华服男子片刻就转了出来,雨竹低着头站在两个丫鬟的后面,只听得那男子道:“小姐是来参加宝哥儿满月礼的客人吧,实在是抱歉,小五他幼时生过一场重病·烧坏了脑子,并不是有意要唐突小姐的,在下吴仲昆,在家里行二,这里就代他向小姐赔罪了。”

    雨竹撇了撇嘴·故作斯文·实在是衣冠禽兽的典型了,别以为自己没注意到这吴家老二出来的时候,领路的那个小丫鬟眼中一闪而过的喜意,这事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即便不是他策划的那也是他知道的。拉了拉华箬的衣裳,雨竹扭头就走,你家族里明争暗斗不干自己的事,可是扯上自己就不对了,真以为林家所有小姐都如雨梅这样好娶么?这种英雄救美的把戏里加上了自我介绍那就是个笑话······而且雨竹早就打定主意·在嫁人前绝对不要喜欢上谁,不然嫁了人又惦记着另外的人那就是痛苦一生的事,虽然她还怀疑自己是否有一个陌生人的感…···

    看着雨竹和两个丫鬟远去的背影,吴仲昆白净柔的面上闪过一丝痴迷,果然是大家小姐,光是背影就这般好看。/非常文学/

    回到席上,雨竹什么异样都没有只跟崔氏简单交谈了两句,便挑着面前的一碟子炒白崧有一筷子每一筷子的夹着,与林家女眷一起等着席散。这席面估计是她们见过最没规矩的了,吴太太早已撑不住回房休息·清姨娘成了绝对主角,端着个酒杯周旋在众多女客之间,掩嘴笑着,时不时的妙-语如珠,将气氛炒得十分烈。

    到处都是嬉笑声、吵闹声,只有范氏她们这一桌一片寂静,雨梅面色惨淡低着头不作声·不知是为儿子满月伯母婶婶都来了而梁氏却没有到,还是因为这样混乱的婆家让她在娘家面前丢了脸。最后结束的时候,清姨娘过来·连个搭理她的人都没有。范氏和赵氏早已经不堪忍受,坚持到现在全凭自小的教养支撑,席面一散范氏就站起来,沉着脸出去了,赵氏狠狠瞪了清姨娘一眼,也跟着离开了。清姨娘无所谓的勾起一抹媚笑,冲着崔氏道:“太太慢走。”崔氏面露冷笑,寒电一般的目光对上清姨娘,在擦而过的时候轻轻说了一句什么,雨竹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清姨娘总是笑容满面的脸上居然头一次浮现了惊惧的表……

    坐到马车上,雨竹不等崔氏开口就急忙讨饶:“娘,我错了。”

    崔氏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板着脸道:“哪里错了。”

    “不该跟着不认识的人走,还有……还有······。”雨竹下意识的就想多说些,可是想来想去还是只想出一个,其余的都要怪吴家好不好,谁能想到后院还会有那种人啊。

    崔氏叹了口气,拉过女儿的手拍了一下,道:“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如此天真,真要是出了事谁会管到底是谁对谁错,女儿家的名声何等重要,哪里受得起一丝风险?”

    雨竹低着头挨训,听得崔氏又道:“这吴家家风混乱成这样,二嫂怎么下得去手。”声音平平板板,没有半点绪。雨竹知道崔氏是恨的,这般说就是代表着不会管雨梅过得怎样了。

    “娘,你走的时候跟清姨娘说什●游家,,清姨娘脸色都变了,那是什么啊?”雨竹见崔氏不再纠结于那件事,这才问出心底的疑惑。

    崔氏慵懒的窝进秋香色金线蟒引枕里,拿着银簪子慢慢拨弄着手炉中的银丝细炭,闻言眉宇中笼上了一抹凝重,轻轻将手炉放在一边,肃容对雨竹道:“这话本想在你出嫁之前告诉你,不过今儿既然遇上了游家的女儿,那先说了你听也无妨。这游家现在已经是少有人知道了,娘还是从娘的外祖母那里听到的,据说游家一门都是女人,做的都是皮生意,不过她们与娼门女子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她们会生子,生的如果是儿子那就由父亲带回家族,如果家族不接受那么就随意送走,生的女儿那就会被母亲好好养育,将来接替母亲继续做这一行,赚的银子供养母亲。”

    看到雨竹不以为然的神色,崔氏笑着伸手在她眉间一弹,听得雨竹呼痛后才语重心长道:“你可不要小看这游家女子,在游家败落之前不知道有多少大族子弟为她们神魂颠倒,家里的妻妾都成了摆设。”

    “这一门女子可怎么说,女户么?朝廷是不会不管的吧。”雨竹有些不信,怎么可能有女子可以这般胆大妄为。“而且就是清姨娘那样的吗?这种女子不过是有些姿色,女儿相信论风,扬州瘦马或受过训练的歌之类的女子也不会差她多少。”清姨娘姿容虽好,可比她漂亮的女子多了去了,哪里就有那般可怕。

    “这有什么难的,这朝廷是谁说了算,不还是男人么?上头不发话,底下人都是人精,当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准自己也是没能置事外呢。”崔氏不知道女儿会被指婚给哪家,为了女儿以后的子,向来是不会避讳什么,能教的就教。“娘看那清姨娘虽媚但距离游家那种媚而不露的姿态还远远不如,但是她又用了游家才有的秘药,所以约莫是游家衰败后留下的后人,本事没学全,只是些面上功夫罢了,倒也不足为患。”

    “秘药?”雨竹这会儿脑子总算理清楚了,“娘,你是说吴家太太被下了毒?”

    崔氏含笑反问:“没想明白吗?吴家太太体衰败的那般厉害,不见病症,只是慢慢衰弱下去,根本就无从察觉,娘的外祖母就曾经就听过一个例子,有游家女儿某家少爷抬进府做妾,因当家太太过于厉害,那女子就用了秘药,使得那太太衰弱而亡······”

    “然后呢?”这种恐怖的药就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生活中,雨竹还是觉得上寒毛直竖,万一中了招那可就倒霉了,死的该有多痛苦。

    崔氏安抚的拍拍雨竹的脑袋,“没什么好怕的,那小妾得逞后太过狂妄,恣意打骂下人,最后她毒害主母之事便由被她活活打死的贴丫鬟的妹子捅了出去,妾室谋害主母自是死路一条,而且那药如此难以防范,权贵都极其担心,连太医院都被惊动了······解药也是没多久就研制出来,那游家也是因此而门庭冷清,最终被找了个由头赶的赶,杀的杀,早就不知所踪,现在除了几个老太医外恐怕极少才有人得知游家的存在······娘就是怀疑今儿你遇上那个傻子是出自她的手笔,因为貌似她早就把持了后院,别人要动手恐怕有困难。”崔氏没好气的重新拿起手炉,道:“不吓她一下,怎么防止她乱说话?”

    雨竹不好意思的往崔氏边上蹭了蹭,一副“我知错了”的乖样,惹得崔氏什么气也没有了,仲手掐了掐女儿粉腻的颊,“知道你心眼多,可是还不够,以后还要更当心,懂不?”雨竹连连点头,忽又想起了什么似得,偏头俏皮的问道:“那雨梅姐姐的婆婆岂不是还有救?”

    崔氏也笑:“竹丫头希望娘告诉她吴太太还有救,然后救了她婆婆帮她斗清姨娘么?”

    “娘,你当女儿是那种滥好人么?听那些妇人说清姨娘也有个**岁的儿子,吴太太一死,以吴老爷的昏聩,吴家大爷的嫡长份怕就不稳喽。”雨竹软软的笑着,眼神清澈坚定,仿佛什么都能倒映进去,却什么也不能留下。

    崔氏满意的笑了,知道记仇就好,要是连自己所受的伤害都记不住,那还谈什么幸福,她的女儿怎么能像那些一受伤害就哭哭啼啼怨天怨命的女子······纟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