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余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雨竹晕乎乎的扑在崔氏的怀里,这是什么况?老天爷要不要这样恶趣味!不过这男人似乎是……雨竹摸了摸手臂上竖起寒毛,感觉头更晕了。

    那边四皇子和程巽勋经过简单的交谈,已经有了决断。

    “多谢林太太相助,本王铭记在心,后定当重谢。”出了车门的四皇子又恢复了原先那毫无破绽的温润,皇室贵胄的风度显露无疑。

    崔氏客气了一番,便要告辞回府,然后也不知道四皇子说了什么,最后竟然变成了让程巽勋护送她们回府,而四皇子则由赶来的神机营骑兵护送着回宫了。

    马车重又恢复了平稳,行到半道上,如清被闻讯赶来的徐家派出马车接走了,载着丫鬟、婆子的马车早在刚才的狂奔中跑散,所以这会儿马车里只有雨竹并上崔氏两个人。含了一口酽酽的茶在嘴里,恶心的感觉好了很多,雨竹蔫蔫的倚在崔氏肩上,听着外头沉稳的马蹄声,紧绷了半天的心终于安稳了下来,恍惚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好些了没?”崔氏怜地抚摩着雨竹还带着丝苍白的脸颊,“要不要再喝口茶?”

    雨竹缓缓地将嘴中含着的茶水咽下,摇了摇头,体可能弱,但心里绝对强悍,这么会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暗暗打定主意,以后果然是要少出门,外面的世界很危险,难得出个门居然会碰上动刀子要命的事,要是真的送了小命还不冤死。

    说是护送。其实就真是护送,一路沉默着回到德园,崔氏发愁地看了眼女儿,这可怎么出去?嫌还是要避的,可按理还应该道个谢。但是边又没个丫鬟婆子……总不能坐在马车里高声喊人吧。

    “告辞。”忽然外头传来低沉的一声。接着就是清脆的马蹄声渐渐远去。明显比来时快了不少。

    崔氏还没反应过来,马车的门就被打开了,然后刘妈妈急切的脸庞露了出来,“哎呦,我的太太小姐,您们没事吧,都吓死奴婢了。”

    后头跟着的丫鬟忙放脚踏的放脚踏,扶人的扶人,很快就簇拥着崔氏和雨竹进了内院。

    因为中午吃的是普渡寺里的素斋。没什油水,又经历了这样一番惊吓两人早已是饥肠辘辘,刘妈妈先端上两碗炖的嫩嫩的鸡蛋羹。嫩黄的鸡蛋颤颤巍巍的,再配上鲜绿的葱段,极其引人食

    “先吃点垫垫,压压惊。顺顺心。”刘妈妈嘴里絮絮叨叨的,回头指挥着丫鬟上菜。

    “老爷来了。”门口的小丫鬟打起竹帘子,雨竹抬头便看到板着脸的林远之大步走了进来,首先仔细打量了一下妻女,见人都是齐全平安的,这才松了口气,“竹丫头今儿可是吓坏了。”不得不说林远之真是个好父亲,虽是正统士大夫,但是对家人的关怀丝毫不逊色现代男人,此刻被那双担忧的眼睛看着,雨竹都感到鼻头酸酸的。

    “没有,就是被马车颠倒了,其他一点没见着。”见着了就当看电影了,雨竹心道,她完全理解林远之的担忧,闺阁女子个个像花儿般嫩,稍微一点惊吓可不是做噩梦那么简单,往往都是疯掉了事。

    崔氏的恢复能力也不可小觑,这会儿除了鬓发还有些散乱之外,这场飞来横祸仿佛在她上没有留下别的痕迹,“真没想到她的胆子这么大,当时马车里就我们母子俩还有个不会武功的四皇子,又不知道外头有多少刺客,如清都吓哭了,妾也唬的不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这丫头马上就让老崔头赶车,怕是随了老爷”崔氏忍不住炫耀了几句。

    虽然知道他们母子俩现在没事了,但是林远之脸上还是带上了后怕,“是季哥儿出的这馊主意?”

    “这妾就不知道了,不过当时乱成一团,想也是没法子了,毕竟刺客穿着百姓的衣裳混在人群中,太难发现了些,要是不把四皇子带走估计那些暗手是防不胜防。”崔氏下意识地就为儿子辩解,完全不在乎今儿的这场劫难就是由此而来的。

    “你就由着他胡闹罢。”

    说话间菜已经摆满了一桌子,崔氏皱眉看了看,“谁耐烦这些东西,去熬些米粥来,再做几个小菜……咦,季哥儿,你怎么回来了。”

    可能母亲对自己孩子的气息总是最敏感的,林宗季刚出现在门口,丫鬟还没来得及禀报,崔氏就已经发现了。

    林宗季却站在门口瑟缩着有些不敢进来,崔氏见他满的尘土,衣裳上还有几点干涸的血迹,心早就软了,就要上前拉他进来——

    “这会儿后悔了?”说话间林宗延从外面走了进来,杜氏落后半步紧紧跟在后面。“马上就要行冠礼了,怎么行事还是这般不稳重?”长兄如父,他们兄弟俩感又比较亲近,林宗延训起弟弟来毫不“口”软。

    “站在门口做什么?还不进来把事说清楚。”林远之严父的架子端了十足。

    林宗季垂着头进门,扑通一声就重重跪在了崔氏面前,“是儿子不好,累的母亲妹妹陷险境。”他知道错了,他们神机营担负着京城巡查缉捕的相关事务,因今程大哥被什么事绊住了脚,所以是由他代为巡查的,没成想一时脑子发,居然……

    在父亲和长兄严厉的目光下,林宗季一五一十地交代着今天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在他平铺干瘪的叙述中雨竹好歹知道了自己究竟为什么倒霉。

    原来四皇子偶然听说了民间放河灯的习俗,便在今起了微服的念头,因为往也曾经出去过,驾轻就熟的只换了衣裳,带了两个侍卫便拐上了大街,可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晚间去河堤看河灯的时候,人群中忽然就有人行刺,全靠旁边的侍卫以挡着那把喂了毒的匕首才得以逃过……之后打斗引来神机营的注意,连忙带人去援助,可惜那一支巡逻的队伍人数过少,刺客又隐没在人群中所以极难防范,林宗季又看到了自家的马车,这才出此下策……

    林远之无意识的转动着手上的扳指,只觉得头疼,这毫无意外的又是储位之争,圣上那么圣明为什么就不能早些立太子呢?

    第二一早的早朝过偶然证明了他的猜想,四皇子一派的官员极力将行刺四皇子的的嫌疑引到五皇子一派上,五皇子一派也喊委屈,还说昨晚五皇子也出去了,然后也遇刺了,而且伤势比四皇子严重得多……两位皇子都请了病假,两派骨干倒也不嫌无聊,你一言我一语的兀自斗得欢快。

    明惠帝半阖双目,让人不知道他是睡是醒,万公公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皇上的脸色,努力将头垂了又垂,也不知道下面几位说个不停,满面涨的通红的大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以他伺候皇上这么些年的经验看,这会儿皇上的心可绝对算不上好,没看不少老大人都紧闭双唇,一个字不敢吐出来么,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果然,没过多久,明惠帝就站起了,深深扫了一眼终于感觉不对劲而停下来的官员们,一句话不说转就走,万公公忙提步跟了上去,留下一片寂静的大……

    自此一事,四皇子和五皇子的争斗又向上迈了一个阶梯,底下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的命运因此而发生变化。

    林远之把俩个儿子喊道书房,最近朝堂局势严峻,有些该要的避讳和注意还是要烂熟于才是。

    “父亲,现在皇上还健在,为何两位皇子就要斗成这样,难道就不怕皇上斥责?”林宗季待久了军营,心思倒是越来越直爽,让林远之颇为无奈。

    林宗延手中的扇子“啪”的一下落在了弟弟的脑门上,“你就不能长些脑子么?”

    “我又不像你们,弯弯绕绕的一用不着。”

    “怎么,做武将就不用计谋了么?”林宗延冷哼一声,“要是你以后还抱着这样的态度,干脆不要再去军营了,老实待在家里,免得惹祸。”

    等他们兄弟住了嘴,林远之才道:“皇上的心思……难猜,也用不着猜,我们这样的人家既然已经与四皇子有了那样的牵扯,就不要遮遮掩掩的,平白惹人笑话……不过这些你们用不着,你们两个只要记着,忠于皇上,我们只忠于皇上。”林远之的声音斩钉截铁,颀长儒雅的上竟然隐隐带上了铁血之气。

    刺杀的余波缓缓消退,没几白氏又亲自上门道谢,一见崔氏的面就心有余悸的拉着她的袖子直哭,那叫个梨花带雨,泪盈于睫,雨竹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如清这么会哭了。

    “亏得碰上了你们,要不然可不生生挖了我的心吗?”又拉过雨竹搂在怀里,“还要好好谢谢竹姐儿,我们竹姐儿真厉害,你如清姐姐还病在上呢。”白氏的声音极其温柔,把雨竹当孩子哄,她的怀里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被抱着真是一种享受。

    感受着手腕上那副刚被上的翡翠镯子清凉润滑的质感,雨竹为难的看着崔氏,崔氏知道这个女儿打得什么主意,有些哭笑不得,嫌弃地连连摆手:“走吧,走吧,小孩子回房里去。”

    雨竹欣喜的跑回房里,翻出两一模一样的衣裳,打算明天穿一,再带一过去探望如清,古代版的姐妹装有木有。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姐妹装起码一年内穿不了了,因为晚上亥时的时候宫里就传出丧音,太后薨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