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闺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等到暑气升腾到最盛的时候,红红的石榴已经挂满了枝头,果实星悬,光若玻础,如珊珊之映绿水。

    雨竹以前就吃石榴,见自家园子里的石榴熟了便起了折腾的兴趣,打算做红榴饮。先打发小丫鬟在院子里捡着红得裂开的那种熟透石榴摘了二十个,洗过的石榴红艳艳的,裂口处露出晶莹如宝石般的子粒,瞧着就让人满口生津。

    “小姐,让奴婢来剥吧。”华箬卷起袖子就要动手,石榴虽好吃,可是吃着麻烦,一般主子们吃石榴都是有丫鬟剥好了盛在碗里,用银勺舀着吃。

    “不用,你帮我打下手就行。”这种事还是自己动手有趣,雨竹手下动作不停,在盆中倒入干净的水,接着再把切开的石榴拿过来放入水中,在水中把原来切开的石榴用力掰成两半、四瓣,直至把石榴里面的石榴子都给取出来。因为是在水里,破碎的白色果衣都浮上了水面,红玛瑙般的石榴子具沉在盆底。

    主仆两人一齐动手,很快就将二十个石榴的籽全都剥了出来,“行了,拿这个去小厨房,让钟妈妈把它做成红榴饮,给母亲和嫂子那边都送些过去。”雨竹拈起一小撮水洗过后更加晶莹剔透的籽粒,轻轻放入嘴中,仔细体会那酸甜的浆汁在轻微的破裂声中溢满口腔的美妙滋味——真是好吃,这原汁原味的感觉,没有经过催熟的籽实个个红艳水润,酸甜多汁,又解暑又醒神。

    做好的红榴饮滋味浸液,馨香流溢,雨竹捧着个莲花纹样的水晶碗品咂着,心极度惬意。

    没多一会儿。到各处送完红榴饮的华箬就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让雨竹更加振奋的八卦。

    宁远侯府大小姐红豆的亲事定下来了,定的是汝南王府的世子,不过是作为世子侧妃进门的——世子妃与世子是自小就定亲,明年就要完婚了。

    雨竹享受似地靠在了椅背上,不知道那位同乡没当上正室是什么样的感觉,当初她无意间看到了红豆与那个端梧的私,当时就觉得不妥。门第的观念在任何时代都存在,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制度与舆论无疑是愚蠢到极点的行为,不过那个同乡很讨人厌,要是自己去提醒她说不定还会被认为要阻止她的青云路,雨竹可不是烂好人,如果是分家前还会为自己的名声着想去告诉长辈来管束,可既然都分家了那随她怎样荒唐都与自己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喝完了红榴饮,雨竹就撂开了手,这些事根本就不需要自己花心思在上头,反倒是雨兰。这个姐姐最近可是正在闹脾气呢,跟林远之哭了多少次,死活不愿意嫁给崔氏给定下的周家嫡长子,孙姨娘还拖着病弱的子去求。她自知可能熬不过这一关,早先就在崔氏坐小月的空档就把屋里值钱的东西典当成银票给女儿添嫁妆,指望着雨兰能嫁个好人家,谁知到太太居然偏心至此——那周家上一辈儿都是土里刨食,借着长子出息,考取了庶吉士这才渐渐有了些体面,根本是一点根基都没有的家族!

    林远之最近气得不轻,一片心意不被理解实在是有够郁闷的,雨竹知道他的意思。庶女难嫁,雨兰一心想高嫁,可若是考虑高门那便只有庶出的哥儿了,大家族里是非多。庶子自小被嫡母打压或是捧杀,不是怯懦便是吃喝赌样样俱全的混账,嫁过去子能好到哪儿去?选的这个周家少爷虽说家门不显,可是架不住人家有出息啊,庶吉士是从二甲、三甲中,选择出的年轻而才华出众者,能成为庶吉士的一般都有机会平步青云,虽说现在还不显,但若是在三年后会试前进行的考核中成绩优异者便可在翰林做编修或检讨,正式入翰林。即使考核不够好也可去六部任主事或御史,还是不行也能活动活动去地方任官……实在是庶女的最佳夫婿对象了。而且过了这个村便没有这个店。万一人家熬出头了,那大家嫡女也是娶得的。

    昨儿又闹了一场。崔氏和林远之对雨兰动不动就抹眼泪的样子看着闹心,索把她关在房里反思,徐妈妈得了崔氏的示意去把这里的道理讲给她听,偏偏雨兰的倔劲上来了,就是死咬着不同意。

    崔氏倒是满意,从上次选簪子的事件中她就看出来了,雨兰不是那种心思小的,作为庶女竟然没有让好东西给嫡女的自觉,再加上以前没少算计雨竹,虽没有实质的恶果但也够让人恶心的,所以也就不能怪她下狠手了,拟定名单的时候其余人选都普通,第一和第二的人选可都是费了她不少心思,第一就是什么都好就是门第不好的周家长子,第二是除了门第好其他都不好的永昌侯府的嫡出二房的一个庶子……周公子的条件肯定配雨兰最好,她写上去的时候就知道自家老爷铁定会选他,而敢跟嫡女抢簪子的雨兰定不会知足,肯定少不了哭闹,不过她闹得越凶越好,早点把林远之对她的慈父之心折腾光了才不枉自己暗里给她看了那么多的话本。崔氏可不愿意雨兰嫁进永昌侯府后再仗着那点分上门诉苦求助,面上她会全了,但私底下的就都得她自己受着,包袱要甩就要甩得彻底才好……

    孙姨娘屋里。

    久病之下,孙姨娘那点子姿色倒是去了一大半,面色青白的躺在上抹眼泪:“兰姐儿你放心,姨娘就是舍了这条命也不会让太太把你推到那火坑中的。”

    雨兰眼睛肿的像核桃一般,闻言又沁出泪来:“姨娘……”果然红豆姐说的没错,谁都不会比姨娘更关心她,可恨以前自己被徐妈妈迷了心窍,居然做出那么些伤害她的事来,雨兰想着就后悔不已,“姨娘还是先把自己体养好,有爹爹呢,太太不敢害我的。”

    “怕就怕老爷被管了迷汤,非要你嫁过去可怎么办啊。”孙姨娘忧心忡忡,瘦骨伶仃的手抚上了口,低声道:“我打听到还有个好人家,可惜被太太拦了。”

    雨兰紧张的握住拳头,也顾不得谈及自己亲事的羞涩,急道:“哪家的?”

    孙姨娘唇畔露出一个憧憬的笑容,面色也恢复了几分红润:“是永昌侯府的小少爷。”

    “真的。”雨兰一听喜出望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大声,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心里却有了打算,既然有机会那就要争取,红豆姐能凭着自己的手段搏了个世子侧妃的份,那自己为什么不能为自己争一把?

    ……

    刘妈妈拿一块银子给了一个穿杏子黄比甲的小丫鬟,目送她渐渐远去这才笑呵呵的转进了正房。

    “太太,成了。”

    崔氏丝毫不露意外之色,笑道:“骗个孙姨娘那般脑子的还不成,那才叫奇怪。”

    刘妈妈笑着应是,道:“难为太太忍了她这么久,终于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收拾她了。”

    “好了,这事算是告一段落了,今儿毓秀要带她女儿来来瞧我,你快去厨房收拾些玉食糖粳来,我记得闺中的时候她最吃了。”刘妈妈隐约记得那位自家太太的闺中密友,印象中是个安静文雅的小姑娘,当下也不多问,躬下去准备了。

    没多久,徐家二太太白氏就带着女儿上门了,因为两个闺中密友时隔多年未见,又满肚子话要说,雨竹便被拖出来招待那位徐家五小姐,平素雨竹最讨厌这种待客了,所谓招待就是所有的事都要让客人愉快,这就免不了自己要受委屈,可是她心底隐藏的不愿在见到来人的时候全都烟消云散了——

    “如清姐姐,怎么是你啊。”雨竹惊喜出声,这不是在芷馨会上唯一帮自己说话的那个徐家五小姐嘛,记得当时自己还送了个香囊给她表示感谢。

    “林妹妹好。”徐如清柔柔的见礼,也想起来了这个女孩子是芷馨会上认识的。

    雨竹默,为毛又是“林妹妹”,姐才不是林妹妹。

    “姐姐何必这么见外,令堂和家母多少年的闺中好友了,难道还互称‘白姐姐’和‘崔妹妹’吗?还是叫我雨竹好了。”雨竹铁了心不再让她喊自己“林妹妹”。

    徐如清对雨竹印象很好,闻言立即从善如流,笑着喊了一声“雨竹妹妹”。两人相视一笑,顿时感觉亲近了许多。

    估计两个娘亲那边一时半会儿说不完,雨竹便领着徐如清去自己的院子,毫无例外又收到了一连串儿的赞美。

    雨竹谦虚了两句,拉着徐如清的手进屋坐下,笑道:“上次赶着回去,都没好好谢谢姐姐,之后不得邀请又不敢上门……心中一直记挂着,今儿倒是好机会。”说罢,极正式地行了个礼,当初在众贵女都露出那副恶心的嘴脸,大肆挖苦、嘲讽她的时候,自己的堂姐、表姐没一个人站出来帮自己辩解一句,只有这位素未谋面的姐姐而出,那份感动自己还深深地记在心里,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