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忧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郑老太太自嫁入永昌侯府后生了三个嫡子,牢牢掌控侯府安享尊荣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闻言只是敛了敛笑意,低垂着眼皮道:“慌慌张张做什么,天塌了还有高个儿的顶着呢。”

    那丫鬟不敢吱声,不过人倒是平静了下来。

    “你倒是机灵,我让你找的都管七国六瓣装银盒在哪儿呢?找不到还敢找老太太求,实在是该打。”郑氏忽然笑了起来,将手中的帕子一甩,假装生气道:“还不快下去,找不着就算了,惊扰了客人就真是该罚了。”

    见那丫鬟听话的退了出去,郑氏拍了一下额头,赔笑道:“唉,实在是不好意思,这笨笨的也出来丢人现眼,是我没调教好让你们瞧了笑话,回头老太太又该怪我了。”

    郑老太太满意的横了她一眼,指着她笑骂道:“就你话多,快出去瞧瞧去罢,这次是你非要逞强管的这寿筵,要是办砸了就扣你月钱。”

    “是。”郑氏也不辩解,行了个礼就退了下去。

    “你这媳妇可真是机灵,难怪你这么疼她。”杨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杨氏的背影,说道。

    郑老太太笑而不语,见丫鬟已经开始摆席,便招呼着众人入席。

    崔氏看了眼坐立难安的范氏,讽刺的笑了笑,就知道那个红豆不是个安分的,既然要名声带她过来那就要好好管住了,出了事能够怪谁?

    既然主人家已经圆了过来,就没有谁会没眼色的再去挑起事端,一时间众人都像没发生过这事一般谈笑风生。

    黄三太太指着席上的一道汤品笑道:“这是什么鸡汤,味儿倒好。”

    一般客人在赴宴是夸赞哪道菜,主人家为显示好客尊重是要将配方赠送的。郑老太太也是这般打算,闻言笑着看了眼那汤,道:“难得你喜欢。这汤……”宴席并不是郑老太太准备的,所以并不清楚菜色,她习惯的去找大儿媳……

    “这是八宝鸡汤。是将党参、茯苓、炒白术、炙甘草、当归和川芎用纱布袋装好、扎紧口,先用清水浸洗一下。再将竹笋洗净,切成一寸长的节,将鸡、猪冲洗干净,杂骨洗净打碎,生姜拍松,葱子洗净缠成小把。将猪、鸡和药袋、杂骨放入加了一半泉水的砂锅中,用武火烧开。再撇去浮沫,加入生姜、葱子、酒,用文火炖至鸡竹笋熟烂,最后再将汤中药物、姜、葱捞出就行了。”二太太李氏忽然出声,将那道八宝鸡汤说的清清楚楚,更兼声音柔和悦耳,条理清晰甚至还带着丝丝笑意,听着真是一种享受。

    郑老太太有些尴尬,有些不自在的笑道:“说那么快人家怎么记得住,回头记得写份单子给黄三太太送去。”

    李氏也不介意。仍旧扬起笑容,乖巧答应了。

    虽说之前出了点小风波,但席面上的菜色确实不错,一顿饭倒也吃的宾主尽欢。除了范氏中途因为弄脏了手,被丫鬟领着下去梳洗,之后便一去不回头了。

    ……

    吃了饭崔氏便不打算多待了,笑着对雨兰道:“今天倒是累的你陪我,竹姐儿到底比不上你稳重。”

    雨兰今天本打算好好跟红豆请教请教的,没曾想红豆在看戏的半途中被一个换碟的小丫鬟污了手,半碟子桃皮都倾在了手上,只得暂时先行离开,没成想就没有再回来,之后崔氏就一直亲的跟她说话,半步都离开不得。本来心中还有些不舒服,不过一听这话立马笑开了颜,忸怩道:“母亲不嫌女儿烦人就好。”

    崔氏慈的拍了拍雨兰的手,道:“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不知道谁才配的上你这般品貌哟。”

    雨兰被戳中心思,白皙的脸上顿时起了两团晕红,扭着子不依道:“母亲——。”

    雨竹暗自比根中指:大姐,你还能更蠢些么?话说崔氏早早为雨兰拟定了几个夫婿候选人,交给林远之筛选,这点雨竹倒是不得不叫好,虽然按例儿女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但实际上儿子的婚事母亲只是个打酱油的,儿媳还是由父亲拍板定下,就如林宗延娶杜氏就几乎没有崔氏置喙的余地,女儿的婚事除非是与家族关系较大的联姻或是上司保媒之类的,大体就是由母亲相看,而庶女的婚事向来有些麻烦,一般只能往书香门第或家底微薄的考虑,侯爵之门进去一般只能为妾室或填房,这个又关系到父兄行走官场的面子,所以林家这样的家族向来是不考虑的。崔氏的高明之处在于,在其他主母都挖空心思的想把庶女不露痕迹的嫁到那种有面子没里子的人家,她却是拟定了范围由林远之选,这样既得了林远之的敬重又不会让事超出自己的掌控——范围不是定下了么。最好的是以后即便雨兰过得不好也不能怪嫡母不为她好好筹谋,人是你爹选的,你总不能怪你亲爹吧。

    想到很快就能甩脱这个大麻烦,崔氏眼角眉梢都是欣悦,待看到远远走过来的俨然一副小大人样子的崔安弘,笑意更深了。

    “弘哥儿,快来我瞧瞧。”崔氏见到最喜欢的小侄子,忙一把拉住。

    雨兰、雨竹忙上前见礼,崔安弘红着脸挣了挣,可袖子被崔氏攥的紧紧的,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兰姐姐好,竹妹妹好。”崔安弘单手抱了个拳回礼。

    “行了,拜来拜去做什么,都是一家人。”崔氏摩挲着崔安弘的头顶,比划着,高兴道:“比上次见又长了点。”

    雨竹对这个有了侄子就忘了女儿的老娘十分无语,不防之下又被杨老太太一把揽住,揉了一阵才放开,道:“我们竹姐儿长的真好,比你娘十一岁的时候好看多了。”杨氏啧啧赞道。

    崔氏好歹想起来了这还站在人家仪门外呢,看着天色还早,便对杨氏道:“难得今儿母亲出来了,就去女儿那里瞧瞧吧,搬进去至今还没客上门呢。”失去第四个孩子永远是崔氏心中的痛,那个害了自己孩子的两个祸害自然被崔氏从“客人”里剔除了。

    “也好,就让为娘做你第一个客人。”杨氏也想躲个闲,也不多言,利索的扶着丫鬟登上了马车,坐稳了才舒了口气:“家里闹腾的慌,到处是些莺莺燕燕,穿的不三不四的狐狸精们,烦得很。”

    崔氏从马车里的一个小柜子里拿出茶杯,给杨老太太到了一盏茶,笑着安慰道:“母亲理他们作甚,不高兴一顿板子打出去,没的见着心烦,我的那些哥哥们的孩子多着呢,就是折了一两个算什么,可不值得母亲累了体。”

    “就你嘴甜。”杨老太太接过杯子喝了一口,也懒得想那些糟心事,又问起崔氏过得怎样。

    崔氏笑道:“好着哪,就是家里还有一个庶女,已经快定下了,等打发出门子我就安心了,虽说一直都捏在手里,可总是怕她出什么幺蛾子,害了我的竹丫儿。”

    杨老太太奇道:“准备定谁,可不能随意嫁了,犯不着为了个丫鬟养的跟姑爷生了嫌隙。”她就担心女儿争强好胜,白白吃亏了。

    “我挑了几个让我们家老爷选。”崔氏慢斯条理的喝了口茶,笑道:“别说她了,横竖出不了大叉子,您给我瞧瞧竹丫头。”

    “好你个当娘的,这竹丫头才十一,你就急着给她相夫婿了,我们这样儿的人家又不是养不起,还是要留晚一些的好,太小嫁人伤子呢。”

    崔氏忽的红了眼眶,无奈道:“您不知道,在分家前安贵妃娘娘才召家里的五个女孩儿进宫,虽然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回来了,可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您也知道那位娘娘可是随了我们老太太九成,我可不相信她就是为了看一眼,怕就怕要送家里女孩儿给四皇子拉拢助力……”崔氏想到这儿心就揪成一团,疼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我总是做噩梦,万一哪天一道圣旨上门赐婚,根本连推都推不掉。”

    杨老太太心疼的给女儿擦眼泪,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你是想着先给竹丫头定下来吗?可是又不兴童养媳,谁家会要这么小的儿媳妇?况且议亲的时候总是要打听的,万一人家知道安贵妃有意……那就要结仇了。”知道女儿关心则乱,只得细细的劝解着:“你放心吧,总归是亲姑姑,还要顾及着脸面和名声,不会做的太难看。”

    崔氏听得这话,默默的擦干了眼泪,想考虑弘哥儿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是啊,万一招祸了可怎么办。

    ……

    回了德园,崔氏总算收拾好了心,这事还没定下那就还有希望,可不能这么早就放弃了。

    外祖母过来了,杜氏得了下人的禀报连忙整理衣服过来拜见。

    “起来,起来。”还没等杜氏跪下,杨老太太就一叠声的让起来,屋及乌,虽然以前只见了一面,对这个外孙媳妇品还不了解,但一点不妨碍老太太将对外孙的一腔意转移到她上。

    “哎呦,可怜见的,怎么生的这么瘦,还是要像竹姐儿这般珠圆玉润的才好看,多吃些也好早些开枝散叶……。”

    雨竹默,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枪,自己正在抽条好不好,马上就会苗条起来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