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教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转眼到了七夕,以往在登州、青州那样的远离京城的地方不讲究这个,现在到了京城少不得要遵守习俗。

    这天按照规矩是要吃乞巧果子的,崔氏还特意带着雨兰雨竹俩姐妹下厨亲手做了一些,图个意思。先将糖放在锅中熔为糖浆,然后和入面粉、芝麻,拌匀后摊在案上擀薄,崔氏的厨艺貌似不咋的,擀得坑坑洼洼,还是刘妈妈上前救场,然后等晾凉后再用刀切为长方块,最后折为梭形巧果胚,放油锅里炸至金黄,精细些还可以添上捺香、方胜的图样。

    雨竹尝了尝,那味道真的只能算是一般,比起常吃的那些精细点心差远了,便兴趣缺缺,而原装的大家闺秀雨兰却很是虔诚,这七夕也是跟姻缘有关的,她自是不敢马虎。

    做完了乞巧果子还要斗巧,庭院里早早摆好了一只盆,水被光照了些时候,表面便渐渐生出一层膜。雨兰和雨梅要做的便是将手中的针放上水面,让针浮在膜上,若水底的针影呈云龙花草状便是得巧,如果呈丝、轴、锥形便是拙针。雨竹瞧着自己那针影半响也没瞧出个花儿来,旁边阮妈妈却喜得连声道:“得巧了,得巧了。”

    雨兰在一旁也是柔声附和,自己的却攥着针却迟迟没有投下去,看着像是有些紧张。徐妈妈在旁边有些无奈,笑着劝道:“大小姐莫要担心,织女娘娘定会保佑的,您只管放下去便是。”

    雨竹刚才投的时候没想太多,纯是好玩似地随手一放,也笑道:“大姐姐这么担心做什么,妹妹刚才就那么一放不也成了,你就放心投吧。”

    雨兰抿了唇。伸出拿针的那只手慢慢地来到水盆的上方,看着那手竭力保持平稳却还是微微颤抖着,雨竹担心的喊了声“大姐姐”。想让她平缓一下绪再投,她知道古时女子还是很在意这种类似“天命”的说法,万一这不是所谓的“得巧”。雨兰还不得呕死。

    可还是晚了,雨兰在极度紧张之中准备放下去之时乍然听到这一声。手一抖,细细小小的一根针瞬间就从手上滑了下去。雨兰惊叫一声,就想赶紧去捞,可哪里来得及,等众人回过神去看那盆里时,只见水膜上雨竹的那根针还是颤颤巍巍的好好躺着,在透明的水膜上压出一道轻微的凹陷。而盆底却是静静的躺着一根针……

    “你,你们——”雨兰涨红的脸一下子褪了血色,哆嗦着唇,泪水都在眼中打转,控诉的看了雨竹一眼,转提着裙子跑开了。

    什么叫好心没好报,雨竹苦笑着和阮妈妈对视一眼,心道,这东西原理简单得很,将针与水面保持平行就行了。那位大姐手抖成那样,角度又是倾斜的,自己就是不说也是肯定要把水膜刺破掉下去的啊……

    让你好心,雨竹嘟了嘟嘴。伸出一根白嫩的指头,在水面上轻轻一戳——针瞬间掉入盆底,阮妈妈急道:“小姐,这是……。”

    “没什么,不是都看过了么,撤了吧。”这些东西有什么要紧的,虽说穿过来让她对无神论有些质疑,不过还不至于相信织女赐福什么的神话,有些东西靠天还不如靠家人、靠自己……

    实在是无意与这个庶姐修复关系,雨竹叹了口气,反正不是一个娘生的,总归是面上罢了,要是雨兰连这个面上也不想保持,自己也是无所谓……她从来没有什么打压庶出的念头,所望的不过是一家人平平顺顺的过喜乐小子。虽说林远之极其宠自己,但崔氏和自己都知道,他于雨兰上也是放了一份慈父之心的,而且总归是父亲的骨,崔氏即使再不喜也并没有下过毒手,让雨兰齐齐整整的长到了现在,吃穿用度也是从不克扣,样样都捡上好的送……放眼满京城,再没有比雨兰子更好过的庶女了,嫡母心狠的下个寒霜草,谁又能防住?即便是那些稍微心善些的嫡母,对下人克扣庶女月例,明里暗里的欺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跟这些比起来,把她养残已经算是最轻微的手段了,毕竟崔氏家庭生活幸福,子女双全,心理一点都不扭曲,唯一的目的只是希望她不要扰的家宅不宁……

    这会儿的头虽然落了些,可温度着实不低,园子里像蒸笼一样,吸进去的空气都是的,往茂盛的树木早失了蓬勃劲儿,叶子在烈的烘烤下变得蔫巴巴的,四面又传来蝉的嘶鸣声,更是让人烦躁不堪。

    华箬顾不得自己满头的汗珠,只小心地引着雨竹往树荫下走,早园在旁边打着伞,抱怨道:“小姐,这会儿出门做什么,看荷花什么时候不好,傍晚的时候再来吧。”

    雨竹无可奈何的拿帕子扇着风,愁眉苦脸的道:“你当你家小姐我愿意这时候出门啊,这不是有事儿么?”

    “什么事劳的小姐要亲自冒着暑气过去。”早园嘴里无意识的念叨着,目光却被枝头那青青的小石榴吸引,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你还是省些力气吧,就快到了。”雨竹心里也直后悔,自己这是精力太充沛了还是自虐啊,可怜这自小就保养的水当当的皮肤,都隐隐有些痛了。

    怪只怪这宅子有些大,荷塘又是有些偏远,等气喘吁吁的主仆三人终于在鼻端闻到荷花那清淡幽雅的香味时,都忍不住有些泪盈眶——终于到了。

    德园的荷花是极有名的,主要是京城中难得有这么大的湖面,远远望去,荷叶碧绿葳蕤、连成一片,白色和红色的荷花点缀其中。因为是要出莲藕的缘故,塘里近一半都种着白色的荷花,冰清玉洁的白荷亭亭玉立,清新脱俗,显得叶愈加碧绿,红荷开得妖艳妩媚,宛如手持红烛的凌波仙子,妖妖娆娆的立着,在荷叶的映衬下艳异常。

    雨竹看着眼前的美景,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连空气中都氤氲着淡雅的幽香,生生将燥减去了几分,让人一下就感到清爽起来。

    “咦,老爷……”华箬眼尖,一下子就见到了在湖心亭子里林远之。

    雨竹嘴角含笑,那亭子修的真不错,说是亭子其实本来是一座建在水上的四面开阔的厅堂,因是夏天所以拆了四面门窗,就成了个视野开阔的亭子,因建在湖心所以周围三面环水,只来时的一条通路直直的通向岸边,周围的栏杆上还系着几条采莲舟。亭子四面都围了轻软的雪影纱,微风一起便轻轻飘动,极是灵秀飘逸,不过这薄透的材质根本阻隔不了视线,目光所到处,便能看清亭子里的人在做什么,两个人影清清楚楚,正是林远之和紫露。

    早园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捂嘴惊道:“小姐,这,这……您就是为这个来的?”

    华箬则是稳重些,低了头不敢看亭子,迟疑道:“来这里不好吧,万一……”

    “哼,你们想多了,瞧瞧,那边是谁?”雨竹笑着往前一指,两个丫鬟顺着转头去看——

    “……太太。”早园失声叫道。

    雨竹做了个“嘘”的手势,轻笑道:“今儿天气闷,和母亲来喝茶赏荷花有什么不行的?”不用费脑子都知道,自从小产恢复后,崔氏便将这宅院牢牢掌控在了手心,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了她,这紫露姑娘“凑巧”出现在父亲这几惯常出现的地方,怎么可能瞒过崔氏的耳目。

    崔氏也看到了雨竹,笑着冲她招手。

    等雨竹一溜小跑过去了,崔氏笑着拿过温的帕子给她擦汗,拧了拧那被晒红的脸颊,心疼道:“这点子小事还怕娘收拾不了么,这么的天跑出来作甚。”一边吩咐刘妈妈:“待会儿去库房把那罐子清玉露找出来给这小冤家送去。”

    “娘,那俩歌边的都是女儿亲自挑过去的丫鬟,都是忠心可靠的,怎么还会泄露了爹爹的行踪?”雨竹来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怎么都想不通透。

    崔氏牵着雨竹的手向旁走了两步,树后居然有一张轻巧的精致楠木摇椅,旁边摆着个小几,上面还有一粉彩三君子的茶具。

    “其实你做的也不错,送去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隐隐也有些相互牵制。”崔氏亲手倒着茶,微笑道:“可是竹丫头啊,你忽视了人心呢,娘查过了,是你派过去管着丫鬟们的邵妈妈出了问题,她有个九岁的小孙女,平就在她周边玩耍,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被紫露几块糖就收买了。”将茶递给雨竹,崔氏神有些严肃:“那小丫头并不是你派去的,但还是要怪你,当初派邵妈妈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打听清楚……心腹的下人并不仅仅是本忠厚机灵就行的,她们一大家子人都要心中有数……”崔氏贴在雨竹耳边轻声的教导着,将里面的弯弯绕绕都细细揉碎了给女儿听。

    “不过也没什么,刚开始总有思虑不周的地方。”安慰着有些沮丧的小女儿,崔氏直起腰,柔柔的眼神顷刻犀利了起来。“瞧着吧,娘来告诉你这种假清高的女子该怎么踩到泥里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