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反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那一天永远都是林家的忌,自从大太太衣裳凌乱、仪容不整的跑到老太太屋里,老太太便下了死命令,正房十丈内不准有人。

    夏初和暖远远的站着,提心吊胆的来回走动,生怕出了什么大事。暖白着脸,焦急的对夏初道:“你说这出了什么事了,我们俩都伺候老太太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要避开这么远的,莫不是老太太不信任我们了?”

    “现在哪是想这些的时候,你也有些脑子好不好,要是老太太对咱们不满了,直接打骂或者撵出去都可以,哪需要想别的。”难怪年纪不小了,除了占着大丫鬟的位置,只能做些跑腿传话的活儿。

    夏初攥着帕子转了几圈,忽然咬了下唇,道:“你先看着,我去趟茅房。”

    暖自是应了,又补充了一句:“那你快去快回,我一个人在这儿心里发慌的紧。”

    耐着子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凭着对后宅的熟悉,夏初选了条最近的路,低着头急匆匆的穿过好几个圆月亮门,前面赫然是三房的院子。

    “太太,老太太边的夏初姑娘来了,说要见你。”刘妈妈打起帘子进来躬道。

    崔氏正在翻看着自己陪嫁铺子上的账册,闻言不由的笑了:“她怎么来了,这丫头不是对老太太忠心的很吗,罢了,让她进来吧。”

    夏初想的很清楚,反正这件事动静闹得那般大,三太太早晚会知道,还不如自己先来领这个功,老太太年岁渐大了,近里又是连番动气。说不准哪天就要……,各房主子里还是三房最有奔头,打定了主意要好好讨好崔氏,夏初将腰又放低了几分,恭敬道:“奴婢又事要回禀三太太。”眼一扫侍立在侧的刘妈妈,有些言又止。

    崔氏似笑非笑的的看着夏初,笑道:“放心,刘妈妈信得过。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夏初听了,也不再犹豫,竹筒倒豆子般得将今儿大太太怎样疯了般得去找老太太,而后老太太将服侍的人都赶得远远的,她偷看到后来蒙着脸的两个女人被捆着带了进去,如此等等,不愧是老太太边最得用的大丫鬟,夏初的说的详尽细致,又有条理,还描述出其中一个穿着条玫瑰粉的挑线综裙。是年轻妇人的款式。崔氏很快就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心中一紧,倏地站了起来。

    “太太。”刘妈妈担忧的望着崔氏,忍不住出声道。

    “我没事。”崔氏的脸渐渐冷硬起来。隐隐透出一股煞气,“你先回去吧,这事儿我知道了,不会忘了你的功劳。”

    夏初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又立马低下头去,心中砰砰的跳的厉害,直到走出院子才轻轻抚了抚口,暗惊:这三太太刚才真是可怕,那眼神倒像是拼死搏杀的凶汉。看的人瘆的慌。

    屋里的崔氏冷笑道:“真是两个蠢货,当时给她一条活路却不知道珍惜,现在自己出了事还要连累别人。”

    刘妈妈皱着眉头,右手无意识的搅着帕子。疑惑道:“都过了这么久了,那件事怎么又被翻出来了,当时不是收拾的干净吗?”

    “哼,我们是给她收拾干净了,要是她从此好好过子,倒是不会出什么岔子,可她自己又要找死又有什么办法,恐怕最近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崔氏凝神思索了片刻,眼中划过一道狠戾的冷光:“你先让人去散播消息,只需留个三五个在府里传传。反正马上就会被封口,意思意思也就罢了。再多叫几个信得过的小厮扮成蒋府的家丁,去茶馆、去京城各大酒楼去‘散话’。就说——”崔氏细细长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仿佛一个高傲的、掌控生死的母狮子,为着保护自己所珍的孩子,终于露出嗜血的獠牙:“就说,宁远侯府家风不正,长房大少居然和公爹宁远侯通,被永平侯夫人捉。”

    刘妈妈被惊得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道:“太太,这……这……”

    崔氏妩媚一笑,继续道:“还没完呢,不要光是说宁远侯,我数数。”细嫩纤长的指头微微屈起,“再加上二老爷、大房的那个庶子也该十四了吧,嫡次子才九岁,不过没关系,添上也无妨,反正也是大嫂。”

    见刘妈妈还傻站着,崔氏不由的放高了声音:“时间紧的很,还不快去。”不同于往常的严厉瞬间让刘妈妈的眼睛清明起来,赶紧小跑着出门了。

    崔氏静静的取过黄花梨方桌上的斗彩莲塘鸳鸯纹杯,送到唇边啜了两口,鬓边垂下的细细银流苏晃出点点柔和光晕,晶莹剔透的翠玉簪子低垂着流转仿佛在幽瞳深处,染着凤仙蔻丹的手轻轻扶了扶步摇,发出泠泠声响,秀月捧着一个小果盘儿进来,笑道:“太太,是三小姐派人送来的樱桃。”

    只见小巧精致的孔雀绿釉青花鱼莲纹盘青绿可,当中一小捧红艳艳的樱桃熟的正好,上面还带着晶莹剔透的水珠,里面还留了几篇翠绿鲜嫩的叶子做点缀,看着就让人口舌生津,食指大动。

    崔氏一听是雨兰送来的,看都没看第二眼,淡淡道:“喜欢就拿下去分了吧。”

    秀月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她就知道这盘子樱桃送也是白送,最好的待遇就是进她们这些丫鬟的肚子,太太是绝对不会吃的,果然是恨屋及乌,都是孙姨娘造的孽。

    “等等,你老子是门房上的吧,你现在就去找他,悄悄替我打听些事,要快。”崔氏叫住正准备将樱桃端下去的秀月,细细叮嘱道:“就问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外人进内院,问清楚些,不要叫人知道,还有速去速回。”

    显然秀月的爹在门房这工作岗位上还是很有天赋的,崔氏很顺利的就知道了有一个善于淘胭脂的妇人会偶尔被大少妈领进去为大少做胭脂。白净秀气,年岁不大的样子,和洪妈妈举止亲密。

    这时刘妈妈已经安排好了人刚回来,听了这话也想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这大少怎么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侯府偷人!”

    “行了,毕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天真的很。”崔氏不耐烦的摆摆手。显然不想再听到那个恶心的侄媳妇。“事都办妥了?”

    刘妈妈一腰杆,保证道:“办妥了,太太就放心吧,都是我们房捏在手里的家生子,一溜儿小子滑溜着呢,一听是为太太办事都来了劲儿,再一领赏钱更是跑的比兔子还快,蒋府的小厮服也不难寻,奴婢又吩咐了让他们话里话外注意点,定不会办砸了。”顿了一下又道:“还有刚才又有几个老太太院子里的小丫头跑来告密。就是每个都说不甚清楚,那么几个人加起来还不如夏初一个说的明白。”

    “多些人手总是好的。”崔氏懒洋洋的倚在藤心扶手椅上,淡笑道:“这么长时间,老太太也该审出些东西来了。我现在就等着老太太传唤了,不知道我那大嫂是真不知道呢,还是被奴才糊弄过去假不知道呢?”

    没过多久,就有老太太房里的传话小丫鬟过来请崔氏。

    崔氏微微一笑,扶着刘妈妈的手向庆宁居走去,既然没了顾忌,那就索闹开了吧,这家早些分了也好。

    晚上穿着官服的林远之刚刚回府,就被在门口等候的婆子引到了庆宁居。一进门他就隐隐感到不对劲,妻子崔氏眼睛肿着正在拿帕子抹泪,老太太闭着眼坐在上首,手上的佛珠捻得飞快。大嫂和大哥满脸沉的站在一边,见他进来连一丝反应都欠奉,底下还跪着两个满狼狈的仆妇,其中一个还晕了过去。

    “母亲……。”林远之向崔氏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迟疑着开口。

    “老三回来了。”史氏听见动静,缓缓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脸上的皱纹也深刻了许多:“老大家的说延哥儿和李氏通,告到我这儿来要我做主呢。”

    “什么,这怎么可能。”林远之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这是多大的一个罪名也顾不得什么,利剑一般的向范氏:“不知大嫂有何凭证。为何说出这般陷延哥儿于不孝不义境地的话。”

    崔氏的哭声也突然凄厉起来:“哪有什么凭证啊,就是那个该死的仆妇一面之词。大嫂子这是要把我们延哥儿毁彻底了才罢休啊,这话要是传出去了,延哥儿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范氏在林远之不经意间露出的官威中有些瑟缩,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边的林珩之,见他丝毫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开口:“洪妈妈都挨了三十板子了,还一口咬定是夫是二少爷,这还不是证据,难道她为了诬陷二爷连命都不要了?”

    “洪妈妈是吧,知道本官是什么官职么?”林远之气的狠了,连官腔都出来了。

    “是……是刑部侍郎。”洪妈妈肥胖的躯勉力跪着,头上颈上满是冷汗,股上传来的巨大痛楚让她脸话都说不顺溜。

    “你既然坚持是二少爷和大少,那现在就和本官说说具体形,比如幽会的地点,什么时候,有那些人接应,多久一次,能有多详细就说多详细。要是有半点对不上号,那明天就随本官去刑部见识见识那九九八十一种刑具吧。”末了又凉凉的补上一句:“要是你等不及明天的话,本官也不拦你,不过想想你的家人吧,莫让他们受你连累。”

    洪妈妈听了,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吓的,子抖得像筛糠似地,最后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