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奇怪的反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字数:2477更新时间  禅业寺厢房在寺西南,因寺中不设专供达官贵人休息的精舍,所以一般会客就在这厢房中。(.赢话费,)请使用访问本站。说是厢房,其实简陋的很,还不如豪门大宅中的下人房。厢房旁边是一棵高大茂盛的菩提树,一看就是颇有年月,早已绿荫覆地,亭亭如盖。几间厢房就掩映在花草树荫之中,倍显清雅。

    幽静的禅房,只一桌二椅,屋角一只香炉正燃着香,不同于市面上卖的各种浓郁花香,而是充盈着草汁树液的清新淡雅,闻着就让人神清气爽,阳光透过雕着古朴莲瓣花纹的窗户照在墙上的两幅狂草书写的经文上,透出几分出尘的潇洒。

    程巽勋穿着一件元青色潞绸的大袖衣,世代的高祖豪门积淀出的贵冑风华显露无疑,俊逸的眉眼间再无一丝军营中的铁血冷厉,熟练的洗杯子泡茶,烫壶、倒水、置茶、注水一气呵成,等智远老和尚拎着小猫气喘吁吁的进来时,他已经做完了“关公巡城”,将分好的茶放在了桌上。

    “今天怎么有空来了?”老和尚随手将手中不断挣扎的小猫扔在桌上,端起茶杯就灌,白色的毛球转了两圈,果断决定远离那个一路揪着自己的老头子,跑到旁边那个隐隐熟悉的高大男人面前撒了。

    程巽勋轻轻揉了揉小猫崽子毛茸茸的头顶,听着小东西惬意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笑意便柔和了眼角:“小家伙又闯祸了?”

    “别提了,那陪了我大半生的木鱼被它灌了半家伙尿,早上一摇西里呼噜的响。”想到当时的形,智远老和尚又忍不住狠狠瞪了某只找到靠山的猫。

    小东西瑟缩了一下,干脆从桌上跳到程巽勋怀里,在那硬邦邦暖烘烘的肌上踩了两脚,满意的找了个合心意的地方就呼呼开睡,刚刚折腾了这么久它也累了。(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程巽勋那平常黑如深渊的眼瞳一反常态地有熠熠华光流转其中,点点漫溢成星空。『*首*发』

    “你丫的能不能别对只猫笑得这般光灿烂,这么大年纪了还讨不到媳妇,丢死个人了。”老和尚眯起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晦涩,嘴巴却仍然刻薄。

    这些话显然早已听过不少次,程巽勋连一丝反应都欠奉,老和尚急了,将茶杯往桌上一拍,就要发火。

    小白猫被那声响惊醒了,一个机灵就滚了起来,警惕的打量着周围。

    老和尚一怔,仿佛想起了什么,咧着嘴巴笑得很狡诈,道:“今儿后寺桃林里来了个女娃娃,虽小了点,可那模样气度都是少见的,是宁远侯府上史老太君的孙女儿,配你也竟够了,要不回去就让你娘上门提亲?”

    程巽勋墨染的眉微微挑起,一直平静无波的声音里首次染上了绪:“宁远侯府史老太君的孙女儿?”

    智远老和尚也惊呆了,他刚才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哪知道竟然有反应,这其中的成就感简直比当年自己在佛道上胜过师傅还要大。“你真看上人家啦。”老和尚眉开眼笑,继续念叨着:“那小姑娘不错,胆子够大,头发上被人下了鬼头虱都没被吓哭,就是笨了点,怎么那么容易就着了道呢……”

    “什么,鬼头虱?谁干的?”程巽勋第一反应就是她一定吓坏了,会为哥哥细心准备吃食衣裳的小姑娘,一定是个很美好的女子,要是没了头发……会哭的吧,他眯起了那双狭长的眼,随意搭在桌面上的手臂缓缓收起,声音里也带上了丝丝狠戾:“又是后宅之争?”

    智远和尚摊了摊手,道:“不知道,反正是她边一个丫鬟做的。”摸了摸胡子,忍不住又伸手倒了一杯茶,一边砸吧着喝茶一边漫不经心道:“那丫鬟倒是有几分机灵,选的时机好,那时没人注意到她,嗯,唯一的机会被她抓住了。”

    程巽勋怒极,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老和尚慌忙上前护住摇摇坠的杯子和茶壶,心有余悸的摸了把冷汗,咕哝着:“功夫又进步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

    “没事,没事,当时就被我捉了一只,然后又给了药。”转眼又换了副心疼的要死的模样:“那药费了我多少功夫哦,今儿真是发昏了,竟大材小用的给小丫头拿来打虱子,哎呀,这回儿心疼肝也疼喔。”

    正当老和尚板着手指头念叨着自己费了多少钟药材时,小沙弥在外头来报:“林家三小姐来道谢。”

    接着就听到少女清甜的声音:“知道大师有客来访,本不打扰,但出来已久,再不回去恐母亲担忧,特来多谢大师赐药。”没有大家闺秀常见的矜持清高,那声音水水脆脆,满是真诚和感激,似乎还带着笑意,让人听了就心生喜欢。

    “走吧,走吧,跟出家人谢什么。”

    显然这个主持大师还有些记仇,雨竹也没回嘴,她是真感谢,做人就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微微行了个蹲礼,转头就要走。

    “林姑娘——”低沉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

    流光刹那,电光石火,周遭光景俱褪了颜色,点化为淡淡黑白水墨。

    雨竹脑海中忽然一片空白,还没反应过来腿就一软,急忙向前跳了一步掩饰过去,惊惧的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就是这个声音!上次在城门口听到了,体也是这般反应。

    哭无泪的蹭了蹭竖起的寒毛,雨竹勉力平稳了心绪。

    “以后一定不要大意,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对手。”程巽勋只感觉浑都不自在,但不说又觉得不放心那小丫头,最后还是干巴巴的说出了口。

    雨竹被这子奇怪的反应弄怕了,赶紧答应下来,带着丫鬟逃也似地走了。

    因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府,所以尽管对这美景仍然恋恋不舍,雨竹也只得忍痛离开。

    到了门口才发现雨梅早就等在了马车边,正亲亲的含笑看着她。

    雨竹不确定那个三等丫鬟背后的主子是谁,但一心撺掇自己出门的雨梅显然嫌疑最大,毕竟要不是出门,三等丫鬟根本近不得自己的。雨竹刚才就打定主意试探一下,看了眼匆匆跟上来的解妈妈,解妈妈了然的点了点头,从后将那个丫鬟拖了出来,不知道解妈妈说了什么,刚才被发现后面色惨白的小丫鬟此时已经恢复了常态,垂头恭敬的样子和来的时候一般无二。

    当马车摇摇晃晃的回程的时候,雨竹很自然的打起了哈欠,眼睛也越睁越小,仿佛玩累了困倦不堪的样子。最后竟然一下子扑到了雨梅的上,睡眼朦胧的嘟哝着:“梅姐姐,我好困喔,睡一会儿,到家了叫我。”头一歪就偎在雨梅肩上睡过去了。

    “竹妹妹,这样睡不舒服,还是睡到垫子上吧。”

    雨竹感受着靠着的子僵硬之后的颤抖,嘴角微不可见的翘起,任凭雨梅死命的推拒着,子却死死靠着不动,还贴的更紧了些。

    哼,敢算计我,先膈应你一路,讨些利息。

    ——————————

    放心,女主木有上男主,这个反应在习惯后会克服的。

    还有偶最讨厌的便是矫的女主,坚决不会有什么拒还迎的节,男主也不会有妾。

    有意见可以提,合理的我会听的。

    求推荐票,看在偶刚考完试回来就码字的份上。o(n_n)o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