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盏中泉水,鬓边杏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字数:2316更新时间  三月十五,文华试。(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请使用访问本站。『*首*发』

    送林宗延出门后,老太太就招过崔氏并上雨竹、雨兰道边聊天。

    “老三媳妇,不要担心,我看延哥儿定能中一甲,他比他老子厉害多了。我还记得二十年前的今天,那时老侯爷还在呐,我送老三出门,末了自己就忙自己的事,等忙好了啊报喜的人就来了。”

    崔氏虽心里也担心,但并不很严重,因为无论前朝还是本朝试均概不黜落,只是由读卷官选出前十名试卷,以便呈与皇帝确定一二三名,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一点本事都没有的都能捧出个官,更何况自己儿子已经考中了贡士第四名呢。

    只不过是老太太自己心里担心,找人来缓解缓解罢了,崔氏也乐的看老太太这般模样,不复以前的锋锐冷漠,像个平常人家担心孙子前程的老祖母般温软慈

    雨竹单手撑在楠木云纹小翘头案上,另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下坐着的黄梨木雕花椅,旁边放着一个做了一半的荷包。

    早园笑着劝道:“小姐若是嫌闷,奴婢陪您去花园走走可好,现下园子里好多花都开了,桃花和杏花开的尤其好看。”

    “哦,桃花开了。”雨竹看了看外面的光,心里也有了些雀跃:“拿走吧,整天在房里都人都快长蘑菇了。”

    “长、长蘑菇。”可怜的早园瞠目结舌的愣在原地,不明白自家小姐怎么总是冒出一些古怪的言语,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略定了定神,才抬脚跟了上去。(.赢话费,)

    坐在园子的水榭里,满目都是生机勃勃的花草,空气中夹杂着多种花的甜香,在阳光下氤氲蔓延,酿成一股异常醉人的芬芳。亜璺砚卿宁远侯府里桃树很多,灼灼其华开的正是灿烂,粉色的花配上古怪粗糙的虬枝,真是别有一番美感。

    雨竹苦笑,前生哪里会想到自己会有那么一天,时间多的只能赏花,真是奢侈。她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清醒的认识到:女子是被豢养的。二哥走科举,四哥去兵营,哪里有他们的梦想,或加官进爵或保家卫国、封侯拜将,子虽辛苦,可总是有事可做的。自己却只能窝在后宅,赏花、刺绣,等着嫁一男人给她生孩子、管小妾。

    “小姐累了么,要不要扶您回去歇一会儿。”早园看着她颓然无奈的神色,有些慌张。

    雨竹摆摆手,道:“无事。”又四下瞧了瞧,看向旁边一个捧着茶杯侍立在侧的二等丫鬟:“你叫什么名字?”

    绿衣丫鬟开始有些傻,反应过来却又是狂喜:“是、是,奴婢叫青藤。”

    “那,青藤,你去给我折枝花来。”

    “小姐要插在瓶里吗?”青藤的眼里略带激动,声音在她强行抑制下还是微微发颤。三小姐是太太的心肝宝贝,配了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八个,三等丫鬟八个,加上小姐又是不使唤人的,平时常用的只有华箬、早园两个姐姐,连同是大丫鬟的银链和琴丝都要抢才有活干,更别提自己只是个二等丫鬟了。

    雨竹摇头,笑得有些小邪恶:“不是,我要那支杏花,诺,就是出墙的那支。”

    早园吸了口凉气,哎呦我的小姐哎,你可不要再吓人了。

    青藤也是涨红了小脸,她虽小可也知道有个词叫红杏出墙,可是看小姐那懵懂的神色又不像是知道的,她咬了咬牙,还是躬回道:“是。”

    不一会儿,就拈着一支短短的杏花过来了。早园还笑着问:“奴婢还记得屋里有个青花彩婴戏双连瓶,不如就插在那里头?”

    雨竹从青藤手里接过,却不答话,狡猾一笑竟然将那只杏花插在了鬓边,不顾丫鬟们的为难,自在悠然的在园子里戏耍,浑然不顾他人的眼光。

    雨兰从丫鬟嘴里得知后只是冷笑一声:“我这三妹妹可是个奇怪的,娘给她那么多的首饰莫不是都是纸糊的,放在一边不戴反而去戴村姑才用的杏花,真是……”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却隐去了后面的话,这几经过徐妈妈的点拨这才发现自己往是有多蠢,可不能再如此任意妄为了,好好讨好嫡母才是正经。

    想到奴婢之的徐妈妈都对自己如此认真,亲姨娘却总是撺掇着自己去父亲那边讨好,以前还不觉得,经徐妈妈点拨才知道原来这是让自己冒着被父亲厌弃的风险去帮她邀宠,根本不是她所说的为自己着想。

    自己的婚事是由母亲相看,自然要先紧着嫡母,雨兰连忙拿起要送给崔氏的衣裳,细细的缝了起来。

    ————————————

    傍晚,城外兵营里。

    “真的,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林宗季笑得十分开怀,转头对来报信的家中小厮道:“你代我去向大哥道喜,告诉他军中也没什么东西,等我回去再准备贺礼。”

    “好嘞,小的定把话带到。”那个俊秀小厮眼睛骨碌碌的,显得十分机灵,又从马上的包袱里扒拉出一个乌木四撞攒金丝葡萄藤纹提盒,可能怪沉的,小厮一张白皙的脸憋得通红,林宗延忙单臂接过去,奇道:“这是什么?”

    小厮抹了把汗,看着那乌沉沉的提盒,心有余悸的喘了口气,回到:“这是三小姐准备的,都是些四爷平时喜欢的吃食。”又拿过一个硕大的皮囊:“三小姐知道军中不可饮酒,便让小人带了晚秋山上的泉水。”他可不敢抱怨,这四爷怎么吃那么多东西啊,瞧,提盒一离开马背,马都轻松的开始撒欢了。他默默的递了个眼神给自己的宝贝坐骑,晚上哥哥请你吃豆子,犒劳犒劳你。

    “哟,家里送吃的来了。”不远处有人打趣,林宗延忙打发走了小厮,回头笑道:“是啊,张大哥要不要一起用些。”

    那个姓张的汉子也不客气,仰头就一吆喝:“林小子请客啦,听到的都有,快过来。”

    打开食盒,一股馥郁的香糯之气扑鼻而来,入目的第一层满满当当排满了各色点心,烘糕、方糕、大方糕、米糕、灯盏糕、油炸糕、鸡糕、狮子糕、千层糕、九层糕、千页糕、烘糕、定胜糕……看的周围众人目瞪口呆,惊叹连连。

    “程大哥来了!”忽然一个年轻的小兵眼睛一亮,叫道。

    顿时各种叫声便纷纷响起。

    “程大哥快来吃点心。”

    “这边,这边——”

    ……

    远处营房的转角处缓缓走近了一个健硕的影,紧的玄色皮甲勾勒出那恍若岩石雕成的肌,不是很夸张却充满了力量的美感。落的余晖脉脉的照在他上,为他镀上了一层虚幻的光影,五官是那种颇让人移不开眼的好看,可那墨染的眉、棱角分明的脸庞却统统湮没在那扑面而至的铁血气息中,整个人就像刚从战场上下来般的凶厉血腥,摄人心魄。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