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女红吃食两不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字数:3136更新时间  屋子里静悄悄的,初秋真是天高气爽的时候,所以待在屋子里显得无比的惬意,雨竹傻愣愣的坐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田妈妈、谷香和翠微站在一边,都是一脸的笑意。(最稳定,,)请使用访问本站。覀呡弇甠

    不知哪缕调皮的秋风裹着一片落叶从窗边吹过,顿时让雨竹醒过神来,她定了定神,咬牙切齿的说道:“翠微去把我的绣架搬来,你家小姐要练女红了。”

    翠微笑着福下去了。

    田妈妈强作严肃的开口道:“奴婢定会好好指导小姐。”

    雨竹郁闷的叹了口气,她最不喜的便是刺绣了,又耗眼又费时,大幅的绣件都要好几年才能完成,其中夹杂着各种复杂的针法和令人眼花缭乱的彩线,是在是考验人的耐。看了看自己纤细粉嫩如葱管一样的手,假模假样的弹了弹指尖,哭丧着脸道:“田妈妈,手下留啊。”

    田妈妈板着脸教训道:“小姐也要争口气,二小姐只不过才十二岁,那手苏式绣法简直是活灵活现,小姐并不是没有天赋,为何不能上点心?要知道,女红对女子来说是何等重要,怎可轻忽。”

    这些雨竹并不是不明白,只是她实在是不愿意与雨兰去争,她觉得没什么好争的,嫡庶界限非常严的时代,作为嫡女她这辈子注定处处压雨兰一头,雨兰的女红做的再好有什么用,还是改变不了她庶出的份,这样一想谁好谁坏有什么关系?心里的不以为然脸上就不自觉的带了些出来。

    看到雨竹的神,田妈妈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声音里真的带了怒气:“快打消了那些个念头,小姐怎可如此糊涂,后宅如战场,最要不得的便是轻敌,一部走错,满盘皆输!待得真吃了亏,即使是嫡女,最好的结果也便是远远的嫁了。”

    不看乖乖听训的雨竹,田妈妈眼神空洞,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片刻又缓过神来,低声道:“当今圣上的生母可不就是宫女出生,还有定南侯府的有两个女孩儿入宫,嫡女只是个小小的昭仪,庶女反而被封了嫔,若遇见了,嫡女反而要向庶女行礼。(!.赢话费)”

    田妈妈又淡淡的瞥了雨竹一眼,道:“小姐的姑母已经入宫,所以林家这一代的女孩儿们便是自行婚配,所以不用担心刚才的形。但是这里是在登州,林老爷的官职显赫,自然不会有人挑衅,可一旦入了京,小姐自然是要经常出门交际作客的,一些明面暗里的比试定不会少了,如果小姐还是不当心,那么不善女红的名声一旦传开……”

    雨竹脑袋里哄了一下,是啊,这里是登州啊,自己怎么可以忽略这么严重的问题。这时翠微和谷香已经搬来了绣架,雨竹立即站起来,恭敬的对田妈妈执了个弟子礼,心服口服道:“请妈妈指教。”

    田妈妈微微点了点头,坦然受了一礼,专心指点起雨竹来。

    大概绣了一个时辰,田妈妈就让雨竹停了下来,道:“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时间久了费眼睛,停下休息一会再继续。”

    说罢,从雨竹的匣子里找出一块祖母绿的玉玦,用一根丝线系了,让谷香来拿着线的另一头,在雨竹眼前微微的晃动着,有点像现代的催眠,雨竹有些疑惑的看着田妈妈,问道:“这样看着有什么用?”

    田妈妈满意于雨竹的灵透,回答道:“这还是宫里的法子,常看可使眼睛灵动,也可给眼睛解乏。”

    雨竹明白了,怪不得这么熟悉,原来古装故事里**女子用这种法子让眼睛波光潋滟、媚态横生是真的啊,于是听话的照做。

    田妈妈看着雨竹一双极漂亮的大眼忽闪着,衬得一张莹玉小脸更加生动可人,满意的翘唇一笑,小姐果然是不差的,脑子想明白了,一上心果然就不同了,针脚细密精致了很多,小姐又是从小学画的,花样轮廓也不用心,再练几天手熟了应该就可以学裁布制衣了。

    那边崔氏知道了,更感觉当初留下田妈妈是无比正确明智的。

    雨兰听说了雨竹在苦练刺绣,心很好的去“探望”,还顺手带上了她最得意的一个荷包。

    站在门口的翠微见雨兰扶着露微的手摇摇摆摆的走进,微微撇了撇嘴,还是笑着上前道:“二小姐来了。”

    雨兰眼角都没有扫一下翠微,昂着头进去了,雨竹正琢磨着怎样才能把小猫上的毛绣的蓬蓬的,听见雨兰来了,连忙起笑道:“兰姐姐怎么来了,快请坐,谷香去倒茶。”

    “听得妹妹在习刺绣,姐姐也要来关系一下不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雨兰果然不愧崔氏和徐妈妈费的功夫,十分骄纵、冲动。雨竹微微一笑,接过露微手上的荷包,只见凇江的三梭青布上活灵活现的绣着一对丹顶鹤,简直要飞出去,不真心赞叹道:“姐姐的这手活计果然鲜亮,妹妹自愧不如。”

    雨兰骄傲一笑,果然心舒爽了,就不会再找雨竹麻烦了,坐了一会儿,见雨竹真的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倒感到无趣,又不想教,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难怪娘要费心思把雨兰姐养成这样,要是她聪明了,我估计也没这么好的子过了。”雨竹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闷闷的、酸酸的,为雨兰,为崔氏,也为将来的自己。

    巳时的时候,有小丫鬟送来栗糕,原来到了九月初九,大厨房照例做了栗糕,送到各院,腾腾香喷喷的软糯栗糕非常受欢迎。雨竹留了几块就把剩下的赏给了小丫头们,主子们吃的栗糕无论是用料还是工艺上自然都是比丫头们自己做的好上很多,小丫头们无不欢天喜地的下去分吃了。

    崔氏早就打发人送来了茱萸,意思意思一下也就行了,还有那个菊花酒,虽然看上去很漂亮,泛着淡淡金色的琉璃盅里酒水清澈晶莹,菊花黄灿灿的花瓣泡在里面,美得让人不忍喝下。

    雨竹是没这福分喝酒的,崔氏一向认为酒是误事之物,对家里的酒总是限制再限制,男人行走在世上总免不了喝酒,这倒也罢了,雨竹可是被崔氏严令不准喝酒。

    虽然不能尝到那令人赏心悦目的菊花酒,雨竹倒是不遗憾,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螃蟹上,登州也算是螃蟹的盛产地之一了,想起往年那个儿大膏肥的螃蟹,雨竹就忍不住暗暗咽口水。

    田妈妈严厉的咳嗽一声,对雨竹这般没规矩的样子很是不满,开口道:“小姐的规矩想是还没学好,须知……。”

    “须知德在安静,在柔顺,。贞静幽闲,端庄诚一,女子之德也。孝教仁明,慈和柔顺,德备矣。”雨竹学着田妈妈的语气,一板一眼的说道。

    田妈妈也撑不住笑了,望着雨竹的目光中有着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慈,忍不住捏了一把雨竹粉嫩雪腻的腮帮子,笑道:“这会儿也别偷着馋,好好用心把这掐边绣的针法学会,晚些时候,田妈妈亲自下厨,保管是你没吃过的新花样。”

    “真的,您可不能忘了。”雨竹果然是个吃货啊,一提吃的,立马就精神了。“那就开始吧,这边的针脚密一些估计会真一些吧。”自己嘀嘀咕咕的琢磨着绣样,田妈妈只是微笑着立在一边看着,并不打算上前,毕竟刺绣可是师傅领进们修行在个人,凭你师傅有多出挑,徒弟练不出手感那也白搭。

    晚上田妈妈果然没有食言,估摸着雨竹的宵夜时间到了,便去了小厨房。雨竹晚上已经吃过了清蒸蟹,果然是肥美鲜甜,美味无比,现在已经不那么馋了,便跟着田妈妈去厨房打算偷师。

    田妈妈看着厨房有些怔忪,有些怀念的轻轻摸了摸灶台。钟妈妈和于妈妈恭敬的站在一边,看着田妈妈的目光却很是不满,显然是恼火田妈妈抢了她们的活计。抢人活计在下人中是一种很令人厌恶的行为,雨竹见了也不好责备,有些愧疚坏了田妈妈的人缘。

    田妈妈却像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捋起袖子,吩咐一个烧火的小丫头烧火,自己洗净了手,把崔氏给雨竹带回来的六只大螃蟹剔剥干净,手法利落又娴熟,旁边钟于两个妈妈已经有了危机意识,瞪着田妈妈的眼睛都要冒火了,雨竹连忙让她们下去,免得再受刺激。

    这边田妈妈已经处理完了蟹,桌上一边堆着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的蟹壳,旁边的一只白瓷小碗里装着满满的雪白蟹和鲜红蟹黄。田妈妈又取了一块上好的小猪腿,剁成细细的糜,装在一只大海碗里,拌上椒料、姜蒜米儿和盐末儿,打入一只鸡蛋,最后把蟹和蟹黄倒进去,搅拌均匀,重又塞到剥下的蟹壳子里,裹上团粉,在油锅里炸的金黄。

    雨竹忍不住拿起竹筷,只轻轻一戳,蟹壳就破了个洞,露出里面人的馅儿,咬一口喷香酥脆,夹着无法言语喻的鲜美滋味,好吃的都让雨竹心中生出感动来,就在田妈妈又好笑又好气的目光中眼泪汪汪的把盘子吃空了。

    完了还意犹未尽的红艳艳的唇,惋惜的看了眼空空的盘子,谄媚的对田妈妈说:“教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