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春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当宁秋都死心后,双红便如那秋后的蚂蚱,再也蹦跶不起来了。

    雨竹派去的两个婆子都生的一副凶恶的面相,并且虎背熊腰、膀大腰圆,根本不买双红的面子,所以自从二月初九后双红的子就一直很是难熬。

    再加上,她以往偷溜出去并且买通章婆子的事被发觉,更是相当于被软了起来。

    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打了个呵欠,双红懒洋洋的正准备喊枣儿进来服侍,忽的想起自己如今的处境,便一下子没了精神,抱着膝盖缩在上,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

    外头隐隐约约传来婆子的磕牙闲谈声,双红一下子坐了起来,蹑手蹑脚凑到窗前,屏气细听。

    “……这差事以后可要回去叫叫苦才行。”一个婆子粗声粗气道,“没什么油水,还来这儿吃糠咽菜,又不得机会在主子跟前表现,亏大发了!”

    另一个赞同道:“须是如此,原本咱们在府中虽是不得重用,但是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奴才,说出去也要面子,哪儿知道,竟被派来看管这死丫头,真是晦气……嗳,你说,是不是秋纹那死鬼哥哥不在庄子上好好死,快过年还跑到府里来做耗,撞跑了咱们的福气?”

    “没准就是。”原先那婆子一拍大腿,连连叹气:“总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哦,对了,听说她老子也刚刚大病一场,还不知道熬不熬得过来呢。”

    “真的?那可是造孽了。”婆子嘴里说着造孽,语气里却全是幸灾乐祸。“要是我是他,也得气死,统共得了一儿一女,本指望女儿做人上人的。没想到一个通房丫鬟就顶头了!儿子又染了脏病……听说死的时候都烂的没个人样儿了,啧啧。”

    “你还不知道么?”旁边那个婆子哈哈一笑,道:“他气的可还不止这一点呢。我那女婿是车马房跑腿的,年后他们管事请大伙儿喝酒,有几个伶俐得用的小厮喝多了随口漏了几句……这里头还有先头太夫人的影子呐,也不晓得里头是个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秋纹她爹眼瞅着儿子没了,跟着太夫人又没了,落了个两头空,他不气病谁病。”

    双红蹲得腿麻。有些不耐烦这些零零碎碎的事,但还是勉强听了下去。

    只听另一个婆子惊道:“乖乖,虽说婆婆插手媳妇的房里是常有的事,可她又不是正经的婆婆,胃口倒是不小!”

    “何止是不小啊。简直是狗胆包天。也不看看二爷对咱们太太那腻乎劲儿,再瞧瞧他姑娘!自以为是天仙,其实都一把年纪了,人长得又不俊,靠的就是和二爷过去一点子分,他倒好,明知我们太太和太夫人不对付,还自作聪明去太夫人的脚,以为天下所有媳妇都是怕婆婆的。以为公主就有多了不得……生生把二爷对他姑娘的那点儿分折腾光了。现在秋纹的子怕是比我们还难熬……”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屋内双红忍不住往前凑了凑,不小心发出了声响,她缩了缩脖子,心里直祈祷没被听到。

    屋外的说话声顿了一顿,然后又高亢了起来。

    “啧啧。果然是破地方事多,居然还有老鼠。”原先说话的那个婆子扬声骂道。

    另一个婆子跟着笑骂:“什么人住什么地儿,同一个宅子,宁秋姑娘住的地方就干干爽爽,清清静静;里头这不知羞耻的东西住的屋子,连老鼠都来光顾。”

    双红咬了咬牙,愤愤的扬了扬拳头,低声咒骂,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丑肥婆子,走着瞧,等她得了宁秋姐姐的原谅出去了,不整死你们她就不叫伍双红!

    “哎呦,咱还是少骂几句吧,给宁秋姑娘积积福气,外头都在闹闹准备喜事,可惜咱们不得出去……”

    “我早上出去上茅房,顺便溜达了一圈,到处是大红绸子,喜庆得很,隔壁新郎官还时不时派人来打探可缺了什么,可真是贴心……这宁秋姑娘也真是有福气,遇上我们太太,这往后的子可算是安稳喽。”旁边婆子笑道,“……要说啊,我们太太可是菩萨心肠,我那些老姐妹们都说这是学的当初老太太。”

    原先那婆子忙不迭的接口道:“可不是,按我说啊,就该不管这回事,让那章婆子继续谋划,这等不知廉耻的姑娘,被卖给富得流油的老大人做妾不正是合了她的想头么。偏太太还揪出了章婆子好一顿罚,最坏的人反倒没什么事,还好吃好喝的供着。”

    “不过也没事,找个人家还不容易?等宁秋姑娘嫁了,马上便轮到她,我们也能早些回去……”

    后面的话双红已经听不清楚了,惶惶然跌坐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捉了章婆子其实也不是像婆子们认为的那般多余,起码还有了意外的发现。

    雨竹哭笑不得的看着阮妈妈,憋了半天才憋出几个字:“这可真是……”

    后面的要说什么却怎么也想不到。

    阮妈妈笑眯眯站在下首,看着丫鬟们在熏笼上烤着晞哥儿的小衣裳,一边瞅空回道:“这不是叫做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雨竹上前摸摸衣裳,见已经干燥松软,还带着淡淡的清新香气,便接了过来仔细叠好,交给华箬放到专门给晞哥儿放衣裳的衣箱里,然后笑道:“这可不是……”

    娘抱了晞哥儿进来,雨竹就止了话,抱过儿子,在他嫩乎乎软滑滑的颊上轻轻咬了一口,感觉口感不错,忍不住又狠狠亲了一口。

    “啊……哇……”晞哥儿外头穿的小厚袄儿已经被解开了去,露出穿在里头的一件包着鹅黄色绒布的小毛衣,乌黑的头发毛茸茸的。小脸略肥,抱在手里只有小小一团,整个人如绒毛蓬蓬的啁啾稚鸟般可

    约莫是被咬惯了,小人儿只是咿啊了几声表示抗议。便又自顾自的玩起了自己才核桃般大的小拳头。

    雨竹心里喜欢,将孩子放在上让他自己爬着玩,才转头吩咐道:“这可不像是我们自己家里的小打小闹。章婆子……哦,该叫章道婆,可要好好教教她怎么说话,务必要叫谭大夫人相信才好,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说来也是巧的很,那双红找上的章牙婆还兼数职,不仅仅是牙婆和媒婆。她还是个业余的道婆!时不时出去赚个外快、做个兼职什么的,毕竟这个世道佛教才是主流信仰,道婆没什么大前途。当然就这种水平要骗谭大夫人还是不够的,章道婆交代,她都是听的谭二夫人的吩咐。

    当初谭二夫人让人来找她。说了计划,然后命她去忽悠大夫人……因而章道婆才能够在谭家大夫人面前摇一变成为神算子,甚至就连谭家大少爷考上庶吉士也是如此。

    长孙的前程是一个家族极重要的大事,自是轻忽不得,谭二夫人的娘家在科举场里很有些关系,比成绩出来前早知道一步……谭二夫人没把这个好消息先告诉大夫人,反而透露给章道婆,此次出击,让谭大夫人在大喜之下彻底信服。这才有了后来谭大夫人对源哥儿命格的深信不疑,并且极力要送走。

    谭二夫人的长子媳妇也刚生了个儿子吧,听说很得长辈喜欢……雨竹轻轻抿了一口茶,面容柔和,笑意却不达眼底。

    章道婆的道婆份周围邻居都不知道,她并不笨。知道在大户人家钱虽然呢好赚,危险也更高,一般告诉人家的落脚地都是在京城外缘一个破道观,从没人知道她在雨胡同边上还有一个宅子。

    平常行走后宅,都是教教后宅怨妇妾室们一些不入流的厌胜之术,来宣泄妒嫉愤恨,一般都是扎扎小人什么的。就这么红口白牙的咒人还没有过,加上又被谭家老太太训斥驱赶,章道婆就主动换了份,摇一变,成了住在雨胡同旁的章牙婆……

    阮妈妈应道:“那婆子已经给吓破了胆,让她说什么她就说什么,太太放心。”

    “不能把什么都说给谭大太太听……”雨竹沉吟道,当初谭老太太将章道婆赶走,就是不希望坏了两房间的感,为此便是牺牲如清也在所不惜!如今谁要是再挑起来谁就要被老太太厌恨,连带着如清也要受委屈。

    “奴婢省的。”阮妈妈就差没拍着脯保证了,那章道婆嘴皮子利索的紧,要是刻意骗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如今只要吩咐她不准说出是二夫人指使的便够了。

    “让蔡保康家的跟着去一趟,就说我近来对道法有些兴趣,叫章道婆也多到国公府来走动走动。”雨竹歪头笑得邪恶,笑吟吟道:“一定要刻意和二夫人说一声,替我谢谢她从旮旯里寻来这么个道法精深的人。”

    动不得谭二夫人,还不带吓吓她啊。

    把柄被旁人捏住了,看她往后还敢不敢随意往大房伸爪子!自己能做的便是这样,往后主要还是要靠如清自己。

    阮妈妈笑着答应了,福了福便下去办事。

    雨竹看向上卖力满乱爬的晞哥儿,笑容加深,拖过儿子一顿乱揉,“早早要记得,男人不坏女人不,长大后要做个大坏若善的人,懂不?”

    晞哥儿委屈的皱了皱鼻子,小嘴一咧,就要假嚎。

    “不准哭,再哭就打你……”

    马上程巽勋就要回来了,要是看到儿子又被惹哭,自己可该倒霉了,雨竹顿时手忙脚乱。

    华箬她们刚将晞哥儿的小衣裳熏好收拾妥当,听得雨竹气急败坏的声音,都忍不住掩嘴偷笑……

    窗外,暖融融的风已经翩然而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