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忆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诸邑公主的丧事办得很是低调,几乎只是草草走个过场。

    不知是没到上班时候还是怎么的,言官们一片安静,半点没有跳出来显示一下他们渊博的礼仪素养的打算。

    ……

    程巽勋轻笑:“他们倒是圆滑,看出宫里没动静。”

    想到那陡然安静下来的曦居,雨竹心中闪过一丝晦涩……事已至此,就看开吧。她不知道那蒙古汗王和诸邑公主有着怎样的恩怨纠葛,也不知道他们之后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但是就冲着那男人敢冒着被活捉的危险,领着少数随从就潜入京城来,想必对诸邑公主,也不会有多残暴嗜虐的……

    雨竹背过子,淡淡一笑,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希望诸邑公主能看清楚自己边的人,好自为之。

    放下这个心思,她忽的想起一事。

    “父亲还在书房?”

    关于诸邑公主的事,程巽勋并没有丝毫的隐瞒,老公爷听完后,脸色衰颓,进了书房就一直没有出来。

    若说是舍不得诸邑公主,雨竹也不信,可旁的理由,她还真是想不出来。

    闻言,程巽勋也皱起了眉头,“可曾用饭?”他近些子有些忙碌,倒是不曾料到老公爷如此作态。

    雨竹摇摇头,忽的双手一拍,果断道:“不然去把门撞开吧,久了……怕是子受不住。”

    程巽勋点点头,当即起出去了。

    不多久,已经昏迷过去的老公爷就被抬了出来……

    太医诊断过后,很是肯定的说,是染了风寒。

    雨竹颇有些吃惊,嫁进程家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公爷生病。

    风寒不是什么大病,调养个半个月便好了,雨竹叫来几个老姨娘。让她们在前服侍,然后又打发丫鬟下去煎药。

    刚将一切都安顿好,就见程巽勋从外头走了进来。

    “镇北老将军去了……”

    ……

    冯宝儿跪在冯老将军的前,明明已经疲累至极。哭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眼泪却还在拼命往外流,止都止不住。

    吕浩然也跪了下来,冲着上的老人重重磕了一个头,湿润的眸子里有伤心,有迷茫,更多的却是坚毅。

    冯老夫人陡然像是老了十岁。一点儿眼泪也没有,只是怔怔发着呆。

    “祖母,你说话啊……别吓宝儿。”想到两个老人平常的相濡以沫,冯宝儿心乱如麻,跪行几步伏到姜氏的膝上,哀哀哭泣。

    祖父已经走了,要是祖母也离她而去,她要怎么办。母亲要怎么办!

    “宝儿乖,快松手。”

    吕浩然脸色冷峻,说出的话却是极尽温柔:“听话。你捏疼祖母了……”

    在这般温柔的劝抚中,冯宝儿渐渐止住了抽泣,可还是拉着姜氏的手不放。

    她知道祖母对祖父的感……一生一世一双人,试问天下有多少人能办到?

    旁人她不知道,但是祖父却是实实在在做到了,五十年的风风雨雨,他们一起走过。

    从小府中就是一团和乐,祖父、祖母,父亲、母亲,还有自己。再没有旁人插足!天去京郊放风筝,夏天去山上小住,秋天去果园采果子,冬天去庄上泡温泉……

    她可以骑在祖父的肩上大笑大叫,也可以抱着父亲的腿撒,甚至当着父亲的面。在祖母跟前抱怨:“爹爹太瘦了,一定没好好吃饭,连宝儿都抱不起来……祖父还能把宝儿举起来,举得高高的!瞧,够到了桃花呢,粉粉的好漂亮!”

    恍惚记得,父亲当时无奈的笑容,祖母黯淡的眉眼……

    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呢?

    是父亲亡故后?

    所有人的快乐在那一晚后,似乎都消失了踪迹,偶尔笑一次都让她看了难受得紧。

    从那以后,她更大声的笑,更大声的说话,努力让这个家重新再闹起来……唔,闹到什么样子呢?

    不多,只像小时候那样就好……

    可是,一切却都回不去了。祖父的子一天天衰败,她知道;祖母的叹息一稠密,她知道;母亲的衣裳、镯子一宽松,她也知道。

    于是,她更加明亮的生活,像是要变成一团灼的火,将所有的衰败、倾颓燃烧殆尽。

    每次她闯了祸,祖父都会中气十足的痛骂,唾沫星子乱飞,又像是回到了战场上训兵的豪迈时刻……

    祖母则是一脸嗔怪,笑着帮自己回骂过去,有时候起了兴致,还要在祖父背上狠狠捶两拳。

    母亲得了消息便会挣扎着坐起来,温柔又絮叨的将自己好好念一通,并要得到下次不再犯的保证才罢休。

    她扯皮耍赖,撒卖痴……换来的只不过是片刻的笑语。

    直到她“救”回来一个好看的男人,祖父的眼里才有了亮光……

    想到这里,冯宝儿慌忙用袖子胡乱抹了泪,抬头看向吕浩然的眼,仔细在里面寻找着厌恶、冷漠……

    没有,真的没有。

    冯宝儿忍不住又哭了出来,她忘了,有时候刁蛮装的太久也是会习惯的……手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轻轻伸出来,捧起吕浩然宽大的手掌,将自己的脸埋了进去……

    吕浩然体微微一震,掌心里的泪水似乎都要烫到他了。

    望着面前哭得不能自已的女子,他的眼睛中罕见的露出一丝温柔。

    ……

    宫中来了圣旨,洋洋洒洒一大篇,内侍念得抑扬顿挫,激

    冯宝儿跪在地上,双手搀扶着母亲,耳朵里却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忽的传来一声轻唤:“……姐姐,快起来。”

    抬起头,定睛一看,却是秋千。

    “冯姐姐,快起来吧,人都走啦。”秋千见她抬头看向自己,咧嘴一笑,又说了一遍,还伸出手来搀扶。

    冯宝儿顿生警觉,下意识的就避开了秋千伸来的手。

    “冯姐姐……”秋千手伸了个空,有些委屈的嘟囔一声,看向了一边的吕浩然,哀怨道:“浩然哥哥,都是秋千不好,惹冯姐姐讨厌了。”

    “秋千想回去吧,最近府中事多,你好生待在房里,不要随意出来。”吕浩然摸了摸秋千的头,耐心吩咐道。

    秋千有些惊诧的吸了口气,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又笑了起来,“好,秋千听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