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回到当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皇宫中。

    夜已经深了,宫中处处仍是灯火通明,大小、颜色各异的花灯具是精致异常,不论纱面还是图案都远非宫外的可以比拟,在树上廊下彩带的映衬,更是喜气富丽。

    可是这般的美景,除了几个路过的宫女和太监,却再也没有了别人欣赏。

    晚间有赐宴和曲戏,戏台藻井上雕刻着百鸟朝阳的图案,从下至上螺转着优美的藻井拱顶,五彩描金,绚丽夺目,台上的戏子依依呀呀唱得投入煽

    本是一片升平盛世,皇上心却说不上好,脸色紧绷,嘴唇微抿,甚至就连回太后的话也是淡淡的。在坐的女人谁不是大半心神都聚在他上,见此景,哪里还敢笑闹,都规规矩矩的吃菜看戏。

    散席后,因为是十五,按照规矩,帝后相携离去。

    “皇后先行休息吧,朕还要去御书房等一个消息。”

    “是,臣妾遵命。”皇后优雅行礼,笑得贤惠端庄,亲自送了皇上坐上了御辇……

    御书房的御案上,已经静静躺了一封密信。

    皇上一目十行的看完,眉头松了松,便随手将信丢到火盆中。

    脆弱的纸张在火苗的围困下,很快就伤痕累累,化为黑灰。

    纸烧完了,皇上却依旧站在火盆前,望着里头悄无声息静静燃烧的火苗,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德安咽了咽口水,小心道:“都已经四更天了,您该歇着了。”

    没得到回应,李德安偷眼一看,只见圣上那双威严漆黑的狭长眸子中,竟然仿佛有一簇火苗在跳动,熊熊如若燎原之势。

    他给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下眼睛正待细看。却已经了过无痕……

    “摆驾承禧。”

    李德安刚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就听到这样的一声吩咐,顿时惊讶不已,“……皇……皇上。今儿是十五,您该去皇后娘娘宫中才是。”

    “你去和皇后说一声,朕有密件要处理,今晚就不去了。”

    李德安犹豫了一会儿,见那明黄色的影已经快要消失在门口,顾不得多想,赶紧跟着跑了出去。

    康嫔娘娘这般受宠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若是被皇后娘娘知道了,可就不妙了……李德安赶紧晃了晃头,不敢再想。

    ……

    第二天一早,程国公府里突然传出动静:太夫人突发急症,病重不治。

    消息传到了纪家,一下子就掀起了轩然大波。

    纪家大太太气的直哆嗦,死活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揪着纪老爷的袖子哭叫道:“她怎么就这么没了呢……说好的我们帮了她。她就帮熙姐儿成为程国公府大太太!天啊,这可如何是好,早知如此。我就不回绝高家太太了……没的耽搁了我们熙儿……”

    “你还有脸担心这个!”纪老爷正惶惶然,被这么一闹,顿时火冒三丈,推开纪大太太就吼道:“之前一个劲儿同意招呼公主的有你,出了事反到又来怪我,我烦着呢,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见纪老爷真的动了肝火火,纪大太太才不敢再哭,只抽泣着拿帕子擦泪。

    “你以为我不担心熙儿么,那可是我们唯一剩下的嫡女。虽然子不好,亲事不顺,但我一点儿也没少疼她。诸邑公主虽然是先帝嫡女,但是这些年来况怎样你我都知道……再加上她在宫里折了咱家那么多人手……要不是为了熙儿,你以为我愿意再帮她?”纪老爷叹了口气,满心懊丧。

    对这个公主。他一向敬谢不敏,当得知诸邑公主被赐婚给了程老公爷时,他还长松一口气,总算摔了这个包袱。后来也松了松手,答应与她合作,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眼程家的权势——程家先辈高瞻远瞩、手段凌厉,狠下心定了那等分家的家规,彻底摆脱庶出旁支的拖累,光想也知道家底有多丰厚。再则程家两兄弟个个能干,尤其是能分到爵位和绝大多数家产的程家老大,更是京中不少人家眼中的东快婿。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女儿考虑,熙丫头模样都是出挑的,就是胎里带来的体弱多病,条件好的人家都提起来都一脸难色,敷衍搪塞过去,不好的又太委屈了熙儿,年龄竟是越拖越大。好容易华儿进宫了,求亲的人才多了些。不过那些公子少爷比其程家大爷来说,还是看不得眼睛里去。

    尤其让他满意的是,程家长房已经有了嫡长子,还是个不受宠的嫡长子!

    熙儿子柔弱,怕是忍受不了生育之苦,不少人家不乐意求亲也是为了这个,但是若是前头有了嫡子,那压在她肩上子嗣的担子就轻了许多;而嫡子又不受宠,据公主说,老公爷对程家大少爷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厌恶,便是大爷,对自己的嫡长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少过问,熙儿若是能得神佛庇佑,好运生下一儿半女,往后的子只有更好的!

    再怎么看,除了年纪,程家大爷都是熙儿的良配。

    不过比起旁的,年岁又算不得大问题了。

    正因为如此考虑,他才应承诸邑公主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

    说好到了天,程家大爷回府 ,她要接熙儿去程国公府小住几,再想些办法的,怎么人说没就没了,明明子很是康健的样子……

    纪老爷忽的打了个寒颤,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爷,李大人和钱大人他们来了,在外书房等您呢。”

    小丫鬟进来禀报,顺便偷眼看了看大太太红肿的眼睛。

    纪老爷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赶紧起去了外院……

    程巽勋进屋的时候,雨竹刚刚洗完了头,头发湿漉漉的披散在脑后,几个丫鬟则拿帕子一点一点儿的擦拭。

    琴丝拿着一个小小的熏炉,上面盖着雪白的棉布巾子,小心凑近了雨竹的头发,慢慢变化着位置。

    冬天洗一次头发绝对是人仰马翻的一件事,偏主子不管多冷的天都要坚持。

    琴丝揉了揉酸疼的胳膊,将熏炉递给了玉边,转拿了犀角梳。虽说麻烦了些,不过打理着这样一头黑亮的头发,还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

    “二爷!”站在一旁的玉边赶紧出声,放下熏炉就蹲行礼。

    雨竹本背着子,盘膝坐在芙蓉塌上,随手翻着一本书,听见声音,就笑着转过笑道:“你等着,我给你泡茶喝。”

    说罢,颠啊颠的托起一个放茶团的金丝编荷叶结条笼子,又示意早园从煎水的小炉灶里取出点茶用的汤瓶。

    华箬摸着手下的头发已经快要干透,估摸了一下,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打理妥当才领着众人退了下去。

    “这么冷的天,又洗头了。”他长腿一迈,几步就坐到了雨竹边,一手挑起雨竹的发丝,绕在指间把玩。

    “油腻腻的可不难受,还是洗了清爽。”雨竹将将泡好的茶水递给他,笑道:“事都办妥了?”

    程巽勋微微一点头,笑意收敛了一些:“他们一行快马加鞭,轻车简从的,这会儿怕是已经快到边境了。”顿了顿,面色带着古怪:“我倒是没想到那人答应了如此多条件后,还亲自赶来。”

    “至于皇上那边也知会过了……你放心,只管好好将丧事办好便是。”程巽勋有些嘲讽的一笑:“反正继室在正室前要执妾礼,还是给母亲守孝为重。”

    雨竹点了点头,那边还停着空棺呢,心里难免有点小紧张。

    “至于那几家的小子们,揍一顿后扔在刑部了。”男人唇畔带笑,眼里却殊无笑意,伸手拢了拢雨竹的头发,道:“我还特意吩咐了,要是家里有人来找,先交三千两银子的释金……皇上想必会高兴。”

    敢算计义哥儿和雨竹,那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雨竹乖巧的任由侧头让他捞头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要是你知道我真的被调戏了,会怎样?”

    诸邑公主的目的从来就不是真的让自己受辱,那不现实,她也得不了好。这般大费周章的将自己诓出去,还找好了“群众演员”,其实目的还是应该在程巽勋上吧。

    从来都是流言猛于虎,何况在这么个对女子束缚甚深的时代!只要有了一点小摩擦,再经过有心人之口,传到程巽勋耳中的,怕就已经是十足的不堪……反正出了那种事,不管谁对谁错,最吃亏的都是女人。

    像他这般骄傲刚直的男人,心中难免是有疙瘩的吧……

    程巽勋有些恼怒的揉了揉雨竹的头发,像是生气她什么都能说出口般,末了又惩罚似地捏了捏她呼呼的颊。

    “好好说话,别动手!”雨竹扭着子躲过去,又抢过头发,用手耙了耙,忽的眼圈一红,呜咽道:“你一定会觉得我丢了你的面子,要把我关起来,然后纳滴滴的小妾……”

    程巽勋无奈的摇头,将那个牵动自己心绪的小人儿搂进怀里,轻轻吻了吻那散发着淡雅清香的乌黑发丝,低低笑到:“你会?”

    浓重的男气息喷洒在耳边,气息温舒缓,拂起耳上细细的绒毛,竟像是痒到了心里。

    长能耐了么,竟然学会了美男计!

    雨竹嘴角翕了翕,很想做出个嫌恶的表,最后还是安安分分窝在男人怀里微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