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过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秋纹哥哥的病是个什么况,几个大夫已经是心照不宣,药照开,却不保保证一定能治好,只说着“先吃着药试试。”

    如此拖了大半个月,况却越加恶劣,那屋子臭到连人都近不得,李氏也懒得伺候,诸事都让善长的妾去做。

    那妾细皮嫩的样子,被刁难也一声不吭,看着倒让人可怜。

    秋纹的老子娘被大夫说的有了希望,整求神拜佛,盼望儿子能够好起来。

    可是善长的病却没有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好起来,渐渐的连神智都不清了,吃喝拉撒都要人服侍。

    等冬里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就传出病危的消息来。

    屋里炉火烧得很旺,气融融,厚厚的墙完全隔绝了屋外的风雪严寒。温度适宜,可满室的气味却极其古怪,臭味、药味还有浓郁熏香的味道交织在一起,令人闻之呕。

    “娘,怎么办啊?”李氏捂着眼睛哭得伤心绝,她何曾想过这样的结果,善长再不中用再病入膏肓,那也是她的男人,她从来不敢想象自己成为寡妇的样子。

    花氏整个人都迷瞪瞪的了,望着上病得不成人样的独子,直恨不得代他病了。只恨老天爷不开眼,大夫治好了儿子的妻妾,偏偏没治好儿子……

    这是要了她的命了!

    这时,两个穿着一色墨绿色镶边交领长袄额婆子从门外进来,还未说话就皱起了眉头,这味道实在是让人难受得紧!

    好歹想到自己的差事,这才强忍着恶心,冷声道:“时候不早了,趁着这会儿雪小,咱们还是赶紧走。”

    按着规矩,丫鬟婆子们生了大病都要搬出后院,养好了病再进来。就怕传给主子们。留秋纹的哥哥在院子里,已经是例外中的例外,不过如今看来,还是没福气。病得只剩下了一口气。

    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死个人在府上可不晦气,再也拖不得,今儿无论如何也要将人搬出去。二太太已经在外头准备了地方,只等人搬出去就能住了。

    “这会儿……”花氏看了看外头雪粒纷飞、寒风凛冽的样子,打了个寒颤,扯着婆子的袖子哀求道:“老姐姐。我儿子病得厉害,受不得冻,再缓缓吧。您要是不好回主子的话,我亲自去求太太。”

    那婆子立马扯回了袖子,冷笑一声:“你们也别太得寸进尺,这满京城打听打听,哪家的佃户像你们这样蹬鼻子上脸……儿子染了脏病还拖到主子府上来,说出去也不怕人家笑掉大牙。老天爷不保佑。还怪得了谁?要是年节里死在府上,满府上上下下百口子人可不都沾了晦气。”

    另一个婆子袖手接口道:“你以为咱么府上的太太是谁,让你你想见就见。想求就求?说的不好听,你女儿才是个通房,比丫鬟高了一指甲盖儿那么多,太太进门后还一直没得过主子传唤,能有几分面子,能赔这满府人的损失?快别啰嗦了,赶紧随我走,要是明年损了财运、福气,那可都归罪在你们头上!”

    花氏急得直搓手,还要央求。却听得秋纹他爹的一声暴吼:“收拾一下,咱们走。”

    “老头子……”花氏惊的忘记了言语,下意识的听了话去整理东西,走了两步犹自不可置信的将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一向精明能干,凡事都留条后路的老头子,居然难得的一副一往无前的架势。对着前来的婆子竖起了眉毛。

    两个婆子对视了一眼,笑道:“这样便好,你们且赶紧着。”

    这屋子臭气熏天,谁也不耐烦多待。

    秋纹也提了个小包袱来送行,伏在已经昏迷过去的善长被上大哭一场,直到婆子催了,这才放下包袱里的一新衣,一双新鞋,哀哀哭着离去了。

    两个婆子都是能干的,不到半就安顿好了秋纹一家,回来和雨竹回话。

    本也只是小事,雨竹就没有多问,给了赏钱就打发她们下去了。

    很快到了月底,季氏便团团忙碌了起来,家里的事一大堆,管事的妈妈和丫鬟婆子们更是忙得不行,扫尘、擦洗、贴桃符、从库房取年里的摆设……

    唯一的好处就是因为孝期,所以年节时的宗祠祭祖规模小了很多,早早通知了旁支不用来国公府,倒是给季氏减了不少压力。

    这天晚上,雨竹正在给晞哥儿的小袄儿做最后的修饰整理,华箬肃着个脸进来了。

    “太太,曦居那边来人了,太夫人叫你过去。”

    雨竹一怔,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会儿?可有说是什么事?”

    华箬迷惑的摇了摇头:“只来了一个小丫鬟,什么也不懂。”

    雨竹就换了衣裳,带着丫鬟去了曦居。

    还是新入住的院子,处处都是修缮过的痕迹。廊下明亮的灯光下,新粉的墙面和新布置的松树小盆栽相映成趣,整个院子都透着一股勃勃生机,果不愧她曦居的名字。

    “给二太太上茶。”刚进门,诸邑公主就笑着吩咐丫鬟。

    笑着接过茶杯,放在桌上,雨竹迎上诸邑公主的目光,道:“您这会儿喊我来可是有事?”雨竹懒得再与她虚与委蛇——马上程巽勋就要回来了,晞哥儿也要醒了,好好的一家三口时光可不要被她破坏。

    话音刚落,外头小丫鬟的声音传来:“老公爷和二爷来了。”

    “哟,真是不巧,怎么都回来了。”诸邑公主十分惊奇的站了起来,还微微笑着瞥了雨竹一眼。

    雨竹也紧跟着站起了,向着进来的两人微微福

    “行了,都坐下吧。”老公爷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缓缓在上首坐了下来。

    诸邑公主马上端着茶杯递了上前,笑道:“是您喝的大红袍,今年的新茶……喝些茶好去乏。”

    老公爷神色微缓,含笑接了过来,轻轻呷了口茶,氤氲的茶香水气蒸腾。他眉间的疲色就淡了许多,“这是怎么了,这么晚还在说话?”

    诸邑公主掩嘴轻笑:“只是小事罢了……不过妾想着,以后都是一家人。有些话便不想藏着掖着,就烦了二太太跑一趟。”

    “哦?”老公爷放下茶杯,看了雨竹一眼,又转向了诸邑公主。

    雨竹双手自然交叠,垂于小腹处,一派低眉顺眼。

    诸邑公主笑道:“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只是我们女人家的悄悄话。没想到倒是惊动了你们爷们。”

    随着她的动作,发间一支纤长的缠丝点翠步摇轻轻颤动,明翠的波觳漾,“记得前些子,二房里一个叫秋纹的通房丫鬟家人来了,一家子老老小小在我跟前又哭又跪的,就想为宝贝独子求医看病,我心软就留了她们下来。因为不方便插手二房的事。就由着二太太领回了院子。”

    顿了顿,又道:“不久前还听得二房请了好几位大夫,我心里高兴得很。还以为自己也算间接救人一命,虽不如姐姐慈悲心肠,好歹也靠近了一步。”

    诸邑公主拿帕子点了点眼角,眼圈微红,“哪知道最后人没救回来,还因为年关将近给送走了……我听了心里不好受,想着安置的地方偏僻,也没有好大夫愿意去看诊,索就又派了个大夫去看看,年前也算给全家积德行善。可谁知竟然听说了……”

    雨竹霍然抬头,看着诸邑公主的眼波迟疑闪烁着扫到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倏地止住了话头。

    老公爷听了半天,半清不楚的,忍不住追问道:“然后呢?”

    程巽勋墨眉皱起,看了雨竹一眼。

    “谁知道那大夫居然回来跟妾说。秋纹的哥哥已经许久未有得到救治了!还说若是好好照料医治,病决计不会拖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诸邑公主很是痛心的看了雨竹一眼:“……这又是何苦。”

    何苦什么?

    不就是,自己是嫡妻,秋纹只是一个小小的通房丫鬟,无妊无娠,根本对自己构不成丁点威胁,又何苦用这般狠毒的手段对付她哥哥。

    雨竹歪头想了想,程巽勋当初是让自己照看的,要是真的因为善长病重不治,那自然跟自己没有一点儿关系。不过若是因为没有得到医治而病重甚至死亡,那就有些麻烦了……

    再说这个时候叫自己过来也是有用意的吧,偏巧凑了老公爷和程巽勋回来的时候,摆明了要让自己受个教训。

    “许久未有得到医治?”程巽勋有些疑惑的重复一遍,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雨竹不至于这般小心眼,她平常连对秋纹都是色色周全妥帖,更别提是苛待她哥哥了!

    他抬眼看了诸邑公主一眼,缓缓垂眸,掩住眼底淡淡的厌恶。

    “怎么会这样?”雨竹紧跟着接了一句,声音不仅更大更亮,而且中气十足、怒气冲冲:“是哪个去照顾的?快去找来,看我不打她板子。”

    “……莫动气,自然是丫鬟的错。”诸邑公主笑着啜了口茶,看的是老公爷,话却是对雨竹说的。

    老公爷有些尴尬的低了头……二媳妇处置一个通房丫鬟,有什么了不得的,巴巴闹出来这不是添事么?于是干脆赶人:“时候也不早了,老二和老二家的就先回去吧,查清楚了再来说一声。”

    “是。”

    程巽勋和雨竹答应着站起,躬行礼。

    老公爷倦极,马上就往净房去了。

    雨竹走到了门口,忽的转过头,朝着诸邑公主绽开了一抹秾丽艳寰的笑容,嘴角轻勾,又带上了几分俏丽顽皮,似乎在说“你等着”。

    诸邑公主正低头喝茶,并没有看到,而边伺候的于妈妈却看得清清楚楚,当即就有些晕眩,心砰砰剧烈跳动起来。

    对二太太动手,是不是错了啊……还有,她们的计划能成功么?

    匆匆回了青葙院,不等程巽勋说话,雨竹就召了当初负责善长住的小院子的婆子进来问话。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问出些什么,因为秋纹是通房丫鬟,本能有个小丫鬟伺候着做做粗活,已经算是恩典,更别说是派丫鬟去照顾她哥哥了!

    国公府里的丫鬟过得大多如副小姐,不说是心比天高,起码也自有一股子气劲在里头,即便是被派了过去,伺候也不会周到尽心,还不如亲人的照看。

    她万万没有想到煎好送去的药居然没被用到秋纹的哥哥上……既然这般不当心,为何还要大老远冒着被主子责罚的风险跑到国公府来?

    这家人究竟是怎么想的,雨竹左思右想还是一头雾水。

    来回话的婆子圆圆壮壮,头发在脑后梳的油光水滑,与李氏颇有几分相似,见了雨竹和程巽勋,忙不迭跪下。

    待听得雨竹问话,她急了,忙道:“奴婢实在是不知……因是太太吩咐,所以住了大半月,并不敢有丝毫怠慢。”

    “平常在前照看的有几人?”

    一旁沉默不语的程巽勋忽的开口。

    婆子唬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忙恭声回道:“只有荷花一人。”

    她忍不住忿忿道:“那病就是臭,屋里屋外都燃着最浓的熏香,这样都冲不走那股子味道,旁人避之不及,只有荷花被主婆着进屋去换药喂药。”

    “荷花……可是那善长的妾?”雨竹记得阮妈妈提起过,秋纹的哥哥是有一妻一妾的,妻子不乐意进去,那倒霉的应该就是妾了。

    “正是,刚纳还没多久。”婆子忙回道:“也给染了病,不过好在病症尚轻,和李氏一道都给治好了。”

    雨竹奇道:“为何他亲娘不照看着,不是说只有一儿么,怎么舍得交给一个年轻妾室照看?”

    再臭再麻烦,妻子可以退避,母亲怎么会躲开呢?

    婆子摇头表示不知。

    “二爷?”

    雨竹转头看向沉着脸坐在炕上的程巽勋。

    程巽勋略一沉吟,冷声道:“要查清楚……先把那荷花带进来。”顿了顿,又吩咐:“华箬,你去唤秋纹。我倒要看看,是谁将这事传到公主那儿去的。”

    华箬忙答应着屈膝行礼,退了下去。不多时,小丫鬟打起帘子,满脸泪痕的秋纹就跌跌撞撞进了正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