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丑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程巽勋则笑道:“没见着,就在慈宁宫外谢了恩,想着没带娘进宫去,我抱着孩子,万一要喂、换尿布什么的都为难,在宫里一点儿也没敢耽搁。”

    雨竹则是暗笑,说的这么轻描淡写,其实心里肯定不会比她少着急,不然也不会一能接儿子回来就急匆匆的往宫里去,连喊她起的功夫都等不得。

    懒得揭穿他,雨竹笑容灿烂,“早早他爹,吃饭吧。”

    程巽勋眉头一挑,“早早?”

    雨竹坐在桌前,看着阮妈妈新近琢磨出来的糕点,随口道:“叫着玩的,晞哥儿是早上生的,起个小名儿在屋里叫叫。”

    程巽勋不可置否,接过雨竹亲手递来的粥碗,忽的勾起嘴角,戏谑道:“等以后晞哥儿能够上桌吃饭了,你这个做娘的还会不会把枣泥山药糕泡在香菇鸡丝粥里给他吃?”

    新婚第一,她惊慌之下出的糗,这人到现在都记得……

    雨竹眼一眨,脸不红心不跳道:“谁那么笨啊,怎么把那两样放一起吃,明明一个是甜的一个是咸的,啧啧,那味儿一定古怪的紧。”

    程巽勋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色泽极黑的眸子宛如凝未凝的黑亮浓墨,瞳仁因为这一睨似乎都潋滟起来。

    雨竹莫名其聊就有些不好意思,掩饰似地捧了碗喝粥。

    一眼瞧见雨竹微微泛粉的耳根,程巽勋才不再逗她,两人静静吃饭。

    银链不知道怎么形容心中的感觉,明明二爷和太太此刻什么话都没有,眼神都没接触一下,可两人之间却像是缠绕着蜜糖,连屋里都是甜丝丝的气息,不是阮妈妈新做的蜂蜜莲蓉糕的甜香,也不是山茶的花香。静静谧谧,轻轻软软的,让她们这些伺候的人都感觉舒适的紧,嘴角总是忍不住向上翘起。

    待得送走了程巽勋。华箬才进来禀报:“太太,蔡保康家的求见。”

    雨竹放下茶盏,叫华箬领人进来。

    燕还是一副能干媳妇子的爽利模样,见了雨竹忙笑着低头请安,“太太安好,再给二少爷带个好,奴婢不能亲自去给小主子磕头了。”

    雨竹当即笑了出声:“那个小家伙牙还没长一颗。懂什么东西,你尽捡好听的说。”

    又让华箬给她搬了个绣墩坐下。

    蔡保康家的再三谢过之后才坐了半边,说起了来意:“……有一事等着太太示下。”

    雨竹早猜到了她定是有事才来的,闻言便笑着问何事。

    “刚才门房上报了,那秋纹姑娘那一家子都来了,说是要求太太救命。”蔡保康家的皱了眉头,一脸厌恶,“臭烘烘的要人命。奴婢怕他们拦着二爷的路,便先稳住了人,来求太太定夺。”

    “是来给秋纹的哥哥求医的么?”雨竹奇道。

    “可不是。听小三子说,隔着轿子都能闻到臭味,里头肯定也是个不人不鬼的样子,怕是想着与其在庄子上等死,还不如来碰碰运气。”

    蔡保康家的压低了声音,“要不要把人赶回去,庄户没主子许可,不得随意出门,他们此番来国公府肯定没得谁许,仅凭这一条就可不用留。再说了。还是那样的脏病,没的脏了国公府的门。”

    偷跑出来的,这秋纹一家胆子倒是凭大,当真不怕责罚?还是秋纹哥哥的病况确实是很严重,拖不得了?

    “太太,秋纹姑娘一家都给接进府了!”一个碧衣小丫鬟从外头撩了帘子进来。又气又急。

    “什么?!”蔡保康家的惊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太太不开口,这满府上下谁敢把几个连亲戚都算不得的人放进来。

    雨竹有些无语了,这人是谁已经呼之出了,除了诸邑公主还有谁?

    “太夫人说,人都大老远的来了,关外面惹人笑话,有什么话进来了来说。”小丫鬟福道。

    蔡保康家的前脚才走,诸邑公主边的丫鬟就来了,弄得她们手忙脚乱,只得让她赶紧跑来报信。

    速度倒是不赖,这么快就听到消息派了人去……

    雨竹笑着站起,“我们看看去,好歹也是我们二房的事。”

    华箬忙寻了件翠纹织锦羽缎斗篷给雨竹披上,扶着她去了曦居。

    “二太太来的正好。”诸邑公主正坐在炕上喝茶,一派悠闲镇定,几不见,她眉间的微郁已经不见了踪影,妆容精致,绮绣丹裳,蹑蹈丝扉,整个人像是获得新生一般鲜润。

    “刚才听于妈妈说,咱们二少爷刚刚从宫中回来了,可是真的?”不等雨竹回答,她就自顾自的笑着说了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又长大了些,一定更加漂亮了吧,脖子能抬起来了么?”

    雨竹淡淡一笑,轻巧道:“晞哥儿睡着了。”顿了顿,她笑着睨了诸邑公主一眼:“听说您帮着我招待了秋纹的家人。”

    “嗳,你别嫌我多管闲事。”诸邑公主笑道:“几个这么大的人站在门口,实在是难看,于国公府的名声也不好,就先帮你接进来,若是治好了秋纹的哥哥也算是功德一件。”

    “……要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姐姐吃斋念佛,我虽不才,也要学着些才是。”

    她嘴里的姐姐指的是谢氏,似乎是对自己继室的份适应的很好。

    雨竹却听得恶心不已,心里冷笑,宋姨娘的尸还未寒呢。

    原先本来只是躺在上下不了,老公爷也不闻不问,一直是谢氏派人拿着贵重的药材滋补着,倒是一直安安稳稳的,诸邑公主不久前命人断了那些药,宋姨娘很快就没了,因在谢氏孝期中,不过是草草下葬了事。

    “对了,把人带进来吧。”诸邑公主吩咐着,转而又和雨竹笑道:“你也见见,那秋纹虽只是个通房,但又不是个普通的,毕竟与二爷有从小到大的分。后想必也是要抬姨娘的……这般看,她老子娘也不是过分卑,能见一见。”

    片刻,就有高高矮矮一堆人拉拉扯扯进来了。最前面的两个年纪大些的应该就是秋纹的老子娘,后面的一个丰腴妇人该是秋纹的嫂子,剩下大大小小的应该是儿女了,嗯,生的不少。

    至于秋纹的哥哥善长,这会儿应该是没法子见人的。

    “给太夫人请安,给二太太请安。”

    稀稀拉拉跪了一地。

    “起来吧。”诸邑公主笑着摆手。然后看向雨竹。

    “去将秋纹姑娘请来。”雨竹心里雪亮,不等她开口便吩咐道。

    很快,满脸惶急的秋纹也被带了进来。

    顾不得和回应她爹使的眼色,秋纹就急急看向了雨竹:“太太,不是奴婢,奴婢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雨竹假装没看见诸邑公主玩味的神色,直接道:“是你哥哥病了,求到了府上。”

    这种小事实在是不痛不痒。虽然有些丢面子……但是,面子值几个钱?

    完了完了,自从相信程巽勋的心思后。她是不是变得有些有恃无恐了……

    领着人出了曦居,雨竹直接甩手不管,将那几个麻烦丢给了秋纹,自己回了青葙院——晞哥儿该醒了吧。

    恭敬地送走了雨竹,秋纹顿时皱起了眉头,气道:“爹,你们怎么来了!?”

    这般贸贸然的离开庄子来国公府,亏得太太没有怪罪,不然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这丫头,怎么和你爹说话呢!”花氏正贪看府中的摆设和华美雕饰。冷不丁得了女儿一句训斥,顿时不高兴了。

    秋纹的嫂子生的有些圆壮,子泼辣,仗着娘家有些家底,在婆家都是威风抖擞的,这会儿却知礼和气。满面笑容,扶着花氏直劝:“娘,快别气,姑不是那个意思……咱们过来也没说一声,她这是吃了一惊呢。好容易来了,咱们好好说话。”

    她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清楚得很,她们一家在庄子上一直被人戳脊梁骨,子本来就难过,这次一狠心偷偷出来了,就更加没有了后退路。一定要好好表现,看能不能求太太开了恩典,一家人能在国公府谋个差事,安顿下来……

    往后大丫头进内院做个丫鬟,大小子送去账房打下手,再慢慢提携弟弟妹妹……一家人就熬出来了。

    瞥了站的稍远的一个穿杏色薄袄的白肤女子,从鼻子里尖刻的哼了一声。

    秋纹的爹也是一脸不豫,不过还指着女儿过子,不好随意斥责,只端着架子动了动肩膀,慢声道:“大妮儿啊,你富贵了,也不能让爹娘这么大年纪在庄中受穷不是。往我们老两口还做得动,也不给你添麻烦,可你哥哥出了这桩子事, 眼瞅着越来越严重,总不好眼看着他这么没了吧,你可就这么一个哥哥!”

    秋纹脸色白了又青,慢慢涨得通红,哆嗦着嘴唇道:“我富贵,谁说我富贵了……”

    “藏着掖着可不厚道,你在国公府二爷的房里,只要生了一儿半女,立马就是主子了,姑可要加把劲儿。”秋纹的嫂子李氏暧昧的眨了下眼。

    在她看来,生个孩子是件很容易的事,这个姑还是太不中用了些。

    “姑母坏,不给娘饭吃。”扯着李氏衣襟的小女孩也捏着小拳头,冲着秋纹大叫。

    “好,就算是这样,那我现在还不是……不是姨娘,就是个丫鬟,哪儿有能耐安顿你们。”秋纹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要是给二爷知道,还不定会怎么想。

    诸邑公主打发走报信的小丫鬟,笑得娴雅,“这算不算穷山恶水出刁民,真把国公府看成是她们家庄子了。”

    “主子好计策。”于妈妈给诸邑公主捏着肩膀,笑道:“随手为之也能派上用场。”

    不接进来还好,直接赶回去或者罚一顿也都行,毕竟秋纹一家确实不经主子许就离开了庄子,主子怎么责罚都有理;但是接进了国公府,那就说明了主家不怪罪,麻烦随之产生……

    诸邑公主长叹一口气,微微敛了笑意,“我也不是针对她,不过是让她别小瞧我,顺便给她找些事做,省的将国公府上下都看得紧紧地。咱们在这后院里可谓是如履薄冰,什么都靠不着。”

    略顿了顿,她端了炕几上胭脂红山水票口茶盏喝了一口,道:“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我也想通了,往后子长着呢,总要好好筹谋才是。”

    于妈妈眼角微湿,欣慰的直点头,“就是这个理儿,您想通了就好……好子还在后头呢奴婢年纪大了,半辈子的经验就一句话,这子啊总是越过越好的。那人再欺负不着您了,您放心罢。”

    “哼,他这会儿做了汗王,听闻还娶了个年轻的美人,要是再想不开,可就是脑子被驴踢了。”诸邑公主面色微沉,冷哼道。

    “您可真是,这么粗的话……”于妈妈笑着抹泪,复又从草编的暖巢中取了温着的茶壶,给诸邑公主的杯子中添满水,轻声念叨道:“佛祖保佑,那事总算过去了,您也该好好哄着老公爷些,男人啊,忘都大,过个几年什么龃龉都没了,您再想法子要个哥儿来,趁着老公爷还有精力,也能护着些……不提爵位,只为往后您也有个依靠。”

    于妈妈自是一心一意为诸邑公主着想。

    “都这么大年纪了……”诸邑公主笑着将茶盏放在榆木雕花剑腿炕几上,神色中却带上了几分向往,孩子啊,几前还是多么遥远的一件事……

    于妈妈笑道:“您子底子好,以后心又宽了,奴婢再帮您好好调理调理,不愁怀不上。往里听京城的奇闻,有夫人在孙子都会满地跑的时候还怀上了。”

    诸邑公主就掩嘴轻笑啐道:“那种老妖怪就莫要拿出来说了……你待会儿去库房取些东西,备个礼品单子,明咱们去纪家一趟。”

    “是。”于妈妈答应着,想了想又问道。“是厚的还是薄的?”

    “不薄不厚的。”诸邑公主心很好,声音里还带了点点俏皮,“想着既然出宫了,得空也去拜访下,好歹也帮了我一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