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回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可有摔着了?”

    姚妈妈和华箬赶紧上前扶着雨竹起,一边仔细看着她的脸色,生怕摔出个好歹来。

    雨竹被搀扶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虽然看着有些狼狈,但所幸衣裳穿得厚,除了心跳得快了些,倒也没其他不适,遂示意姚妈妈放心。

    眼睛扫到摔倒后从自己上滚到一旁的红衣小姑娘,只见那孩子八岁左右的模样,瘦伶伶的一小只但是却很精神,早早就从地上蹦了起来,此刻眼睛正骨碌碌转着打量这边。

    领路的丫鬟看清发什么了什么后,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一个劲儿的赔罪,“奴婢该死,没注意秋千小姐过来,让二夫人受惊了。”

    雨竹由华箬帮着整理好衣裳、发髻,问道:“这孩子是谁?”

    丫鬟赔笑道:“是我家姑爷的义妹,秋千小姐。”

    “贵府的小姐规矩当真是不错。”季氏似笑非笑看了秋千一眼,什么小姐,不过是个捡回来的小乞丐罢了。

    那个眼神落在秋千眼中却刺得她一哆嗦,丢下一句:“凶什么啊,我叫浩然哥哥赔银子给你的。”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雨竹摸摸鼻子,“赔银子?”

    这算不算是被鄙视了。

    领路丫鬟苦笑一下,低声道:“您别和她计较,小孩子过了两天好子,就有些不懂天高地厚。”言语间竟然很是厌恶的样子。

    余光看到秋千离开的方向,又是一惊。

    “行了,还有几步路我们自己走,你先追去看看吧,别闹出什么事出来。”雨竹注意到她的焦急的神色,适时出声道。

    丫鬟忙感激地福了福,提起裙子就追了过去。

    季氏看着那丫鬟远去的背影,很是无语,“这镇北将军府也未免太松散了些。规矩都到哪儿去了,这么个一点规矩没有、满府乱跑的小乞丐也能给收养,说出去没的笑掉人的大牙。”

    她出生名门,更兼管着偌大国公府。自是看不惯这样的形。

    “谁知道呢。”雨竹含糊着,和季氏上了国公府的马车,马车缓缓动了起来,刚走了几步,耳边就听得几声急促的脚步声。

    姚妈妈探头看看,回与雨竹道:“是冯老将军的孙女婿,急匆匆的样子。像是刚从外头赶回来。”

    华箬是四个大丫鬟中唯一与雨竹去过青州的,闻言也动了火气,忿忿道:“忘恩负义的家伙,这可不是报应。攀上了高枝就不管不顾了……老将军吐血,夫人病重,他竟然还不在府中侍奉,实在是忒无耻了些。”

    “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雨竹揉了揉后腰,有些隐隐的酸痛。无奈道:“个人有个人的活法,我们这些旁人就莫多言了……只希望冯老将军能够撑过去罢了。”

    回到青葙院的时候,程巽勋正在擦剑。见雨竹回来,手下动作飞快,电光火石之间,剑已入鞘。

    切,稀罕!

    雨竹瘪瘪嘴,假装没看见。

    “这么快就回来了?”收好了剑,程巽勋笑着站起来:“冯夫人子怎样?”

    想起那个苍白安静的女人,雨竹眸色黯然,“不大好……对了,老将军今儿还吐血了。忙乱了好一阵。”

    闻言,程巽勋笑意也慢慢敛了起来。

    “将军府冷清得很,那么大的地方,不说是主子了,连下人都不多。还有那吕浩然是怎么回事,皇上提拔他了?”雨竹向来想去。还只有这个原因,不然他又不傻,怎么还会在老将军病重的况下出门。

    “……被皇上叫到御书房长谈了一次,出来就成了御前行走。”程巽勋将手中福翁木雕放在一边的黄花梨弯腿炕几上,神色莫测:“这消息传开后,想必镇北将军府便不会再冷清了。”

    御前行走品级不高,但是却没有人敢小瞧,原因无它,任命的多为皇上宠臣,且经常行走于御前,万事方便,自是没人敢怠慢轻忽。

    有了好缺,一飞冲天,跳过许多常人必须熬的资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早园从茶水房端来刚沏好的茶,又静静退了出去。

    “今年过节大哥回来不,听说蒙古人已经退了,回来过年也好啊。”雨竹端了茶,和程巽勋闲聊。

    “要看皇上的意思,按理是回不来了。”程巽勋笑笑。

    那格尔察虽然打了旭烈兀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往中原撤退的时候被旭烈兀手下亲兵追到,几乎被活捉,好容易部下拼死护着他突围,前些子刚被皇上封了个安乐侯,本来还嫌弃赏赐的金银太少,但是看到后院里准备的美貌歌之后,什么牢都没了。

    整泡在女人和美酒堆里里,喝醉了就用大声叫骂、唱歌。陪同的官员找了懂蒙古话的人过来,才知道是在骂他大哥旭烈兀。

    断断续续之下,费了好几,他们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格尔察被夺走的妻子杏眼雪肤,乃是他在各部搜罗了很久才找到的美人,甚至与诸邑公主有五分相像,只不过更为青俏,他一时兴奋,忍不住让画师描了画像送给旭烈兀炫耀。

    要知道,当初旭烈兀受汗王之命,娶了和亲的美公主,可叫他羡慕了许久,当时就立誓,虽然帐下勇士比不上兄长,汗位也没甚想头,但是娶妻一定要娶一个绝色,比嫂子还要好看。

    没成想这就惹了祸事,旭烈兀竟然在看到画像之后就命人强抢,根本不管他已经下聘,直接让他落得个人财两空!

    程巽勋把玩着雨竹嫩生生的手指,黑眸微眯,清冷的光泽四散流转。

    当时皇上听得禀报,脸色很是难看呢,想来也联想到了什么……比如说,格尔察叛乱消息传来那,太后急召诸邑公主入宫;比如说,当时枝枝叶叶的细节……

    左等右等终于到了月底。

    昨天晚上雨竹就兴奋地辗转难眠,恨不得眼一眨就到了白天,折腾到了很晚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华箬,华箬,快,快来。”

    雨竹急得不行,直接撩开被子就要下,心里将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让你昨天晚上不早点睡觉,这么重要的子居然睡过头了!

    “华……”心急火燎之下,见一个人都没进来,忍不住扬高了声音,却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恍惚听到了什么声音。

    心中翻腾起喜悦的浪花,忍不住屏息细听。

    却像是跟她捉迷藏般,安安静静,只有风吹动灯笼的声音间或传来。

    雨竹懊丧的锤了捶,赶紧拿起头的衣裳穿。

    “啊啊——”

    熟悉的稚嫩叫声忽然清晰入耳,雨竹惊喜的抬起头来。

    只见程巽勋长立在门口,正含笑望着她,怀中抱着个大红色的小襁褓,里头白嫩嫩的小娃娃还在依依呀呀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

    “晞哥儿……”

    雨竹大喜之下,差点从上滚下去,接着就慌慌张张找鞋子穿。

    程巽勋忙抱着孩子快步走到前:“怎么还是毛手毛脚的,孩子已经回来了,你放心,都是好好的。”

    从男人手中小心翼翼接过襁褓,抱到怀里细看,晞哥儿比去时又稍稍长开了一点,乌黑细软的头发覆在上额上,衬得一张小脸越发白净,粉嫩的小嘴也渐渐有了颜色,很美丽的粉色。

    看着雨竹,很快露出一个傻兮兮的无齿笑容。

    “哎呀,都长这么大了。”雨竹也跟着笑,眼睛却怎么也看不够,喃喃道。

    程巽勋忍不住笑出了声,说的像是好几年没见的样子。

    一大早就颠啊颠啊的被抱出了宫,回来又被逗着玩了一会儿,晞哥儿很快就打起了呵欠。雨竹没舍得叫娘进来,直接解了襁褓,将孩子放在自己枕头上,弯腰轻轻哄他睡觉。

    “晞儿要睡了!”程巽勋双手撑在炕上,把妻子和儿子都圈在怀里,贴在雨竹耳边轻轻道。

    雨竹恶狠狠掩住他的嘴,另一只手则捏了拳头让他不准说话。

    片刻又如触电般的收回了手,掌心中的濡湿让她双颊不可避免的染上红霞。

    程巽勋心大好,见雨竹衣裳已经穿了大半,便将她打横抱起,放到一边的美人榻上。

    “你……你做什么。”雨竹扯着衣襟,完全呆住了,大早上的这人又发什么疯?

    “到这里穿剩下的。”程巽勋一本正经地指了指拔步,“孩子睡着了,莫吵着他。”边细细欣赏怀中女人颊上粉润如芙蓉花瓣的红晕。

    雨竹嘀咕了两句表示怀疑,然后穿好剩下的衣裳,回轻轻亲了亲儿子粉扑扑的小脸,又将上的幔帐放下。

    待唤了娘和丫鬟进来照应后,才蹑手蹑脚扯着程巽勋出了内室。

    “那小子睡着了,在他耳边说话都吵不醒,何必要这般小心。”

    丫鬟们来来往往往桌上摆着粥盆和点心碟子,很快尚有些清冷的屋中就蒸腾起暖烘烘的白雾和人的香气。

    墙角一盆山茶花刚刚绽放,大大小小的花朵、花苞缀满枝头,花繁似锦,深夺晓霞,生机勃勃。

    程巽勋本就愉悦的心又好了几分。

    雨竹没理他,只紧着问出心里憋得最难受的问题:“今儿去宫里,太后可有说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