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迷信要不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想到上次陈三说的话,雨竹越来越不放心,就让老崔头了车,往谭家去了。

    谭家位于高官聚居的沈阁老胡同,与勋贵们住的地方还是有些远,雨竹大约在马车里颠了一个时辰才到。华箬帮雨竹整理好妆容和衣角,才扶着雨竹下车。

    谭家早得了信,马车一在垂花门前停下,便有丫鬟上前行礼,领着人一路往谭家老太太院子里去了。

    谭家老太太是个极瘦的老人,青缎的盘锦镶花褙子穿在她的上都像是在晃,不过气色倒还好,笑起来很是可亲,有些老小孩的感觉。

    见礼后落座,雨竹就抢先表达了冒昧来访的歉意:“……我说风就是雨的,您可别怪罪。”

    “呵呵,你们年轻人多走动走动才好,感深厚些,以后也有个什么事也好说道说道……你大老远的跑来看如清,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谭老太太催着丫鬟上茶,笑着表示不介意。

    接着老太太又问起了祖母史氏的病,“听说病了,连你哥儿的满月礼都没能去成,现在怎么样了?”

    雨竹笑着回答:“劳您担心了,只是白里午睡时丫鬟大意,支窗只关了中间的,左右的两扇没关……老人家子弱,起就有些声重头晕,请了太医去看,开了药,现下已经好多了。”

    “是呢,我也是这样。”谭老太太摇晃着头,叹气道:“不服老就是不行,不说着凉了,就是晚睡一会儿,第二早间起来也浑不得劲儿。”

    雨竹笑得很甜,只差没捧着自己腮帮子卖萌了:“我祖母经常看的一个太医姓王,调理体虚很有一,好像还有一种祖传的药丸,祖母吃了一阵子。现在也没以前那样容易疲倦了。”

    不得不说,雨竹的样貌和子很有长辈缘,这么一来二去的,等谭大夫人进来的时候。就惊讶地发现,婆婆已经对雨竹亲的不行了。

    见谭大夫人进来,雨竹忙又站起来见礼。

    重又各自落座后,谭家大夫人可能有事要说,老太太就喊了个小丫鬟,吩咐道:“送程二夫人去大院子。”

    雨竹就笑着福了福,转跟着小丫鬟走了。在快要出门的时候还听到谭大夫人的声音:“涵姐儿的及笄礼是……”

    雨竹微微一笑,这种才是正经的人丁繁茂的大家族,一年到头都是各式各样的事务。

    不过,当家主母做起来应该很爽,处理事务的时候,下头站了满满一屋的管事妈妈,人多了气势就出来了……

    边走边满脑子胡思乱想,过一道漆门的时候。小丫鬟提醒脚下,雨竹才醒过神来。

    一入漆门就细细打量着潭府景致,回廊曲柱。围着两三簇七孔八窍的峻峭太湖石,嶙峋古怪。四周佳木扶疏,丹楹刻桷,拐角处栽着几丛翠竹,不知哪里的花开了,甜香丝丝,弥漫中庭。

    虽不大,却是一步一景,别有一番趣味。

    又进了一个圆月亮门,终于到了如清住的院子。

    小丫鬟笑着福了一福就走了。雨竹便带着华箬进了院门。

    刚走到正屋的屋檐下,如清撩帘而出,和雨竹碰了个正着。

    如清受了一些,见了雨竹就笑道:“正准备去迎迎你,倒是晚了一步。”

    “不晚不晚,刚刚好。”雨竹携了她的手进屋去。有些心疼她的瘦削,“早了还要多走路,何苦来哉。”

    进了屋,只见正面炕上设着一张炕桌,上面摆着一青花缠枝莲纹的茶具,靠西设着半旧的大红色金线引枕。炕边设有三张椅子,上面同样是半旧的银纹绣百蝶椅袱,墙边还有个四折乌梨木雕花绣缎屏风。

    如清笑着吩咐伺候的丫鬟去把孩子抱出来,然后和雨竹道:“这还是你第一次见吧……源哥儿比你家晞哥儿大了快半年了。”

    片刻就有一个年轻的妇人抱着孩子进来了,雨竹还恍惚记得她是如清边那个活泼泼的贴丫鬟,叫做风铃的,看样子已经嫁人做了管事妈妈了。

    抱着沉甸甸、胖墩墩的源哥儿,雨竹逗弄了会儿便有些吃不消了,胳膊酸。

    如清笑着接过孩子,怜的在他颊上亲了亲。

    “……如清姐姐,你生产的时候顺利不顺利,还是产后没调理好,怎么瘦了这么多。”雨竹还记得刚才握着她的手,细瘦瘦的,指尖还明显的发凉。

    “源哥儿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不闹腾,出生那会儿也没怎么折腾我。”如清轻轻拍着怀中男孩儿的背,苦笑道:“是我自己不当心。”

    “到底怎么了!”

    在雨竹的询问下,如清总算是吐露了实

    “源哥儿刚生下来时候,见是个男孩儿,婆婆和公公都很高兴,也算是长房的长孙了。我那会儿累极了,确定孩子是好的就睡了过去。”

    “可是等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事不对了,婆婆竟然要把我的源哥儿送到送到西跨院去,让几个老妈妈养……”

    说道这儿,如清已经是痛哭失声,声音断续哽咽,“……这不是……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当时她疲累的要命,子就像是被马车碾过一样的痛,还没好好看看儿子长什么模样,居然就听到婆婆派来的大丫鬟冷冰冰的那些言语,她顿时就感到天塌地陷了。

    雨竹握紧了拳头,怒道:“为什么?源哥儿是她亲孙子呀,再说上面还有老太太呢,她怎好就这么草率要把长孙送开?”

    简直是匪夷所思,难道又是个后妈?

    不对啊,当初白氏打听得清清楚楚,谭家大少爷是谭大夫人的独子,宝贝着呢。

    如清又滚下两颗泪珠来,顺着她憔悴的脸颊流下,滴了一滴在源哥儿宽宽的额头上:“你是不知道,我那婆婆看着知书达理的,却最信一个姓章的道婆,说是当初相公考中庶吉士就是她算出来的……”

    抬起头,目光中已隐隐带着愤恨:“那个黑了心肠的恶婆子,得了源哥儿的生辰八字,最后居然算出孩子是个天煞孤星命,刑克长辈!”

    雨竹给吓了一跳,虽说她没研究过命理,但是小时候在林远之书房中翻书看,也略知一二。这种说法实在是太有名,也太恶毒了!

    天煞孤星命,家业妻子不保,婚姻难就,晚年孤苦伶仃,刑妻克子,丧夫再嫁。年轻男女遇之,婚姻难就,刑亲克友,六亲无缘,兄弟少力。

    “你婆婆也就信了?”雨竹简直是无语了,那边是一个不知道那里出来的道婆,这边是自己的亲孙子,这谭大夫人竟然就选择了道婆!

    如清想到当时的景心中还酸涩的不行,抬手抹了脸上的泪水,又拿了帕子给源哥儿擦脸,“她就信了……”

    “我死活不让她 动孩子,相公也去劝……最后还闹到了老太太那儿,总算由老太太出面,做主把那个章道婆赶走了。”如清脸上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可是从那以后婆婆就怎么看我都不顺眼,处处挑毛病,还一个劲儿的往房里塞人。相公不去还给叫去训了一顿……”

    雨竹心生怜悯,握着如清的一只手轻拍,低低问道:“……去的多吗?”

    如清面色这才好了一些,“只是应付而已……他也知道那道婆不好,只是劝说婆婆不成,夹在中间也是为难。”

    “他怎么劝的你知道么?”

    “怎么劝?”如清疑惑的又重复了一遍,才道:“不就是说章道婆算错了,源哥儿天庭饱满,不可能是那种命格。”

    咳咳,雨竹死命忍住了骂人的冲动,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虽然谭大少爷向着的是老婆,但是连母亲和媳妇的关系都搞不掂的男人,她还真心看不起。

    这世道,确实一顶不孝的帽子可以压死许多人,和母亲起冲突是一种极其不明智的行为。

    但是可以想别的办法啊!便是没有证据也要创造证据出来。

    “如清姐姐,你且宽心些,想想你子垮了谁来看顾孩子。”雨竹劝道。如清心思太细腻,有些事总是喜欢在心里反复琢磨,此次肯定也吃了这亏——被谭大夫人这么一气,悲愤之下,肯定哭了许多眼泪,还很长时间都郁郁寡欢。

    提到这个,如清眼泪又落了下来,“我连我娘都没说,上次满月礼她来看我,问我怎么瘦了,是不是受了委屈……”

    “哎哎哎,别哭啊,你看源哥儿看着呢,要笑话你这个当娘的了。”雨竹忙递上帕子,打趣道。

    见如清笑了一下然后略止了泪,她这才接着道:“有没有拿源哥儿的生辰八字去找些有名的道长或者是主持算算?”额,她怎么觉得把那两个称呼放在一起很奇怪呢。

    “怎么没算过。”如清恨得直咬牙,道:“可惜被二婶婶坏了事,头一次给她说出了在道观里看见过相公的贴小厮,结果婆婆不仅没信那道长批的八字,以后也不再信旁人了。”

    唉,迷信要不得啊……

    雨竹心里叹气,心疼道:“你就这样挨着被欺负啊。”她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轻轻道:“待我想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