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怒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神魔系统<    告辞回宫后,雨竹总算有了种万事诸定的幸福,每就在家里喂?nbsp;   告辞回宫后,雨竹总算有了种万事诸定的幸福,每就在家里喂喂晞哥儿,逗逗小逊,偶尔也反过来。

    也有些怪消息,首先北方边疆处也不知怎么回事,等程巽功马不停蹄赶到那儿,鼓舞完了士气,又布防完毕,刚要准备迎来血战的时候,原先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抢粮大队却忽的安顺了许多,再也没有主动挑起过事端。

    程巽功不敢大意,派了兵夜警戒,就怕来个什么偷袭。

    要知道蒙古兵最弱的时候是在天,经过了一个漫长寒冷的冬季,他们粮食不够,草不够,因而马匹瘦弱,战斗力不强。最强大的时候却是在秋季,这会儿水草肥美,马匹强壮,又为了能抢到粮食过冬,所以士兵个个斗志旺盛,骑兵来去如风,铁蹄过处,寸草不留。

    程巽功就领着副总兵和参将们在营地四处巡视,加强戒备,还派人找了熟悉地形的老兵,将所有可能的路线都在地图上列出来,逐一研究。

    京中接到消息,一班子老将军研究了半,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最后还是达成了一个结果:肯定有谋!

    但是有什么谋……还待商榷。

    第二个怪事就是诸邑公主了,每固定一次,定扶了于妈妈的手到青葙院来晃一圈。

    一般都是和雨竹扯些家常,可是不知怎么的,雨竹总是能敏感的感觉到她的话题总是有意无意往北边战事上扯。

    像是很关心似地!

    雨竹也没有比她多知道多少,一个是因为程巽勋这些子经常忙得团团转,回来的也晚,而且不怎么愿意谈战事;二来是自己不甚关心,刚做了母亲,自然全副心神都放在孩子上。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一声一啼,晞哥儿的每一个细微的表她都看得津津有味,舍不得眨眼。

    这样一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也就由着她话。

    打听了几天。诸邑公主不知是失望了还是心中有数,渐渐再也不来了。不过她却诡异的没有罢手。又找上了老公爷。

    ……

    “什么,你再说一遍。”雨竹正舀着晞哥儿的小衣裳慢慢地叠着,听到银链的禀报。惊得连衣裳掉了都没有察觉。

    “是。”银链神色也紧张着。绷着声音道:“……老公爷把太夫人关起来了。”

    “怎么回事弄清楚了吗?昨儿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闹成这样了。”雨竹定了定神,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两个人年纪也不小了。不会还和少年夫妻一样在吵闹中增进感吧。

    银链摇了摇头,“没人知道出什么事了。离得最近的鸀芙只见到太夫人去了老公爷的外房,连于妈妈都没有带,进去后就把服侍的人都打发了出去,和老公爷在房里说了一会儿话……隔着老远都听到瓷器摔到地上的声音,然后老公爷就脸色铁青的踹了门出来,张口就说把太夫人送回房,没事不准出来。”

    几乎是软了。

    雨竹皱眉想了一会儿,可是饶是她想象力再怎么丰富,也不知道诸邑公主到底说了什么惹得老公爷如此大怒。

    据她所知,虽然老公爷对诸邑公主没有什么老夫少妻的疼宠怀,但是起码明面上还是很尊重的,加上公主好歹也是个皇家血脉——以老公爷的头脑,即使诸邑公主在他面前说她的一颗心还向着原先的夫婿,甚至要养面首,他都不会恼怒成这样。

    那边季氏也得了消息,忙忙过来问她。

    雨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就让季氏先回去,且当做不知道。晚上等程巽勋回来的时候就赶紧和他说了。

    程巽勋也是一脸惊讶,沉吟了片刻,连衣裳也来不及换就出去了。

    没过多会儿就皱着眉头回来了,困惑道:“父亲不见我。”

    这还是第一次——自从他满了十四岁,老公爷处理一些事就不怎么避讳他了。

    这下可是真的无从得知了……丫鬟端了水进来,雨竹就亲手拧了帕子服侍他擦脸,先问他:“饿不饿?阮妈妈煮了面,给你端些上来吧。”

    程巽勋点点头,舀了衣裳去净房换了,这才一清爽的走了出来。

    黑漆带雕花六角桌上已经摆上了汤面,面条黄亮,白色的鱼汤喷香扑鼻,上头洒了黑沉沉的木耳丝,黄灿灿的蛋皮,白生生的豆芽,里头还卧着两个小巧可的鹌鹑蛋。

    雾气氤氲而上,散发着人的香气。

    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圆碟子,里头是腾腾的八宝山药糕。

    本来不是很饿,闻到这样的香气也有些受不住,程巽勋便坐了下来,舀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面条筋道,汤汁浓郁,咸鲜可口,很快一碗面就去了大半。

    雨竹在旁边坐了,舀了块八宝山药糕慢慢的咬,这叫陪吃——话说,她自从当妈后,越来越觉得老婆这个工作就是“三陪”:陪吃、陪聊还陪睡……

    等到程巽勋将一碗面吃完,抬头正好看到雨竹正在研究手中那块原先是方形,现在已经被她咬成梅花形的八宝山药糕。

    忍不住轻笑一声。

    雨竹这才发现自己的囧样,又见那双与儿子相似之极的黑眸充溢笑意,更觉不好意思,将剩下的糕丢进嘴里,又咕嘟咕嘟灌了半盏茶,这才咽了下去。

    怕又被笑话没有做娘的样子,雨竹便扯开了话题,和他说起了前些时候诸邑公主来找她的事。

    “……我想着没什么紧要的,也不是什么秘密,就说与她听了。”雨竹想想还是有些不安,扯了扯程巽勋的袖子,问他:“会不会是和这有关啊?”

    要真的因为这个出事,那她的罪过就大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别想太多了。”程巽勋笑道:“明等父亲消了气,我再去问问。”

    接着又四下看了看,问起了晞哥儿:“怎么没见孩子?”

    雨竹见他有想再和儿子交流交流感的意思,忙阻止道:“快别,好容易哄着睡下了。今儿白天也不知是怎么的,高兴得很,眼睛一直睁着和丫鬟们玩。”

    “阮妈妈说了,小孩子要多睡才长得快。”她抓了男人健硕的臂膀,嗔道:“不准去扰了他。”

    程巽勋就低低的笑了,脸上现出了久违的愉悦,“就依你。”

    ……

    残月西坠,晓星未沉。内室里,庞大精美的红酸枝木垂花攒海棠花围拔步上,一对男女正交颈而眠。可能是有些了,暗红苏绣织金锦被给撩开了一半,男人的体修长精瘦,膛宽厚,肌紧密结实,均匀的覆了薄薄的一层;女子的小玲珑,蜷缩在男人的怀里睡得香甜,小脸粉粉的,细白盈嫩的手搭在男人精健的腰上,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样的美梦。

    ……

    第二早上雨竹醒来的时候,边又是空的。

    华箬听得动静,掀了帘子进来,笑道:“……二爷早就出门了,让奴婢们不要叫醒您。”

    雨竹点点头,从上爬起来洗漱。

    刚刚换好衣裳,梳洗完毕,阮妈妈就抱着晞哥儿从外头进来了,后头还跟着娘郑氏。

    “二爷未用早饭之前就先去看了晞哥儿,出来时眼里的笑意掩都掩不住,不知道有多喜欢呢。”阮妈妈笑道,低头看到怀里的晞哥儿小嘴叭叭的动,知道他是饿了,便赶紧交给了后的娘。

    小厨房的婆子很快就提了食盒进来,糕点、小菜、粥和馄饨色色摆满了黑漆带雕花六角桌。

    阮妈妈指了一碗道:“……新做的带骨鲍螺,用酪和蔗糖霜和在一起做的,熬、滤、漉、掇……忙乎了半,您看看好不好吃。”

    雨竹看上头溜纹如同螺蛳一般,白白粉粉的,很是人食。舀了一块在嘴里,入口即化,沃肺融心,十分鲜美,不由大赞:“好吃,妈妈手艺又好了许多。”

    晞哥儿瞪着墨玉一般的眸子,眼巴巴的看着,见雨竹只埋着头不理他,又“啊啊”叫了几声。

    雨竹这才从盘子里抬起头,看向娘怀里小小的人儿,笑道:“晞儿也想吃吗?不行哦,等你长了牙再说吧。”

    吃完了早饭,雨竹这下可是真的无所事事了,因为诸邑公主给老公爷关了起来,连早上的请安都不用了,最后只好抱了晞哥儿四处转悠。

    琴丝正在熏香,炉中的炭火只是一点点的火苗,色如液金粟玉,碳上加灰,灰上加隔火,隔火上的香可以爇很长时间,香味虽不浓烈但却清晰宜人,不焦不竭,郁勃饌氳。

    “这是什么香,味儿倒好闻。”雨竹嗅了嗅,脸上带出满意的神色来,天冷了经常关窗,一旦熏香总是容易让空气变得粗重浑浊,所以雨竹从来不,但是这香倒是好,一点儿不熏人。

    “是从库房里翻出来的。”琴丝盖好香炉的盖

    子,笑道:“应该是以前谭家大送的,您一向不熏香,就一直压在箱底,这几,奴婢闻着这屋里有些味儿,便点了熏一会儿。”

    如清啊,雨竹怔了怔,也不知道她怎样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