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诞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虽是午间就发动了,但是距离真的生产还早得很。

    雨竹闭着眼睛躺着,死死盯着百子榴花的檀木顶,心里直想骂人,这样疼一阵歇一阵算什么!她强烈要求来个痛快的,要不是顾忌着屋里还有妈妈和稳婆,她简直想仰头大吼一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但是这生孩子可不是比快,该受的折腾一点儿少不了,她心里便是再想早点儿解脱,还是得老老实实熬着一波一波的阵痛。

    阮妈妈拿帕子给她擦汗,时不时到尾查看一下。

    “您别着急,一切都顺当着呢。”阮妈妈的声音沉稳清晰,在雨竹耳边响起:“……抓紧时间睡一会儿罢,养养精神。”

    雨竹刚忍过一长阵钝钝的,痛的直犯恶心的痛楚,喘了两口粗气,极听话的闭上眼开始数绵羊。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又有一波疼痛潮水般的涌来,雨竹一口细牙咬得紧紧的,努力调整着呼吸。

    外头不知是要下雨了还是怎的,闷的厉害,让人难受的很,产房更是捂得严严实实,一丝儿风也不能透进来。

    轻薄的杭棉亵衣都被汗水濡湿,贴在了上,雨竹难受的伸手抹了把脸——她感觉汗毛、睫毛、头发都湿漉漉、粘腻的紧,还喘不上气来,别提多不舒服了。

    急了就咬枕头,死死不松口——就算阮妈妈不说,她也知道乱叫很耗力气。

    傍晚时刚吃到撑,这会儿又没什么感觉了。

    产房外,程巽勋静静的站着,姿笔,眼睛盯着门,目光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在门外伺候的丫鬟婆子们都低头屏息,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这时候,门开了。姚妈妈掀开帘子走了出来。

    “……二爷?”

    一出来就被程巽勋冰潭似地眼睛锁住,吓得姚妈妈清凌凌打了个寒颤,忙福了福,禀道:“太太要吃东西。奴婢去趟厨房。”

    藏在宽大袖子下紧握的拳头松了松,程巽勋收回目光,平稳着声音:“去吧。”

    姚妈妈忙小跑着往小厨房去了。

    诸邑公主慵懒的窝在黄花梨折枝玉兰花美人榻上,轻轻摇着一把香木真丝绡麋轻罗菱扇,边的楠木弯腿小高几上放着一小缠丝玛瑙碟,盛着切成均等小块的苹果,白生生的果被银签穿透。渗出清亮亮的汁水,流在了碟子上,艳若鲜血。

    “主子,你怎么就回来了,好歹在青葙院多待会儿啊。”于妈妈忍不住唠叨,自家主子嫁进来是有多不受待见她最清楚了,再不主动些,还不得更受冷落啊。

    她劝道:“您好歹收收脾气。起码要……”

    要怎样她却说不上来了,眼下这种况,还真的是左右为难。

    诸邑公主拈起一块苹果放进嘴里。银牙轻咬,甜津津的汁水顿时流了出来,“你也说不出来了吧。”

    她轻轻笑了,咽下嘴里的果,继续道:“能够出宫已经是天大的运气,旁的怎样本就不重要了……被我那样威胁,太后不会罢休的。”

    于妈妈想到外头的忙乱,急声道:“您要是生个哥儿呢?国公府嫡系人丁单薄,您要是能生个孩儿,国公爷一定会疼宠若宝。”

    望着这个从小就被母后安排在自己边的老嬷嬷。一脸为自己着急的样子,诸邑公主眼神柔和了下来,“程家大爷能耐得很,二爷也是有本事的……要是我真的生了孩儿还得了宠,只怕还不等养大就得莫名其妙没了。”

    “……再说了,我这子能不能生还不知道呢。”诸邑公主苦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第一胎掉的那样凶险,以后要怀上就难了。”

    提到第一胎,于妈妈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豺狼一般的男人暴怒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诸邑公主仿佛也想到了,沉默了下来。

    “轰隆——”

    远处黑沉沉的天际传来沉闷的雷声,隆隆震颤着人心。紧接着,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瓦上噼里啪啦直响。

    产房内,雨竹正被阮妈妈和姚妈妈扶着在屋里缓缓走着,这会儿的痛的时候已经长了许多,她只能在短短的间隙被半架半托着走两步,下一轮阵痛袭来的时候就靠在阮妈妈上歇一会儿。

    已经分不出痛的地方在哪里了,痛感一次比一次更紧更烈,雨竹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是艰难的挪动着双腿往前走,满脑子只有一个信念,再跨一步,再往前跨一步……

    乌发瀑布一样披散在肩后、前,几缕被汗水打湿,黏在颊侧,衬得那张脸又小又白,偏还咬唇不吭声,一脸倔强,直看得阮妈妈心疼不已。

    见雨竹真的走不动了,阮妈妈估摸着时候也到了,便扶着雨竹重新到螺钿雕彩漆的上去。

    站得久了,竟然觉得躺下也是件幸福的事,雨竹瞅空还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成半仙了,刚说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这就开始了!

    虽然看不到,但是听这哗啦啦的水声,显然雨势不会小到哪儿去。

    德园中,崔氏刚上完香,从小佛堂里出来,见林远之也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遂出声道:“老爷?”

    林远之这才醒过神来,透过半开的支摘窗,檐下雨水如幕,他捏了捏眉心,问崔氏:“还没消息?”

    崔氏心里也是急慌慌的,闻言摇摇头,强作镇定道:“第一胎没那么快。”

    看了看雨势,又皱眉道:“怎么就下了这么大的雨,晚间本就寒凉,加上潮气,可别着凉了才好……还有刚才雷炸开那么响,竹丫儿怕不怕啊,要是吓着了怎么办……”

    “你就是闲心。”林远之将手里冷掉的茶盏放在椅边的小几上,道:“……三朝礼备好了不曾?”

    崔氏点头道:“早就妥当了,长命锁、虎头鞋都有,就等孩子落地……只盼着孩子乖巧些,莫要折腾她娘太久才好。”

    提到孩子,林远之也高兴起来,肯定道:“肯定是个好孩子。”

    他现下已经有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外孙还一个没有,忍不住叹道:“这做妹妹的都要生了,兰丫头居然还没动静,实在是福薄的很。”

    崔氏笑着不说话,心里冷哼:福气再大,不会惜福也是白搭。

    程巽勋撩开帘子,看着屋外瓢泼的大雨,目光微沉。

    十六年前,也是这样暴雨倾盆的夜晚,大嫂子临盆,母亲和兄长站在产房门外,焦急等着消息。

    当时他才十岁,本来是不被许去的,但他还是装睡骗过丫鬟婆子,然后冒着大雨,偷偷躲在一边……

    接下来……

    一盆一盆的血水就从屋里端了出来,夜渐渐深了,婆子们也越发慌乱起来。

    刚一个炸雷过去,就见到乔妈妈满手是血的从产房里奔出来,白着脸问保太太还是保孩子……

    他们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屋里就传来一声痛到极致,声嘶力竭的凄厉尖叫,他吓了一大跳,差点跳到水坑里,不敢相信那是一向温柔可亲的大嫂子喊出来的。

    再看时,乔妈妈已经跌跌撞撞往产房里跑了……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兄长当时的表……

    现在……他知道那揪心的感觉了。

    杨妈妈揉了揉眼睛,看看屋角的滴漏,劝道:“寅时了,看二太太这儿一时半会儿是生不了了,您回房歇一会儿吧,奴婢在这儿守着。”

    程巽勋微微舒展了一下紧绷到有些酸痛的腰背,摇头道:“不用了,一晚不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定要守在这儿。

    那丫头气得很,嫩生生的像是能掐出水来,能受得住么?

    他记得,当初大嫂生义哥儿的时候,和她一般大,甚至还要胖一些……

    思虑间,屋内柔和的羊角宫灯已经渐渐失去了光彩——天渐渐亮了起来。

    产房里,雨竹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被撕开揉碎了,长长的睫毛被汗水濡湿,眼前一片白茫茫,只留着最后一丝清明,机械的听着阮妈妈的吩咐。

    要是嘴边递来了调羹,她就张大嘴努力吞下调羹里的汤水,便是尝不出任何滋味,她也要咽下去。

    姚妈妈喂完了半碗红糖水,又拿帕子给雨竹擦着额上的汗珠,心里叹气,果然子骨没完全长开,要多受些罪呢。

    阮妈妈也是一头一脸的汗,虽说经验丰富,但是这生孩子一事谁都说不准……好在太太年纪虽然小,但是一直都不慌乱,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倒是让她放心许多。

    “……宫口开了。”一个圆脸的稳婆忽的惊喜出声。

    一旁的几个稳婆具是精神一震,都围了过来。

    “太太,就要熬过去了……再用把力气,孩子马上就出来了,一会儿就好了。”阮妈妈松了口气,赶紧示意姚妈妈将雨竹扶起来些,边大声说着。

    雨竹疼了这么久,早就麻木了,忽的听了这么一句,精神顿时一震。什么焦虑、害怕都变成了力气,从四肢百骸涌了出来,集中到了一处。

    到了这种地步,雨竹骨子里的狠劲儿终于被激发了出来,深吸一口气,伸手抓着幔帐……

    “出来了,出来了……头出来了,太太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