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赐婚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扶柳吓得脸都白了,用力一咬唇,手上猛地使力——

    一缕青丝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扶柳,扶柳……给我倒盏茶来。”内室里传来了红豆的扬起的声音。

    门外顿时没了声息。

    扶柳长长舒了口气,忙答应着:“就来。”然后匆匆弯腰,对着梳妆镜捋了捋头发,重新拿自己的簪子绾好了发。

    走了两步发现自己上的衣裳,赶紧又折回去脱了外裳,还好里头衣服都还妥帖整齐,倒是省了不少时间。

    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重新“灰头土脸”的样子,扶柳轻轻叹息一声,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从桌上暖笼里泻出一杯温温的茶,踏上脚踏递给红豆。

    暗道好险,亏得主子这会儿醒了要茶,不然那孙妈妈问起自己怎么不去,倒是难寻理由。

    将喝空的杯子递出去,红豆重又躺了下来,散开的长发凌乱地铺散在粉红满池的枕头上,“伱也去睡吧,时候不早了。”

    “是。”

    扶柳放好杯子,一路退了出去。

    红豆翻了个子侧向里,眼底利芒一闪而过……

    太后给诸邑公主和程国公赐婚的事还不等天亮就传了开来,满京城为之哗然。

    这倒是一桩奇事,先前的时候不是说要指给程家大爷的吗?怎么转眼就赐婚给了程国公。

    大清早的,街上就比往常闹了许多,豆浆铺子,茶点小摊上……具是谈论这件事的百姓。

    这个说:“诸邑公主怎么还要嫁人啊?好好在宫里锦衣玉食的住着,还有成百上千的宫女太监伺候着,比蒙古帐篷舒服多了吧……就这么离不得男人么?”

    “一女不侍二夫!人心不古啊,这世道成什么样子了!啧啧。”说话的是酸腐的老坐馆先生,经过旁边听了一耳朵,捻着颔下三缕细细的花白胡子。摇头晃脑。

    “哈哈,彭秀才,要伱多话……伱二家丫头不是许了三户人家才嫁出去么,哎呦。这么个丧门星,定一次亲死一个夫婿,还要嫁人,不也是作孽……还不知道谁又要被祸害了,哈!”

    旁边有人揭了老秀才的底。

    彭秀才口一窒,涨红了脸,忿忿道:“朽木一根……”一甩袖子走了。

    “走了走了。我们接着说……”

    各种流言像是乘了风一样,迅速在京中转了一圈,整个京城就像是进了水的油锅,闹的不行。

    雨竹在国公府也得不了安宁——子就定在七月初,还剩下半个月不到。

    要预备迎公主进门,那时间无疑是紧张的。可是最关键的是她和季氏都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有预备小辈亲事的,也有参加同辈婚事的……独独这长辈的婚事,真真是一团乱麻。怎么筹备都觉得不对劲。

    最后雨竹一拍桌,与季氏道:“……我们愁什么呀,公主的婚事自有礼部准备。有什么吩咐我们配合着就是。有甚好怕的。”

    这赐婚本来就怎么不正常,还盼着事事都正常么?

    雨竹瞬间就淡定了,抱着圆滚滚的肚子站起来,施施然回房。

    她又要有婆婆了,而且还是个份特殊的,偶尔接触几次下来,貌似还是个不好对付的……

    算啦算啦,很多时候看得太透彻反而累得慌,她还是继续没心没肺好了。

    等程巽勋回来的时候,雨竹正倚在炕上。睁大眼睛缝小孩子的衣裳。华箬、琴丝她们几个说笑着围在雨竹边,分线的分线,做针线活儿的做针线活儿,十分闹。

    他立在门前,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直到雨竹注意到屋里的笑闹声渐渐小了下去。才发现门口站了个人。

    “回来啦。”

    雨竹将手里的针线放下,慢慢起去给程巽勋解朝服。

    华箬站在旁边,看着雨竹迟缓的动作,想要上前,却被早园一把拉住,一路给拖了出去。

    程巽勋轻轻伸臂揽住雨竹的腰,由着她慢慢给自己脱了朝服,披上家常的宝蓝色薄绸夏衫。随后松开手,自己将衣裳穿好。

    “怎么不让丫鬟做,绣这些东西费多眼睛。”

    雨竹返回去拿起一件小衣裳,笑得很满足:“我就自己做一点儿,不碍事儿。”她将衣裳塞到程巽勋手里,“用的细棉布,伱摸摸,软和吧……是阮妈妈找的,说这种没颜色的棉布最好,染了颜色的反而要糙些。只要在衣摆上绣些小花样就尽够了。”

    自从谢氏去世之后,程巽勋就比以往沉默了许多,偶尔的搞怪也不见了踪影,有时候在无人处,他上散发的那种气息总是让她觉得心疼。

    对谢氏那样的一个母亲,自小亲近不得,长大矛盾重重,好容易母子俩渐渐冰释前嫌,谢氏却又突然离去……成了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手中的小衣裳软软柔柔,只有他巴掌大,上面的鱼戏莲花的花样更小,莲花和铜板差不多,可是线条却清晰流畅,颜色由浅入深,水波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神韵……

    “伱绣的?”用的是问句,语气却是笃定,雨竹的绣法很很是特殊,总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韵在里头,他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那是,这么鲜亮的活计,除了我谁能绣出来?”雨竹极臭脯。

    程巽勋笑笑不语,低头细细打量了衣裳半响,疑惑道:“会不会做小了?”

    雨竹笑话她,“伱还懂得比妈妈多不成……还有更小的呢。”

    程巽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炕上一匹匹裁开的布料、针线筐子边上还有几摞小衣裳,便走过去细瞧。

    “果然。”他惊叹不已,笑道:“居然这么小。”

    正好看到几件颜色不同的,拿起来看看,也认了出来,“这是秋纹做的?”

    雨竹抬头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托人送来的,还有许多讲究,什么供在佛前几夜,念了多少经文。”她抚了抚鬓角,赧然道:“我也不大懂这些。”

    程巽勋放下小衣裳,两眼看向雨竹,“伱要留下?”他早就不是毛头小伙子,相信什么妻贤妾美的鬼话,里头的残酷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雨竹坦然回视,“不会……秋纹的心意我收下了,但是这衣裳……绝不会给孩子上。”

    “这肚子里的就是我的命,我不能拿我的命去冒险。”

    什么威胁都要扼杀在萌芽之前!

    程巽勋怔了怔,被雨竹眼中那种强烈的光芒惊住了。这便是母亲对孩子的感么,有一点儿危险也不愿去冒!

    小时候,母亲也是这样的吧……只是,她千算万算,算到了旁人,却没有算到大姐会变成那个样子!

    手心手背都是

    程巽勋忽的感到心中郁积了十几年的浊气一下子散尽,只空余无尽的惆怅……

    阮妈妈进来收拾衣裳,看着她一件件的收罗到篮子里,雨竹忍不住道:“好像做太多了,穿不了怎么办?”

    “太太担心这个做什么。”阮妈妈捧着篮子往黄花梨刻葡萄纹的大衣柜中放,笑呵呵道:“几件衣裳而已,大哥儿穿不了,留给下面的哥儿、姐儿穿,还吉利呢。”

    阮妈妈手脚利索的收拾着。雨竹瞧着她轻快的脚步,默默吐槽:伱当母猪生崽子呢,说的倒是容易。

    “伱怎么知道是哥儿,万一是个女儿呢。”雨竹眼睛一瞥程巽勋,然后瞄向别处,骨碌碌找不到停留处。

    程巽勋浓墨勾勒的眉轻轻一挑,笑意便在眼角堆砌:“……太医说是个男孩儿。”

    果然是喜欢男孩的!

    雨竹暗叹,要求也不能太高了,程家如今缺男丁缺的厉害……她能理解。

    银链端了个黄花梨瘿龟背纹茶盘进来,奉给程巽勋的是茶,给雨竹的照例是牛炖官燕。然后退了下去,留两人坐在屋里说话。

    雨竹喝了一口温的牛,香甜的**顿时充斥着了个口腔。

    想了想,将老公爷的亲事拿出来个程巽勋商量:“我想着要不派个人去礼部问问,这么个况,公主下嫁是个什么礼?这也没个先例的,办不好惹人笑话怎么办?”

    虽然,这亲事本来就差不多是个笑话。

    “……不用心公主下嫁这事了,皇上和太后会不会让诸邑公主按公主的份出嫁还不一定呢。”程巽勋嘴角勾出讽笑,显然对自己要多一个后妈也没什么好感。

    “不是公主?”雨竹又啜了一口,想想确实也是这样,二婚就是不一样,史书上也记载过,大周的慧宁公主,刚开始定亲的驸马爷还没等到她过门就病逝了,再嫁就是以郡主份,一来容易被婆家接受,二来毕竟是公主再嫁,对天下的悠悠之口也是个不算交代的交代。

    “差不多就是这样,具体形还没弄清楚。”程巽勋也有些疑惑,以往宫中的消息虽说不容易探到,但下一番功夫,好好筹谋,也不是很困难。

    唯独这次,大哥和他手段净出,宫中的人脉也用到了极致,就是探听不到一丝消息。

    诸邑公主嫁进来也罢了,但是不知道太后是怎么下这道懿旨的,他心里总是觉得有些别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