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为谁而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四十九天法事结束,出殡又是好一阵辛苦。送殡忙碌三才堪堪妥当,停灵在家庙中虽然也有屋子休息,但哪里睡得踏实,坐车回国公府后就各自回房休息。

    雨竹和季氏的眼睛这几早就哭得像桃子一样,加上又伤心又累,人都瘦了一圈。

    期间大老太太不止一次的往前凑,仗着谢氏没了,老公爷又是注重兄弟之,耳根子软的,以为大房的好子就要来了,很是嚣张了一段时间。

    季氏气的不行,但又不好对长辈怎样,只好强撑着笑脸周旋。

    雨竹冷眼旁观,瞅着一次大老太太训斥丫鬟的时候,直接翻了个小白眼,抱着肚子晕倒在阮妈妈怀里。

    随后,就有小丫鬟飞也似地跑到外院去找老公爷,直哭喊,“了不得了,大老太太把二太太骂晕过去了,像是动了胎气……”

    老公爷赶紧让请太医,又去找了大老太太问况。

    大老太太冤枉的很,她是有心逞些威风,出出这些年来受谢氏的气,方便以后某些好处,可完全没敢动林氏肚子的念头啊,要是那孩子出了什么事,那自己这辈子都别想进国公府的大门了。

    赶紧澄清自己只是怕俩孩子年纪小,镇不住丫鬟婆子,这才帮了几句,并且一再保证再不在雨竹面前发脾气骂人了。

    见老公爷脸色还是不怎么好,大老太太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急忙扶着丫鬟去青葙院看雨竹。

    “侄媳妇啊,怎么样了,子好些了没?”

    雨竹很是“虚弱”的点了点头,软着声音道,“累得老太太来看我了,已经好多了……”话音还未落,就捂着口喘息起来。素白着一张小脸,好不可怜。

    然后又有小丫鬟跑到书房去找老公爷,语气比刚才更急,“不好了。不好了,大老太太又跟到青葙院了,二太太……二太太……”

    “还不去请太医!”老公爷怒声拍桌立起,又让小厮去寻程巽勋,颇感焦头烂额,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来回踱了几步,眼角扫到檐下挂着的白灯笼。在温柔的风中轻轻晃动,他怔怔的看了半响,满心的烦扰都化作了一声长叹……

    当程巽勋匆匆赶回青葙院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雨竹窝在上喝粥的景,小脸虽然瘦了些,但精神倒还不错。

    略放了心,走到边坐下,伸手覆上她的脸颊。“听父亲说你晕过去了,哪里不舒服?”

    最近这些子程巽勋也不比雨竹清闲,不过他是男人。体比雨竹好得多,饶是如此,整个人看着还是瘦了不少,眼下还有两团深青色。

    “我子好着呢。”雨竹很不好意思的垂了头,抱着男人的手放在颊边蹭了蹭,“大老太太过分了些,可又是长辈,也不好说什么,我就吓吓她……其实阮妈妈在后面接着我呢,没事的。”

    说不上是什么高明的计谋。漏洞百出,还是老实交代的好。

    程巽勋没有收回手,含笑捏了捏她粉粉的颊,“是我疏忽了……放心,以后她不会再来了。”

    也不知道程巽勋用的是什么方法,过了几天就有消息传进来:大老太太府上乱起来了。

    这还要从大老爷病重去世那说起。林姨娘卷了包袱逃,贴丫鬟喊了出来,被抓后铭大听了谢氏的话,越加怀疑有同伙,拷问之下果真问出了外院的一个管事……

    靠着这个管事,林姨娘总是能弄到外头最时兴的“衣裳、首饰”,还有些助兴的药物,从而在后院特别受宠,风光了不少子。

    当时这消息只是让悲痛过度卧不起的大老太太在上多躺了几,如今不知怎的被扒了出来,可就没这么轻松了。

    管事被夺了差事,还给打了四十板子,几乎去了半条命,最后还被赶了出去。

    他怀恨在心,就在外头传播谣言——程大老爷罔顾朝廷律法,纳为妾。说林姨娘本是瘦马,其实却是从楼子里赎出来的。

    大老太太自谢氏死了之后就活了心思,整往国公府跑,哪里还有旁的心思,等到她听说的时候,事已经有些不可控制。

    虽然罪魁祸首大老爷已经入土为安,但是总要顾忌着家里的名声——底下还有孙子、孙女要婚配呢,大老太太只得捏着鼻子各处打点。

    最后实在没法子,还是求到了程巽勋跟前。好容易磨得这硬邦邦的侄子帮忙,大老太太才松了口气,坚决贯彻“回府等消息”的指示,再也不随意出门了。

    雨竹知道后,笑他,“我们这算不算夫妻俩一起做坏事啊?”

    “怎好说是坏事!”程巽勋也累了许多天,此刻躺在松软的锦绣被褥中,边就是熟悉的香软子,疲倦就如潮水般一波一波涌来。听到雨竹的话,强打起精神回道,“帮亲戚办些事,还不是做好事么?”

    “是,是。”雨竹看着男人眼下的黑晕,有些心疼,胡乱点了点头就催他睡觉。

    程巽勋舒展了一下肩臂,手却很自然地从雨竹的亵衣下摆伸了进去,停在了她的小腹前,咕哝道,“快睡,你不睡孩子也睡不了……”

    雨竹任由他温宽厚的大手覆在自己肚子上,微微侧头,温柔看着与自己生命相连的孩子的父亲。

    最近他真的很不好过吧……

    她知道谢氏与程巽勋的别扭,小时候程氏的欺负,长大后与龚氏的错过,还有冷淡淡的交流……不能完全去怪谢氏——换个人在那样风雨飘摇的况下还不一定做得有她好,但事实上她对程巽勋确实是有不少亏欠的。

    但是,这个男人处理的很好呢,瞧着他熟睡后纯然安静的侧脸,雨竹忍不住偷偷在他笔直高的鼻子上亲一口,然后抱着肚子,蜷缩在他怀里睡去。

    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你就这样静静躺在我边熟睡,这是怎样的运气和幸福……

    晚安,我的老男人。

    华箬听得里面安静了下来,便轻手轻脚的进来熄灯。

    试了试暖笼里的茶温,又留下一盏小宫灯,这才关了门退出去。

    清浅夜色下依稀可见草木香影,新月如钩,清冽、明净如柔水般的月色倾洒流泻,如轻纱罩于万物之上。

    早园提着盏巴掌大的八角琉璃小灯,站在廊下等她。

    “走吧。”

    两人亲亲的挨着往前走,边走边咬耳朵。

    “这灯哪儿来的?”华箬瞧着早园手中的灯,笑道,“真是好看,亮晶晶的。”

    早园抬了抬手,金黄的光洒满了她半边裙子,“……太太给的,晚上有风,点这个亮堂又不担心被风吹熄。”

    “……太太待我们真好。”华箬轻声道。虽然雨竹没有说出来,但是从常的点点滴滴中都能看出她的关心,是真正的好,而不是面上

    “听说大小姐嫁进陆家后,陪嫁的几个大丫鬟有的收房,有的被拖着婚事,还有一个被送给了大姑爷的师傅做妾,年纪都做她爹都嫌老……”早园消息灵通些,接口道,“打小就在边服侍,又当成陪嫁过去的,怎么能就这样送人做了小妾……为夫婿拉拢助力不错,这样做也太寒人心了些。”

    “……对了。”早园嘻嘻笑了两声,与华箬挤眼睛,“邓德怕是要急坏了,好容易太太松了口,这又要守孝了。”

    华箬羞得不行,在早园腮帮子上拧了一下,道,“你疯晕了头吧,老太太这才出事,二爷、太太都伤心的不行,我们怎好说这种话。”

    早园一被提醒,也感到自己太过放肆,忙敛眉肃穆,将嬉笑的神色收了分。

    静静走了一段路,早园又幽幽地开口了,“你和兴华哥终究是没缘分……”

    华箬不答话,主子再宠,她也只是个丫鬟而已……更何况,便是主子,也是不能事事如意的,这样好。

    不离了太太边,也有个好归宿。

    之后就是守孝,闭门谢客,也不用去旁人家拜访,一应活动都没有,只有一些常琐事,倒也不忙。

    规矩是守孝期间不得吃荤,还有不能睡正常的等,但是传到当朝,好多已经没那么严格了,多数人家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至于守孝,雨竹虽不是完全赞同,但也知道自己没资格置喙,摸摸肚子,她在心底对谢氏道,“……娘,你放心吧,你殚精竭虑持了这么久的家,我会帮你看好的,没人能够动摇。”

    谢氏这辈子是为谁而活?老公爷、程国公府、儿女亦或是名声?

    反正不是她自己,只能希望下辈子,她能够放下这许多,安稳幸福一生。

    ……

    不能吃荤菜,但是又不能缺了营养,还好阮妈妈的能耐大,所以雨竹常常能从素菜中吃出味来。不过因为程巽勋是吃素的,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吃素,一丝荤腥不沾,雨竹便从不在他面前吃菜……这也是一种尊重。

    另外,还要叫丫鬟婆子们打点好东西送到书房去——守孝期间可再不能睡在一起了。习惯了每小腹上的踏实的温感,乍然边空了,那种感觉还真是相当的不好受。

    子平静而悲戚着缓缓滑过,在一片缟素中,程国公府在元玺第一年的天就这么过去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