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狠狠诅咒了含秋几句后才又撩开帘子进去。

    “小姐……”刚一进门,她就被窗边站着的人影唬了一跳。

    汤钰瑶只穿着白色的里衣,不知是冷的还是气的,她浑打着颤,看着墨描的眼神冷的能出冰锥子来。

    “你要是羡慕含秋的话,当时怎么不跟老太太求求,去伺候昱瑶?”硬邦邦的抛下这句话,汤钰瑶就甩手进去了。

    又是一个一心想攀高枝的!

    她烦躁的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嵌进掌心的皮里。

    汤昱瑶,你赢了……好亲事被你抢到了,还遇上个精明不糊涂的婆婆!现在连我屋里的丫鬟都想巴结你……

    气到极点,泪珠就滚了下来。

    从小她就嫉妒二姐……明明都是一个爹生的,凭什么她有两个梨涡,凭什么小时候只有她得了爹爹手把手的教字,来了亲戚,她们最先看到的也只有二姐,对她从来只有一句话,“姐姐这般出色,难怪妹妹也好看的紧。”

    至于与孔家定下的亲事,她九岁的时候就知道了,是爹爹醉酒后无意间透露出来的,恰巧伺候茶水的丫鬟经常来她的院子吃“茶果”,就偷偷告诉了她。

    知道这个消息后,她提起的心就没有放下过,谁知道那孔家会什么时候上门提起婚约?

    她不能束手待毙……可是她只是个内宅小姐,要阻止这样的事谈何容易!思来想去,爹爹定是也不愿意与孔家结这门亲事,那若是坏了二姐的名声,让她许不了别的人家,那嫁进孔家就再合适不过了——反正当初定亲的时候只说了要嫁嫡女,旁的怎样那孔家还能挑刺不成?

    她知道爹爹的精明,折了一个女儿,肯定是要把另一个高嫁的!

    好歹花了几年时间明里暗里撒银子、许好处积了些人手。二姐也到了婚配的年龄,她就让她们四处传些似是而非的话,特别是对那些属意二姐,想聘回去做媳妇的人家。当那些老夫人、太太派人悄悄打听汤家二小姐品行时,听到的过半都不是好话……

    千盼万盼,自己也渐渐要到婚配的年纪了,没有母亲,祖母又是中看不中用,还古怪龌龊……她必然要为自己筹谋!

    可惜……终究人算不如天算!

    她踢开鞋子爬上,将自己蜷缩在被子里。倔强的抹去脸上的泪水……

    谁也不能舀她怎样,汤家还要脸面,爹爹还想应付孔家,那自己就不会有半点损伤……含秋被发现了又怎样,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出了事那也是汤昱瑶没有调教好丫鬟,跟她这个未出嫁的妹妹有什么关系……

    墨描愣愣的站在原地,委屈的红了眼眶。小姐从来都是温温婉婉的,何时与她恶言相向过,还直接喊了二小姐的名字……跺了跺脚。赌气走,忽的看到娉娉婷婷走来的含碧,忍不住冷笑,“哟,这是谁啊,这会儿才来,活儿都做完了。”

    含碧低头不答话,一副低头挨训的样子,倒是让墨描一腔怒火发不出来,狠狠剜了她一眼。重重跺着脚离开了。

    汤九垍可不知道后院发生的这些事,此刻他正领着长子侯在樊楼最顶层的雅间中,焦急的等待着。

    “父亲,林大人怎么还不来。”汤明穿着一件宝蓝色镶银线云纹的锦袍,浓眉斜飞入鬓,虎目炯炯。高大的子很是健壮有力,约莫已经等了好一会儿,脸上明显带着不满。

    汤九垍端起德化白瓷绘百卉的茶盏,轻轻喝了一口,强压着心神不宁道,“你也带些耐心,本来就是我们早来了,自是要等的。”

    “……我还真不知道,这事儿找林大人有什么用!”

    “混账玩意儿,你这自大脾要是再改不掉,早晚要吃亏。”汤九垍本就烦躁,这会儿更是不耐烦,怒声道,“你以为这些文官儿腰不能提肩不能扛就好对付吗,告诉你多少遍了,在军中随你怎么闹腾,不过对那些险家伙就给老子恭敬些。”

    正教训着,外面处传来脚步声,汤九垍赶紧起去迎,笑容满面。

    “林大人。”

    门外进来的果然是一赭色常服的林远之,他笑着拱了拱手,客气道:“劳烦汤大人久等,实在是事出有因,尚书大人临时另有要事交代,耽搁了些时候,匆匆换了官服就来了……还望不要见罪。”

    “不妨事,我与犬子也才刚到。”

    又听细碎脚步,门口出现数十名俏女子,皆是柔软绫罗裹,目似秋水,玉簪栖鸾,纤纤素手托着朱漆食盒,须臾摆出一桌盛宴,全是樊楼的招牌菜——鸡翅木桌上,列着海错山珍;白玉酒杯中,泛着醒醍醐酃酃,端的是美人如玉、酒香四溢。

    可惜谁也没心思看美女,很快就打发了下去。

    两人寒暄一番,才坐下说话。

    “上次所说之事,不知……考虑的怎样了,若有什么高见,还盼能够给愚兄指点迷津。”

    林远之不动声色的将酒杯挪到一边,笑道,“高见可不敢当,想了这些时候倒是偶有所得,你听个声便是,还是自己舀主意为妥。”

    “那是,那是。”汤九垍暗松了一口气,示意长子倒酒,自己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

    林远之暗道,老二这老丈人虽是武将,倒是个聪明的。

    知道今儿的目的只是要让自己表态,他也不罗嗦,“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汤大人又何必自扰。”

    看到林远之含笑的眼,汤九垍心中雪亮,林家这是赞同了,大喜之下,忍不住问道,“那太后娘娘……”

    “哎,汤大人怎生未饮先醉了。”林远之笑意不减,眼中却再正经不过,“太后娘娘吃斋念佛,心地慈善,怎好因这种俗事来劳烦她。”

    汤九垍有些失望,但还是稳住了神色,便是这样也是好消息了,接下来的事他尽可以放手去准备……

    “吃菜,吃菜。”想着想着就舒缓了眉目,连连礼让,“准备的匆忙,也不知道林大人口味……”

    “咳,没那么多讲究。”林远之扫了满桌子菜,没多少胃口,随意吃了几筷子就以还有差事未完,告辞回去了。

    内书房里,林宗延正捧着本书翻看,看到林远之进来便放下书册行礼。

    “坐下吧!”

    揉了揉眉心,林远之坐到了黄花梨雕灵芝纹的书案后面,有些疲倦。

    林宗延坐直子,正要说话,就听得外头有小丫鬟的声音,“老爷,太太命厨房做了汤,命奴婢送来。”

    屋里两双极为相似的黑眸中就都有了笑意。

    “哦,端进来吧……对了,做的是什么汤?”

    小丫鬟腰,大声道,“太太说要是老爷喝了酒就喝左边盖碗里的醒酒汤,要是没喝酒就喝右边盖碗里的鸡皮酸笋汤,消食解油腻。”

    林远之笑着摇了摇头,端过右边的盖碗,一气喝了半碗,酸爽咸鲜,刚下肚就是精神一震,浑都舒坦了许多。

    打发小丫鬟回去交差后,林远之才接着道,“喊你过来是有事想问……你可知道翰林院里有个叫吕浩然的?”

    林宗延略一回想就有了印象,“是有这么一号人物,还是冯老将军的女婿。”

    “这人才干如何?”

    “他在翰林院中的教习是内阁重臣宁阶宁大人,据说很有些……安邦济世的学问。”林宗延仔细想了想,肯定道。

    关于这位吕浩然的说法还是多的,他自己不去打听,倒是有不少人在他面前说起。

    家世好的才干不及他,才干超过他的背景没有他雄厚……想来以后也会是个人物。

    不过仅凭这样能得到父亲的重视显然是不可能的,林宗延微微皱眉,问道,“冯老将军要把他往上推?”

    林远之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真是可惜了……”

    “冯老将军的子跨了,临去前想给一家老弱妇孺留个依靠……不然,人走茶凉,就他一个小小的庶吉士,想熬出头要等到什么时候。”林远之混久了官场,对里头的关系再清楚不过了。

    “这可惜……是何故?”既然冯老将军用最后的力气将他举荐上去,搭了条捷径,不是庆幸么,有什么好可惜的?

    林远之慈的望着一向老成的长子,耐心的解释,“你在翰林院也待了这么多年了,今天就和为父说说……由你看来,当今朝政最大的毛病在哪里?”

    “国库空虚……隐田逃税、首辅之争……官员冗杂……”林宗延越说脸色越难看,有些毛病是一环一环,一直烂到心子里的,连修补的办法都没有!

    “国库确实是个大问题,谁都能看出来……你可有解决之法?”从贪官上抄来的银钱只是杯水之薪,事实上救灾过后就没剩下多少,加上还有运河这个大宗要处理……可是皇上登基还未有多久,为着名声也不好随意加税,得皇上都要遣宫女了。

    林宗延摇摇头,站起来走到桌案边,“若非重改一遍,别无它法!”

    “不过这做皇上臂膀的人,下场可就……”说到这里,林宗延睁大了眼——若说历代下场最惨的人除了造反的,那就是变法的了。

    林远之面上淡淡的,看不出喜怒,“这么惊讶做什么,皇上只是有这个意愿,那吕浩然还有一次拒绝的机会……只有一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