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外面阮妈妈留下几个大丫鬟守着门口,这才亲自去了小厨房,寻思着给雨竹做点好吃的压压惊。....

    早园和银链站得远远的,却一眼不错的守着门。

    过了一会儿,华箬才从思谦堂回来。

    “唉,出了什么事了?”早园推了推华箬的胳膊,“好久没见太太这般不痛快的样子了。”她留着看家了,并没有跟着去齐国公府。

    华箬缓缓摇了摇头,有些事还是不要让许多人知道为好。

    “遇到一个人撞墙自尽,太太有些受惊。”含含糊糊的想敷衍过去。

    早园却是鬼精的很,眼珠子转了两下就猜道,“是……齐家四小姐?”自己主子的脾气她多少清楚一些,可不是那种容易受惊吓的。

    华箬本还有些恍惚,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被早园猜到后也不再瞒她——她们从小一起长大,至于银链也是知道分寸的。

    见华箬点了头,早园和银链对视一眼,伸手拨了拨额前的刘海,又拿下来掩着嘴,压下惊异的声音,“真的?”

    复又道,“不是被送到家庙里去了么,怎会被太太看到?”

    “……我也只是听了一耳朵,守着的婆子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跑到齐家老太太屋里,还躲起来的。”华箬叹了口气,低声道,“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咱们太太,吓死我了……后来撞死的时候可惨了。唉,真是作孽,我看着齐四小姐好看的。”

    “哎,可要是有了她,那咱家主子怎么办呢。”银链有些没心没肺,“按我说这就是命,要不是忠勤伯家的公子害了芸香的哥哥,还步步紧,二爷就不会善心接芸香进府……要不是芸香的那未进门的嫂子恰巧拜在静安师太那恶尼门下。芸香也没这个机会……而要不是静安师太仗着靖王爷在后头,也不敢那般胆大包天去害国公府小姐……”

    作为贴丫鬟,这些事她们都了解了个大概。银链神色平静,说着自己的想法。“便是那齐四小姐不去寺庙上香,或者她那天吃坏肚子不能去……甚至坏她清白的那人在那天出门被马车撞了……里头随便哪一件事变动一下,就不会是这个结果。”

    她才不管别人怎样,世道上不幸的人多着呢,多到华箬姐姐她们这些在朱门锦翠间长大的丫鬟们无法想象。....

    四个大丫鬟中,只有她不是家生子,从漫无天际的惊惶、饥饿、疲累中一点一点挣扎到今天体面的大丫鬟。她靠得可不仅仅是运气。

    “话虽是如此……”

    银链笑笑,止住华箬的话头,指了指屋里,“太太喊人了……”

    与此同时,季氏也在和程思义坐在炕上说话。

    程思义还没从刚才那消息中回过神来,毕竟在他的脑中,大家小姐寻死实在是很遥远,便是被蒋存墨迫的那个丫鬟……也不过是个丫鬟罢了。

    “我这心啊。还是砰砰跳得厉害。”季氏捂了捂口,闭上眼睛就想到了那沉闷的声响和墙上溅开的鲜红……她忍不住又打了个哆嗦。

    程思义搂了搂她的肩膀,柔声道。“不要想了,待会儿早些睡,醒了就过去了。”

    季氏柔顺的点了点头,任由程思义拥着她,享受着此刻的温馨。

    “你说,这家庙里是不是很不好受啊。”过了好一会儿,程思义才幽幽道。

    “啊?”季氏已经在程思义怀中渐渐平静下来,就懒懒问了一句,“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她微微侧头,俏一笑。

    “小陈姨娘……也在家庙吧。”程思义若有所思。

    季氏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那里。

    “还有她弟弟的手也不知怎样了……即便不能握笔写字了。那也要能端个碗,拿个筷子什么的,难不成一辈子事事都要丫鬟服侍着?”说话间,程思义感到手中季氏的指尖冰凉,忙将那双手捂在自己怀中,轻轻搓着。

    脑中电光火石般的一闪。季氏在生产的紧要关头受了小陈姨娘的害,肯定是不乐意听到她的消息……心下马上为自己说话不经过脑子后悔起来,呐呐道,“你别多想,我只是忽然想到了,这么提一提罢了……”

    季氏却很快从中恢复过来,嗔道,“说这个做什么,好歹她也是个姨娘,还给爷生了馨姐儿,哪儿就能不管了。”

    这时,外头有丫鬟报盈小姐来了,接着帘子一掀,娘怀抱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小襁褓进来了。

    季氏看到女儿,眼睛一亮,忙招手让娘将孩子抱近了,一边随口应付着,“您放心,虽然家庙诸事都是老太太做主,我实在是插不上手,但也打点了一番,想必不会为难了姨娘,至于小陈姨娘的弟弟……”

    她顿了一顿,抱过小小的盈姐儿放在膝上,揭开包被,在她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亲,声音里也染上了几分笑意,“要是等到这会儿才治,那手早就没用了。”

    不去看程思义尴尬的脸,季氏将自己微凉的手伸进怀里捂着,继续道,“放心好了,我问过大夫,说是恢复的好的,只是到底伤了骨头,拿东西穿衣都无妨,精细些的事就做不了了。”

    手捂了后才轻轻抚上了怀中女儿的小嫩脸,季氏心道,怕是她再打点,小陈姨娘也享受不到了……

    家庙?哼,小陈姨娘犯的错,连进家庙的福气都没有,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怕是世上已经没这个人了。

    那厢,程思义看到宝贝嫡女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忙凑上去逗他。

    季氏看着他纯粹高兴的眼,心下叹气,这么大的人了,还是没点城府的样子,可怎么好?

    不过——她微微的笑了,以后子长着呢,总会好起来的……

    净房里传来淅淅哗啦的水声,雨竹却坐在边,久久难以平静……

    刚才她听得消息,傍晚她们回来之前,程巽勋去过秋纹的屋子。

    待了多久她也顾不得了,她只是想知道,他为何要去?

    答案似乎是明摆着的,解决需要吧,一个这般气血旺盛的男人,在忍了三个多月后,也该忍不住了吧?

    雨竹想到前三个月里,不管阮妈妈怎么说,程巽勋最后还是留在了正房,甚至为了怕她被谢氏怪责,特意与谢氏作了解释——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要自己看着才放心。

    她知道自从自己有孕后,晚上打听程巽勋歇在何处的丫鬟有多少。

    毕竟在外人的眼中,程巽勋只有一妻一通房,连个妾都没有。纵使林家势头正猛,可程国公府也不是直不起腰的,不带这样看不起人啊!

    她就这么失去警惕心了,仗着程巽勋与她说过“只有你一个”,仗着家世的强横,她就不知不觉忽略了许多。

    她太惯着自己了……雨竹自我检讨,然后又有些犹豫,她不知道下面要怎样做。

    这青葙院里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是她想知道都是能知道的。比如程巽勋去秋纹屋子里做了什么……

    可要是真的找秋纹纾解**去了,她要怎么办?要感谢他是趁着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去的,还是表扬他没玷了自己的主屋?

    扪心自问,自己有没有什么这方面的洁癖。结果很快很明显——

    有!

    但是这种小别扭又算得了什么?不能离婚,不能分居,甚至下辈子主要还是靠他……

    其实最然在这锦绣堆中被宠着,自己的内心还是如前世一样,很像野草——拼命汲取着养分与水,竭力舒展着每一片细叶拥抱阳光,被铲掉叶子算什么,被踩到泥里算什么,只要有根,她就不惧任何伤害。

    清高?那是什么东西?

    雨竹摇了摇头,按捺下心中的烦躁,最近总是感觉心中堵得慌,各种想发脾气,她小心控制着自己的绪,停下满脑子的胡思乱想。

    ……她向来习惯做最坏的打算,比这好是惊喜,没这好也不是伤害。

    程巽勋,要是你从开始就没有给我那样一句话,没有给我希望,哪怕你一天抬一个,将后院塞得满满的,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还会天天煲好滋补的汤水给你送去。

    但是既然你那样说了,还很不幸的让我相信了,那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你是我的男人,这辈子到死都是……

    雨竹眼中闪过一道璀璨流光,轻轻抚了抚肚子,阮妈妈和解妈妈都说这胎怀相很好,她们一些纠结的暗示自己也明白……

    水声渐停,一阵动静后,净房的门被推开了。

    脚步声远及近,衣裳窸窣,接着被子被撩开,一个人躺了下来。

    雨竹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似是诉说着主人心中的不平静。

    “小丫头装睡!”醇厚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如有实质般的一路向里,一直撩到了雨竹心底,让她微微打了个机灵。

    “哎呀,我只是还没睡着罢了,哪里是装睡。”雨竹嗔着睁开双眼,看向边的人。

    程巽勋出来的很急,头发还湿着,他双手拿帕子擦拭,透过松垮系着的里衣,可以看到里头**的精壮上,匀称感的肌随着他的动作微微变化着迷人的线条。

    雨竹就忍不住龇了龇牙,有些嘴痒。(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