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拙劣的盘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雨竹潜意识里不愿意相信,甚至侥幸想说不定只是同名|

    所以在冯宝儿死皮赖脸的要去他们住的庄子上看看时,雨竹也就顺水推舟的同意了。^//^

    知道她的目标是新鲜的野鸡,回到庄子雨竹便让厨房提了野鸡和狍子下去收拾,殷勤的留饭。

    冯宝儿答应的很快,从头到尾都没有征询吕浩然的意见。到最后才意识到不妥,忙吐了吐舌头,蹦到吕浩然面前,笑得欢快:“嗳,在这儿好的吧。”

    吕浩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像是已经习惯这种相处方式了嘛,雨竹在一边看得分明,将吕浩然留给程巽勋,自己则不动声色的拉过冯宝儿去屋里说话。

    “冯姐姐可真是女中豪杰。”应冯宝儿强烈要求,雨竹从善如流改了称呼,“就连令夫也是文武双全。”

    呈到雨竹面前的点心吃食自然都是鲜香美味的,冯宝儿很自来熟的坐下就吃,闻言忙努力咽下嘴里的东西,自豪道:“那是自然,要是他仅仅是个文弱书生,我才不嫁呢,而且祖父喜欢他可比喜欢我还甚。”

    那是自然,冯老将军已经老了,他最宝贝的孙女今后还要靠那男人呢。

    雨竹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试探道:“听他口音似乎不是京城人”其实靠吕浩然时不时蹦出来的几个字,她哪里听得出来什么口音不口音的。

    “你竟然听出来了,好厉害,我当初就一点没听出来。”冯宝儿激动地抬起头,“他祖籍在青州那边……青州你知道把,就是上次大疫封城的那个地方,浩然哥哥命大才坚持到最后,可惜路途遥远错过了当年的会试,只好在京城等了三年,一试即中…···”

    说起自己心仪的人·冯宝儿眉眼都放出光来,满是倾慕,一点也不顾忌。

    雨竹的心却越来越凉,这会儿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她干涩着开口:“你叫他浩然哥哥?”

    “这个呀。”饶是冯宝儿大大咧咧·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道:“是他让这么叫的……哎呀,你真讨厌,问这个做什么。”

    雨竹气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了,脑子里想了半天却还是一团乱麻,她替宁秋痛,却又不能大刺刺的告诉冯宝儿·你和你相公之间还夹着一个那般美好的女子······

    冯宝儿心思与细腻一点边儿也不占,等到厨下有人来报午饭已经备好了,马上就扯了雨竹去吃饭。[].

    新鲜的狍子脊切了薄片,抹上胡椒末儿和大酱提味,烤得恰到好处,焦黄油亮,细嫩鲜辣,散发出阵阵人的芳香。

    冯宝儿眼睛都绿了·要不是顾忌着程巽勋她早就扑了上去。

    程巽勋看雨竹蔫了吧唧,眉头一皱,看冯宝儿的眼神就有些不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怪异。雨竹这才回过神来,招呼着解决一顿饭,又给了冯宝儿两只野鸡才将人打发走了。

    “雨竹,你有心事?”等到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程巽勋忽的开口。

    这便是老夫少妻的一个小麻烦,成熟的男人冷静敏锐,只要不是她刻意隐瞒,他总是很容易就发现她绪上的变化。

    既是被发现了,雨竹自然不会傻的用“没什么,只是有点累。”来敷衍过去·没的自己弄出隔阂出来,乖乖将吕浩然的事说了一通,末了道:“像是做梦一般,可是我还记得宁秋姐姐的样子呐,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程巽勋眼中闪过了然,虽然有些疑惑以雨竹这样一个贵女·为何会对一个平民之女这般在意,不过也没有问出来,安抚的握住她的手:“世上的鹣鲽深大多都是抵不过富贵荣华的。”言语中竟然带上了点点感慨和嘲讽。

    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这算是安慰吗?

    看着雨竹有点不乐意的模样,程巽勋笑了,“这一字······说不清楚。”

    “相公,你说这吕浩然是故意接近冯大小姐,还是无意间被看上的?”静默了片刻,雨竹抓了程巽勋的袖子,忍不住问道。

    “这个有差别么?”

    雨竹颓然叹了口气,确实,结果摆在那里,而且冯家小姐虽然迟钝了些,但是如果吕浩然真的不愿意的话,这么久下来总是能察觉的。可是刚才的交谈中,冯宝儿谈起吕浩然那副少见的羞模样······

    “真是不值得······”雨竹嘟囔着,手指无意识的卷着程巽勋的袖子。

    从雨竹手中夺过袖子,程巽勋没好气道:“少些心吧,刚才你也没好好吃饭,叫丫鬟再给你端些上来用些。”

    这世道是不能管别人家的事插手了人家家事,告到金銮都是你没理。雨竹不是不知道只是有些气不过,好几个深呼吸才平静了下去。

    虽然牵扯到造反不便行事,但是如果上苍保佑,宁秋能活下来,她一定会助她幸福安宁,平安终老…···

    见吃饱的雨竹重又恢复了精神,程巽勋才放心的出门了,下午不比早上的小打闹,是要尽兴一把的,所以并没有带上女眷。

    少了夫人在场,一众护卫扈从都兴奋起来,偶尔还有人嗷嗷怪叫几声,程巽勋也不在意,漆黑的眼睛深处闪过一抹狂野烈的光芒,胯下的骏马毛色油亮,比别的马要高出半个头,此刻仿佛也感受到主人的心意,野十足的杨蹄嘶鸣一声,四蹄生风,一会儿就甩开众人,率先往深山奔去。

    “老大……”

    “嘿,兄弟们快些啊!”

    “喝!老大过处鸡犬不留啊,不想一根毛都打不到回去被笑死,就赶紧追啊!”

    “赶上老大……”

    众人都是些血汉子,嘴上笑着,心里却是憋了口气,几鞭子下去,马上就消失在山林深处……

    雨竹在庄子门口目送,看得嘴角直抽抽。

    真是一群血的年啊!

    被留在了庄子里雨竹也不气馁,带了华箬她们到处转悠,天可怜见的,在现代体验一把农家乐可是价格不菲。

    高旺家的不敢怠慢,忙喊了吴坤家的几个在前头先收拾一下,庄子上不比宅院里规矩森严,可别冲撞了夫人。

    庄子里有好几块不大的田地,种着萝卜,花菜,大白菜,菠菜,黄芽白之类的蔬菜,旁边还放着几块破破烂烂的草席子,破棉被。

    高旺家的小心的看着雨竹脚下,笑道:“这是自家种的菜,和送去给主子们的是分开的······趁着这会儿暖和些,给晒会儿头,天了再盖上。”

    雨竹笑笑,看着雪里新鲜的菜,心无端的好了很多。

    这种好心却被眼前一个冻得脸蛋青紫的小孩儿完全破坏了。

    走近了细看,那孩子约莫六七岁,看上那件被重重叠叠的补丁补得几乎看不出原色的红棉袄,应该是个女孩。棉袄还算干净,就是很薄,在这样一个下雪的天气根本不能护得子温暖,脚下鞋子也有些不合适,大了许多。

    孩子看到浩浩十几个人看着自己,冻得发污的嘴唇有些哆嗦,眼里尽是惊恐,一个劲儿的往后缩,却没注意后面是台阶,直接被绊了一下,滚到了尚有积雪的树下,头嘭的撞上了树干,积雪扑落落的掉下来,落在她露出的脖子上……不是是冰的还是疼的,孩子忍不住哭了出来,一个劲儿的要找娘。

    “这是怎么回事?”雨竹示意小丫鬟将那孩子扶起来,再打发人去请大夫。最后才扭头问道。

    高旺家的早已面色苍白,急得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开口:“……不是,这……这是……”

    这个时候,拐角处忽然窜出一个穿着粗布袄的婆子,跑到孩子边抱住她,躬着腰赔笑,连道惊扰了夫人该死,然后缩着头离开。

    吴坤家的在一旁赔笑道:“这是孩子的姑婆。”

    雨竹才不管这些,刚才被撞了那么一下,万一撞出毛病了怎么办,她虽不是什么善心的好人,但对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还是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见太太坚持要留下那孩子找大夫看,吴坤家的有些不自然了,笑道:“庄户人家的孩子皮实,看现在还能哭就是没事了。”她细细的眼睛闪着精光,“就是冻得可怜,看大夫还不如太太赏下些衣裳。”

    “今年收成不好吗?怎么孩子连穿都穿不暖。”见庄上的大夫很快就赶来了,雨竹略放了心,肃容问道。

    这可是大问题,可别弄出个苛待佃农的名声出来。

    “太太放心,收成好得很,比往年还高了一成。”高旺家的也明白过来,狠狠瞪了吴坤家的一眼,分辩道:“这杏丫头是许大贵家的,她爹许大贵好赌,分多少工钱转头都赌的干干净净……家里只剩下杏丫头的娘做点活计补贴家用······我们就是看不过眼,给些钱给她娘也马上给许大贵搜**净了,杏丫头娘不给还要挨打……”

    雨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好好的,怎么到这儿了呢?孩子穿不暖,自是要待在屋里避寒,这个院子四面窜风,又没个遮挡。唯一的不同,便是自己回房的必经之地吧……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