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刚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蚁紫檀 书名:青竹梦
    “去瞧瞧你大哥吧。”等众人都见过了,史氏便拿帕子按了按眼角,眼眶泛红,“惦记着你们呢。”

    雨竹低下头,顺从的跟着虞妈妈往外走。

    距离并不远,没走多久就到了林宗寿的院子,相比史氏那里的安宁,这里的空气都有些压抑,还带着浓郁的汤药味。

    跟着虞妈妈进去,来到了一间格外蒸腾的屋子,踩上厚厚的红底寿字花盆毯,软软的听不到任何声音,只听得谁头上流苏珠子相碰发出的细微声响和众人的呼吸声。

    房中的窗户都被蒙上了厚厚的深色锦帘,暗沉沉的,只在离远远的墙角放了一盏小小的罩灯,被开门带进来的风一吹,烛火微微摇晃,让人顿觉森可怖。

    “大爷畏光。”虞妈妈轻声解释道,躺了这么久又是整昏睡,子弱的坐都坐不起来,近伺候的丫鬟妈妈都怕的要死,生怕出什么事被连累······

    雨竹摇头示意没事,走近了那张黄花梨四簇云纹的架子

    边伺候的丫鬟悄声道:“喝了药睡着呢。”一边小心挂起厚重的红锦团丝幔,露出躺在里头苍白瘦弱的男子。

    几年不见,林宗寿已经几乎脱了人形,露出被子的脸枯皮包着骨头,衰弱的瘫在上,尽管房里被火墙烤的烘烘的,他上还盖着厚厚的棉被,只剩下口微微的起伏显示这是个活人。

    程巽勋仲手拦住丫鬟,侧与雨竹道:“我们还是别打扰兄长了

    雨竹忙不迭的点头其实她跟大哥林宗寿只见过一面,要谈感谈惦记可真心算不上,不过`·····她还是默默在心底祈祷——

    若有来生,祝愿他能够远离灾病,康健安泰,子,幸福一生。

    崔氏和林远之来得有些晚,等雨兰和陆应都来了之后才姗姗来迟。

    “你二嫂今儿有些不舒服,找了大夫给她瞧就耽搁了。”见过史氏之后,崔氏笑眯眯的拉着雨竹到一边说话。

    “怎会不舒服?”雨竹急问,德园如今安宁的很,汤氏怎会出事?

    崔氏仔细打量着雨竹的气色,满意的很,笑道:“无事,大夫瞧了说是肠胃有些不妥,不是什么大毛病,约莫是马上要生了,心里有些不安罢。”

    “让你二哥留在德园陪着呢只带了你大嫂和瑞哥儿来。”说着还指了指妈手里抱着的胖娃娃。

    雨竹一下子就高兴起来,欢呼着“瑞哥儿”,搂过小胖墩儿就亲。

    程巽勋站在一旁,微微而笑。

    等姑侄两互相给对方涂了一脸口水后,崔氏才拉开道:“也注意点儿···…对了……”

    轻声询问起来。

    杜氏接过瑞哥儿,揉了揉他的圆脑门儿,婆婆这回该是担心雨竹的肚子吧,程家不很太平,还是赶紧有个孩子傍好······她眉头微皱,又想起最近听闻的一个消息来心中担忧。

    雨兰知道崔氏不待见自己,只领着陆应往林远之面前凑,正碰着林远之、程巽勋翁婿两人聊得融洽陆应有些畏缩的站在旁边,任由雨兰怎么使眼色都不肯上前插话。他还记得嫡母李氏是怎样训斥,在嫡兄与父亲说话的时候,绝对不准上前……眼前这景真是好像。

    “相公,你快去啊。”雨兰急的不行,这能与相公出门一趟多么不容易!他怎么不抓紧时机呢,婆婆虽然在太婆婆面前温良谦恭甚至木讷,可对庶子却是辣手的很完全不给庶子一点出人头地的机会要是他再不自己争气,何时才能出头啊!

    声音大了些林远之看了过来,“在夫婿面前这般大声做什么?”

    脸上已经带了不悦雨兰如此多轻狂作为,便是他再多的慈父心肠也被消磨干净了。

    雨兰顾不得许多,当即走了上前……

    程巽勋回去告诉雨竹,“····…让岳父给连襟在刑部谋个缺。”

    “她真是敢想。”雨竹感叹,怪道老爹当时脸色不好,当时她还以为是见到了大伯不高兴所致呢,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乌龙事件。

    “哦?”程巽勋起了兴致,随意地坐到了镜台旁的圈椅上,问道,“也许岳父大人就心软了呢?”当年在分家之前,那些老姨娘可没少撺掇父亲给庶出的兄弟们谋条出路。

    毕竟是所谓探病,雨竹特意让华箬梳了个宝髻,乌云般的青丝堆砌,缀着小小的花钿、簪钗,比往显得年纪又小了不少。

    “爹爹又不傻。”雨竹任由华箬轻手轻脚帮着把头上的梳蓖、簪钗卸下,淡淡道:“要是雨兰姐姐嫁得不是庶子,那爹爹肯定不会放任不管,但是现如今人家是侯府庶子,爹爹怎能不考虑嫡子脸面,自然不便插手。”

    “今后,雨兰姐姐的荣耀怕是都要靠陆姐夫去争了。”

    发髻完全被松了下来,黑鲷般的乌发柔顺的垂在脑后—经过智远和尚药粉洗过后每根都柔滑黑亮,泛着幽幽的光泽,每每令人不释手。

    雨竹回头冲程巽勋狡黠一笑,眼睛乌溜溜的很是神气。

    两人都是嫡出的,有些事心照不宣。

    程巽勋朗声大笑,摇头嗔道:“你个小骗子。”

    雨竹顿时张牙舞爪的扑过去,被程巽勋一把搂住。

    华箬忙低头退了出去。

    “······雨兰姐姐表面上只有一个婆婆,其实有暗里还有一个……婆婆是妾,争宠是本能……能争男人,自然也会争儿子。”两人笑闹了一阵后,雨竹伏在程巽勋温的怀里,平复着呼吸。

    忽然伸手戳了戳男人硬邦邦的膛,幽幽道。

    程巽勋拍了拍怀里女孩儿的背在她软乎乎的耳垂上轻啄,笑道:“别瞎想,我可是早就应了你的。”

    雨竹将微红的脸埋进他的膛,暗自郁闷,这男人怎生聪明了许多,连自己擦边的敲打都听出来了。

    将那温软小的子又揽紧了些,程巽勋满足的喟叹一声:“这样就好……”

    雨竹举起巴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呐,没事了。”

    “你知道了?”程巽勋子微僵。

    雨竹吭吭几声“猜到了一点。”反正不能说是从外祖母处听到的。

    “是大姐做的吧。”想了想,忍不住抚上了他肩背交接处的那块疤痕,隔着衣服轻轻揉了揉。

    程巽勋将手插进雨竹的发中,沉默不语。

    “还有的呢?”雨竹也不介意他不说话,继续温柔道:“肯定很痛……”

    抬头亲了亲他的眼睛,凝视那双墨染笔绘的眸子,雨竹忽然难受起来,对她好的人,她真的是无法视而不见。

    程巽勋少有的呆愣了一下,伸手抚上雨竹的脸颊“哭什么?”

    看到男人长指上的水珠,雨竹才醒过神来,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喃喃道:“我心里酸酸的……”

    “傻孩子。”程巽勋心里满满涨涨,喘不过气来般的深吸一口气。轻柔抹去她脸上泪珠,笑道:“不疼了,剑砍在上都没事,那点小伤算什么。”

    雨竹却像是止不住了般,哭的不能自已,眼泪成串的落下来“你个大骗子,肯定是疼的……”

    “不疼……”

    “疼的!”

    无意义的对话持续了很久,程巽勋嘴角的笑容却越来柔和抱着雨竹像是抱着自己的心肝一般。

    擦了眼泪,雨竹对自己刚才的绪有些莫名其妙-,晃了晃脑袋,挣了出去倒茶喝。

    “小时候的事不怎么记得了……”程巽勋迅速的从雨竹手中夺了倒好茶水的杯子,一饮而尽,冲瞠目结舌的雨竹露出个男孩般顽皮的神色。

    雨竹低头忍住,重新拿了个茶杯倒水,听他说道:“······疼不记得了……只记得怕大姐露出那般的神……一直都记得。”

    “为什么?”

    程巽勋低头看着雨竹严肃的神色虽然她没有说全,但是意思却是清楚的—为什么要帮程氏。

    “…···我七八岁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无意中听到底下丫鬟说话,说是大姐去参加芷馨会次次受嘲笑。”程巽勋又恢复了原本的冷硬面色晦涩,仿佛刚才的一幕从未发生过一般,“不管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如何如何出彩,结果都是如此。”

    “是妒忌吧。”雨竹脱口而出,既然程氏其他地方那般优秀,那自然会招了别人的眼,人家肯定可了劲儿的抓着她的容貌说事儿……一点不奇怪。

    程巽勋凝视着雨竹的脸,神色缓和了些:“······还有几个庶出的姊妹,容貌都好。”

    “她们应该进不了正院你们住的地方吧。”雨竹恍然,继而无语,要是进去了,估计倒霉的就是她们了。虽说程氏精神肯定是出了问题,但是如果有美貌的庶出女儿在,程巽勋应该就不会被迁怒了。

    “错的怎么说都是错的,借口也是错的。”雨竹定定的看着程巽勋的眼睛,一字一顿。

    长长出了一口气,程巽勋仰望着雕梁画栋的屋顶。

    好久不曾主动去想过这些事了——-以前每次想起这些来,他都自以为看穿看淡。

    幼时的惊恐委屈,大哥的愤怒怨恨,母亲的清冷淡漠,父亲的忽冷忽……不过就是那样罢了,再提起又有什么意思,索她再也不能伤他了,做自己想做的便是。

    可是刚才听雨竹一番话,他忽然发觉其实······他不是不在意的,起码,看到小妻子哭着说:“当时一定很疼。

    他从来都没有这般高兴过!

重要声明:小说《青竹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