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飞离了森林的山雀

    ( )铜凤的老公开的是辆红色的qq车,看得出他们夫妻会过子的,车也只是个代步的工具而已,没必要讲究太多,能跑就行。(!.赢话费)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海棠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了车,她就闭上了眼睛养神,也许是她这些子来没有睡好觉,总觉得只要是能闭眼的时候就绝不浪费时间。她对睡美人的定义是,睡足了才是美人。

    车子缓慢进入了加油站,有两个女人在这上了车,年纪小点的那个坐到了后座,她冲海棠笑了笑,海棠也出于礼貌地回笑了。年纪大点的那个坐到了副驾驶,看了海棠一眼没说话,海棠也看清楚了她长得还清秀,就是脸上有些斑点,内分泌失调所致,看得出是经过打扮了的样子,但是还是有些不脱俗,应该是在气质上败下后面年纪小的了,看她那大大咧咧的架势,应该是铜凤了。(.赢q币,)

    铜凤一上车就打开了车上面放着的口香糖,先自己吃了一粒,然后塞了一粒给她老公,再转过头来把糠递给给了铁凤,因为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海棠这下弄清楚了她俩的关系,因为铁凤的五官和铜凤不太像,准确地说是铁凤更显女人味,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说话的声音有些加糖的成份,应该是在姐妹里比较漂亮的一个,尽管海棠还没有看到金凤,但想像得出金凤的年龄是最大的,自然不会比最小的妹妹更水灵。

    铁凤接过口香糖笑着先递给了海棠,海棠吃了一粒,既然遇到一起了,不能显得格格不入。她也从包里拿出了牛,正好一人一盒。她们姐妹聊着天,铜凤问铁凤服装店的生意好不好,铁凤说刚开始,也是一般了。铜凤却说她的书店生意不错,就是很累,每天没得休息。看得出铜凤有意说给海棠听的,在她们的眼里,海棠是她伯父请的保姆,而且还是那种不清不楚保姆,要不伯父今天不会这么强调要来单独接海棠的,铜凤的心里下意识地看不起海棠。

    铜凤没出嫁前,霍伯特回国大多是她在照顾,那时霍伯特还没中风,也是由着铜凤陪着游山玩水,所以相当了解霍伯特那点花花肠子,海棠凭着女人的直觉,感觉她们姐妹都在排斥她,只是铜凤全挂在脸上了。

    海棠没有参与她们的聊天,她喝了牛后继续睡觉,在她们面前少说话好,免得挑起是非。迷糊中车子一阵阵颠簸,海棠睁开了眼睛,窗外尘土飞扬,看来是乡下的路坑坑洼洼太多,车子摇晃得厉害。尘土之外是清山秀水,远山与白云缭绕,海棠没有再睡了,想必是快到了,看看山脚下的楼房小屋,自是新农村的景像,不时传来的几声狗叫声,更添了一些乡村的趣。

    海棠尽管是乡下人,但从十五岁就离开乡下了,回家的次数也不多,渐渐被都市改造成了吃着城市饭的乡下人,别人是城市人看起来像乡下人,她就是乡下人看起来像城市人。有田不种吃买粮,惠农政策没享受到,城市低保也吃不成。她像只觅食的山雀,飞走间又停留,她已经是那只飞离了青山绿水的山雀,她放弃了大片的森林,找到的是一个看似华丽的鸟笼。

    车子向着一处树林中开去,一座平房隐在这树林的后面,有点小坡,可能是下面有个大坑的缘故,汽车加大了油门,还是无力地熄火了,这个时候,海棠才清楚为什么男人喜欢开越野车,这qq车还真是上不了乡下的道路。

    她干脆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这时,屋内出来了霍伯特的弟弟和他的老婆。他老婆地和海棠说着话,好像是一路上辛苦了,因为是这边的乡下话,海棠有些没听懂。但知道意思肯定是好的,因为她弟媳妇的脸上的笑容是真诚的。

    

重要声明:小说《没落红尘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