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网聊

    ( )网上的人图像全是灰色的,都藏着呢。(.最稳定,)请使用访问本站。发了几个晚上好的图片后,终于有一个冒了个泡:“美女,在哪呀,最近有没有扣靓仔呀?”阿杰回话了,因为有老婆了,他原来晚上是不聊天的,今天是个意外呀。“呵呵,饭都只能吃半饱,哪有心搞那门子娱乐。”“哈哈,那雌激素分泌会不正常呀,可别老了红颜了哦,什么时候有空见过面吧?调剂调剂……好长时间没上了……”阿杰还是那样,没个正形的前卫。“呵呵,人在江湖,不由已呀!我定力小,害怕调得分不开了,来个单恋一枝花,更是惨凄凄呀!”“老头对你好不呀,有没有买房买车呀?什么时候去美国呀?”一连串的疑问句让她不知怎么回答才好,看得出这个插曲还有些挂念着她。(.赢话费,)“一般了,哪有钱买房买车呀,他的钱要买药吃,再说,也没这么快了,他怕我拿着钱后跑了,去美国只是一个梦了,他说要请律师洗清原来那个骗婚记录才行的,哪天睡着了就去了。”“那你不亏大了吗,钱没捞着,他人还是那个样,还使不得,你不闷得慌吗?红颜易逝呀,还耗在那干吗呢?快跑呀!”“谁让我是扫把星下凡呢,也就这个命了,没跑的动力了,就当混口饭吃了,只怪我生来命呀,哎,上辈子欠了他的吧。”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后,不但没有消除心中的郁闷,反而更觉添堵,本想就此麻木的心忽而有些蹿动,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迈出去,或入天堂亦能下地狱,太多人生的不确定,让她举步为艰,无力前行。她恨自己困在这个城市的中央,作茧自缚,听得到内心一千个的不愿意,可这呼声越来越柔弱,柔弱成了缠绕在心头的细蟒,冰凉而结实,越来越让她仅剩残喘而无力挣扎,她知道蝶儿飞舞的自由与美丽,但她失去了破茧成蝶的勇气。

    “过来呀,帮我把这些药瓶收了。”霍伯特的话让她回过神来,她应了一声后来到客厅,客厅这个冰箱的上层,几乎是摆满了药瓶,海棠很少吃药,也是到了这来才知道,药丸是要摆冰箱保存才好。她摆弄着这些药瓶,仿佛嗅到了这些药的苦味,在心中翻腾。

    “你在网上做什么呢,去了那么长时间?在网上恋呀?没有-聊吧?”“呵呵,你还知道-聊呀,老头子不简单呀,你是不是试过呀?”海棠没有正面答他的话,一阵挪揄反指向他。“想试呀,等我回美国了,就和你试,你可不要在网上乱来呀,丰腴的材全露给陌生男人看了,他一发-,可不要上了你呀?!你现在是我的人了,要收敛。”霍伯特一脸的正经,仿佛有人正轻揭她的衣裳,她那丰的柔韧,那颤悠着晃动的丰盈让他不又咽了下口水。

    “我的小宝贝,过来坐下吧。”他温柔地招呼了她一声,一种曾抚慰她的快感升腾在他的脑海,这么个天赐的尤物竟砸在了他这老头的怀中,还不趁此良晨美景鱼戏水欢,装什么正经,摆什么谱。

    “哦,我这就摆好了,你先去洗个手吧,有药味在手上吧。”海棠见他那色色的表,心想坐下了准没好事。

    

重要声明:小说《没落红尘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