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让你成为名女人

    ( )“哈哈,不错呀,想不到我的妹子做出的菜精致的,人美菜也美呀。(.赢话费,)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霍伯特笑地赞叹道,他小睡了一会,看来精神恢复得不错。“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呀,你试试看,不行的话,我下次改正。”海棠听他一夸,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错,不错,肯定好。”他说罢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海棠则把菜端上了桌,两人的饭菜简单而温馨,海棠喜欢这样的场景,除了不喜欢面对着这个人以外,她觉得一切都好。

    等她把碗筷摆好,霍伯特也自己把药拿过来了,待她准备添饭的时候才发现,她犯了一个常识的错误:“对不起呀,宝贝,我一紧张,忘记煮饭了。”海棠胀红了着脸站在一边,不知怎么补救才好。“呵呵,别急,你去接点开水过来,煮点清水面条就是,我最喜欢吃面条了。”霍伯特善解人意地安慰着。

    煮点面条还是快的,虽说海棠习惯吃米饭,但是只要霍伯特没意见,那就这样了。霍伯特说他只要二十根面条就可以,吃多不行,海棠也没煮多少,她觉得材有些肥,少吃点好。

    霍伯特称赞菜的盐味合适,油也不多,相当清淡,很好。海棠也许是来的这几餐没吃好,觉得自己做的也还行,要是有些米饭就更好了。海棠吃饭有些慢,霍伯特吃完就一直在边上陪着。“你都吃完了,就先过去看电话吧。(赢q币,)”海棠不习惯他在边上陪着。“没事,我陪你说说话,你慢慢吃吧。”霍伯特笑地坐在一旁看着她,觉得海棠吃饭的样子很优雅。

    “要是别人问我是你的什么人时,我要怎么回答才好呀?”海棠问道。“就说是我的私人保健师好了。”霍伯特想了一下回答道。“哦,那我晚上不用和你一起睡吧?”她接着又问。“你名义上是睡旁边那个房间,但晚上是要陪我睡的,不然的话,我还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睡,那我找你做什么呢?!”霍伯特急切地说。“呵呵,那你会和我办结婚证吗?我想去美国呢。”海棠笑着切入想说的正题。“暂时不能呀,我有黑名单在签证官那,要洗清那个黑名单才行呀。”霍伯特悠悠地说。“什么是黑名单呀?”“就是早几年一个公安局朋友的妹妹,想要移民美国,就和我办了一个假结婚,承诺事办成后给我一房子,可是当我把一切办妥后,她的承诺不能兑现。于是,我就给签证官那打了个电话,说这事是个假结婚,所以在那就有了档案,这一时半会也洗不清呀。”他叹了一口气后说了这么多。

    “怎么会这样呀,那现在这个女人呢?”海棠好奇地问道。“她现在和我没有来往了,后来这事弄得很麻烦,她竟然因为没去成美国而不和我离婚,吵着要去美国分我的财产,为这事,弄得我头都大了,我不得不请律师打这场离婚官司。第一个律师狮子大开口,要几万的费用,事还没弄好,又找了一个台湾朋友的亲戚,那人也是律师,人品不错,只花一万多块钱就把离婚手续办好了。”

    海棠没有说话了,默默地收拾着碗筷,感觉霍伯特这个人有太多的复杂的事。霍伯特则仍坐在那,靠着椅背微闭着眼睛。用的是天燃气,洗碗用火比较方便,等海棠把碗筷洗好,霍伯特却靠着椅背发出了鼾声。

    她轻轻走了过去,手扶着他的肩膀轻轻摇醒了他:“宝贝,一下就睡着了呀。”看他那老态龙钟的模样,海棠觉得宝贝这两个字用在他上是再合适不过了。“没,没呀,我就是闭上了眼睛呀。”霍伯特神恍惚地说。“呵呵,我都听到鼾声了,起来吧。”

    她伸手把他从椅子上扶了起来,待他站定,便牵着他的手来到了客厅。忙活了一天,海棠也有些累了,她打开了电视后便躺在了沙发上。也许是时间还有些早,楼下的花鼓戏还没开始唱,也就显得耳根清静了不少。

    “看来,我的妹子这一天也辛苦了。”霍伯特打趣道。“是吗?我可不是机器人呀,再说,就算是机器人那也得加点油的。我这一天,就好像没有停下来似的,你说不累才怪呢?”

    “哈哈,做这点事就累了呀。那你还说要去美国,去那,更累了。”霍伯特不屑地说。“为什么呀,为什么会更累了呀,是听不懂那里的话累吧?”海棠紧接着话说。“你们这些人呢,就都想往那边去,我这老头子呢,就只想回来。”“为什么呀,不是都说那里好吗?”“好是好呀,那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好,我这老了的人可不好了,你不知道有句话是那么说的,‘美国是儿童的天堂,中年人的战场,老年人的坟场’呀!我都在想办法办回国的长期居住证。”霍伯特又感慨了一番。

    “那你是不准备让我去美国吗?”“其实在国内也好的,到时,我们选择去云南定居,那里气候不错。”“我才不去那里呢,我怕地震,原来好像听一个妹子说去那边旅游就碰上地震了。吓得好多住在酒店的人光着子就跑出来了。”海棠搞不清状况,只是把她所听到的转述出来。

    “呵呵,我的妹子傻得可,哪有那么多地震呀,人死由命,躲也躲不过的。”“哦,那你相信命呀,那你怕不怕死呀,都说有钱的人怕死。”“呵呵,我也怕死呀,特别是现在有了你,就总想为你做些什么。”“你会那么想吗?那你想为我做些什么呀?”海棠好奇地问道。“呵呵,我想让你学着做生意呀,让你成为一个名女人呀。”霍伯特笑地说道。

    海棠的心里有了些感动,这个死老头,说了老半天,终于说出了一句人话,但是要成为一个名女人,是那么容量的事吗?他是不是有些自不量力呀,但是现在这种况,也只能由得他说了。

    她缓缓地伸了一个懒腰,霍伯特说着话便坐到了她的旁。说他的手指有些发麻,让海棠给他按摩,海棠笑着解释说按摩是要在饭后一个小时再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没落红尘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