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好贪呀

    ( )“你好贪呀,宝贝,我的老宝贝,你要注意体呢!”海棠嗲嗲地轻声细语着,湿润的红唇轻抚在霍伯特苍白的发鬓上,舌尖婉若红龙偷袭着他那苍老皱褶的耳根。(.最稳定,)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妩媚的女人都知道,就是纯爷们的血汉子也难抵挡如此的温柔来袭。一点一点的乘兴,一点一点的**,她散发着如妖的媚惑,来捕获这残阳之躯的灵动。

    看到他的体在微微地颤动,似沉睡的银蛇在缓缓地解冻,那颤悠扬起的右手不听使唤地停驻在她的丰满之上,他薄薄的嘴唇微启,轻咽着口水。又仿佛面对一道精美的菜肴,难以举箸。“色字头上一把刀。”尽管知道年迈的体已力不从心,但他那从心底里滋生出的原始**,却又驱使他极力摆动了一下子,努力想做点什么来表达他的怀。她看出了他眼中的无奈,她还得把这道极品慢慢给他呈上,这是他内心极度渴求的,这也是她唯一能奉献给他的,既然决定了做他的女人,她便丢掉了矜持,上这样的事,既然开始做,就要做出极致。

    她顺势骑到到了他的上,轻抚他那失去活力的肌肤,指尖开始游弋,探寻着游动的靶心,她得扶摇直上,竭尽全力请君入瓮。他仰视中的她面若桃红,艳中不失趣,激进中不失柔,似一把放纵的火苗,开始燃烧他那萎靡不振的生理机能。他有了喘喘的欢愉:“我的小妖精,你太美了,有些像旧上海中香艳的女明星。(.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呵呵,是吗,那女明星今天就和你有一腿了,你该乐了吧。”她又嗲嗲地说着话,缓缓扭摆的下开始助力荷尔蒙的滋生。

    “舒服吗?以前有这样做过吗?”“舒服,太舒服了,没这样过,没想到呀,太没想到了,这把年纪还来了如此艳福,过去的皇帝也不过如此的享受呀!”“呵呵,是吗?你知道不,你就是我的皇上,看我把你侍候得美美的吧,这样下去,你还真会返老还童呢。”海棠不失时机地美言了两句。

    “是呀,这可是我这一辈子中最美的享受了,年轻时只顾做生意,养家糊口过子的,就是有这事,也是做几把草草了事呀。”霍伯特感叹道。“哦,那你她吗?”“谁呀?”“你老婆呀?”“我不,我其实是先上她家小妹妹的。”“呵呵,你这色人,还竟然喜欢上姨妹了,还真是‘姐夫看姨妹,越看越有味。’呀”她又扭动了下腰打趣道。

    “不是呀,说了你也不明白的,那时,我刚去缅甸不久,本来是租住在她家的,子久了,和他小妹就谈起恋来了。谁料,我老婆的前夫一下生病死了,丢下一个制冰厂没人打理,她又带着三个孩子,我正好在她家打工,她看我人忠厚老实,做事卖力,对他小孩子也好,所以她就选上我了,其实她是个小学教员,人长得漂亮,也很清高,其实她并不我,她的心中只有她的孩子。”霍伯特的思绪陷入了沉思当中,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缅甸的那些子里。

    海棠比较喜欢听故事,特别是霍伯特的过去,她竖起了耳朵,想听听他能说出些什么新鲜的事来。她迫切想了解一下这个老男人,也许,就是这些好奇心,驱使她温于他。“下次再说吧,说来话太长了,以后在一起有的是机会说的。”霍伯特是个喜欢卖关子的人,甚至是喜欢弄些他认为是惊喜的事,他并不急于来满足她的好奇心。海棠是个急子,便粘着他的子,一阵媚态:“看你说不说,不说我就要你的老命!”“小妖精呀,太晚了呢,要做晚饭了,我们不可能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粘稠在上吧。你真要老头子的命呀。”他一脸的假仁假义,海棠也没得法子了,只好作罢。

    “那我先冲澡了,你是洗澡还是用水抹子呢?”我有些累了,我先睡一下,你洗过后再用水给我抹子吧。”霍伯特话都没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大概是风云过后要休养生息吧。海棠无奈地在心中叹息了一下,便来到了浴室,现在也只能靠着沐浴来加点趣了。莲蓬头的水缓缓落下,似一湾清泉在体滑过,这种肌肤的亲密接触让她的心有了一丝宁静,她认真清洗着刚才接触的每一个部位,决不能让一丝污渍残留,她变换着水流的冲洗方向,也许这水可以洗濯自己那肮脏的灵魂,她心中坦然一笑,觉得这想法来得幼稚,这水也不是什么圣水,但给了她如此亲切的感受……她的心开始平复……

    她着实冲洗一番后,便扎上了浅绿色的浴巾,想到霍伯特还在等着她清洗呢,便只轻轻给面部上了点柔肤水,随后打了一盆温水,放了一条小毛巾,轻轻地来到边,掀开盖在他腹部的毛巾毯,将小毛巾拧到大半干,给他的子做着清洁,她的动作很轻很柔,几乎是拿出了她做美容时给客人洗面的动作。一遍清洗后,她又去换一盆温水,这样的反复两次后,他听到了他有了小小的鼾声,她轻轻给他把毯子盖好,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一度,免得他睡着受凉了。也许当他睡着后,她反而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需要照顾的老人,那厌恶的绪也减少了几分。

    她轻轻带上了房门,来到了厨房,她现在的角色是煮妇,得认真做好两个人的饭菜,地上有建军他们从乡下带来的蔬菜,她洗了一条黄瓜,再洗了点青椒,然后打开冰箱拿了两个鸡蛋和一个西红柿。养生专家说:“晚餐要吃得像要饭的。”就这些菜那也就够了,更何况霍伯特的体也不能吃得太油腻了。

    她的刀工显得有些笨,一看就是生手,尽管平时也做些饭菜,可那就做给她自己吃,好坏无人评说,可今天,她第一次在霍伯特面前露厨艺,未免又多了一份紧张。一张手忙脚乱之后。三道菜出来了,西红柿炒蛋,素炒黄瓜,豆豉青椒。味道不知怎么样,但是她装盘还是很好的,在看相上还是不错,呵呵,色香味上至少有了色。“小妖精,你做好饭了吗?”这声音来得突然,吓了她一跳,不知什么时候,霍伯特已悄悄来到她的后,轻搂着她的腰,这一声,把她的魂也吓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没落红尘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