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口头协议

    ( )“我的小美人咧,太舒服了,这种美的感觉没法与人分享,我现在这个岁数了,要好的发小也多不在人世了,若是和旁人说起这等美妙的**来,真是难以启齿呀,太美了,太美了。(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一阵卿卿我我的翻云覆雨过后,霍伯特啧啧地赞叹道,男人就是这样,不管多老了,玩了女人尽了兴的时候都会得意忘形的。

    “到时,我要把你的名字刻到石碑上去,没死的人名字是刻红字,我可不是找小老婆,我是死了老婆的,可不是像其他男人一样找小的,到时等你老了的时候我们再合拱在一起。”海棠一听这话,差点没晕死过去,自己现在还是好好的活人一个,他不但不考虑她活着时候的生存状况,就先安排她死后的事了,人死如泥,她管那事做什么呀,重要的事是现在怎么过好呀。

    “刻到那上面做什么呀,有什么用呀,别的老头子找女人都是买车买房的,你会给我买不?”海棠笑着问道,想趁他一时兴起,和他聊聊钱的事,她不就是冲着钱来的吗?可不要错过这样聊事的好机会了,心里想说:“你玩了就玩了,哪能刻到那上面去遗臭万年呢!”可必竟是不能把她那猥琐的思想表达出来的。

    “哪有一开始就买房买车的呀,哪能那么快呢,最少也要两年后呀。”霍伯特在这事上,乐归乐,轮到他真要付出代价的时候,却狡诈地说道。(.赢q币,)

    他这时仅仅只是把海棠当成了一道美食,吃一顿付一顿的钱,哪一天吃腻了,还能再换个口味,这样他有主动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这样的事可有太多的前车之鉴了。

    “那你写下来好不好呀?”海棠温柔地说道,心想:“先哄哄你写下来吧,你都这把年纪了,又没打结婚证的,万一哪天你不行了,我找谁去要个公道呢,更何况被你个糟老头子玩过了,还有谁会要我呢?!”

    “写什么呀?”霍伯特的脸变得像六月要下雷雨的天,沉沉的。“写两年后给我买房买车呀,空口无凭呀。”海棠想到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干脆挑明的好,自己可是冲着钱来的,要不凭什么陪你这个半不遂的老头呀。”

    “你不相信我就算了,我在美国跟犹太人借钱都没打过条子,凭的就是信誉。”霍伯特的脸得更厉害了,他提高了声调。

    海棠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实在是没有办法和他谈条件,她已经没有退路,也不想把场面弄得太难堪,便换了一种说法:“那你一个月开多少钱给我呀?我儿子上学要花钱呢。”

    “你要多少钱合适呢?”这个老狐狸反问道。“这样吧,就按最低工资标准吧,你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能离人,就要算三个班,一千一个班的最低工资,最少要三千一个月了。”海棠笑着说,像谈着与她无关的一场人买卖。“那我可请不起了,我最多给你一千六,原来我请的才给九百呢,就是看你长得比她们好,才多出些的,再说两年后我还要给你买房子呢。”霍伯特坚定地说。“太少了,我不能做,再说你半年后就回去了,我又不可能另外去做什么事了?”海棠急切地说,看来只能放弃呆在这里了。

    “那这样吧,我不在这里的半年我同样付你工资,你又不用做事,这总行了吧。”霍伯特补充说道。海棠知道他不是吃素的人,但现在也没得更好的办法。她目前的处境,容不得她不答应,更何况自己还有去美国的梦想呢,也许时间一长,事会出现转机的,毕竟刚认识,说得这么直白还是不太好。

    “哦,我来之前,你不是说给我出我那里租的房子的费用吗?我想起来了。”她干脆换了话题,算是对刚才谈过的事作了默认。“哦,多少钱呢?”霍伯特也想尽快完成这场赤lo的对话。

    “这样吧,我刚才也没买衣服,你给我的钱就够买内衣的,再说内衣也不能穿太差了,也就是特意穿给你看的,漂亮的话,你的趣也好些。我还没买外衣呢,你放点钱在我上吧,我得去买条裙子,最少两千吧。再说我现在也算是你的人了,不能穿得太寒酸了,带出去你也没面子的。”

    霍伯特点了二千给她说:“你要计划着用呀,这个月没得钱给你了。”“不要那么小气好不,我刚来,自然会要多花点钱,你旁的女人好看,别人也会夸你眼光好的,你找我不就是为了面子上的事呀。”海棠说笑着接过了钱。

    刚才这场对话不光是很伤霍伯特的脑筋,海棠觉得她也很伤元气,也有些累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现实地与男人谈论金钱的事。而这种事不先谈好的话,将来就会面临很多的麻烦。

    看他累了,她赶紧粘到他的旁边,手放在了他的小腹轻轻揉着,她知道,这样不光是可以给男人愉悦,还能补肾气,不给他在这里打打气,他是不会高兴的。

    “说句你不高兴听的话,万一你在房事的时候过世了,我是不是会吃上一场官司呀,你最好是先给我写上一张条子,说是你自己乐死的,与我无关,这样,我才不会落得一个臭名昭著,不至于到时钱没弄到手,还赚上了牢饭。”海棠边揉边轻声细语地说道。

    “不会的,只要你把我体照顾好了,你的下半辈子就好过了,我自然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我多活一天,你就多享受一天。”霍伯特认为海棠能呆在他的边,应该说是她的一种福份,他可一点也不认为是在糟蹋她。

    她的手这一抚弄,他又来了趣:“我的小妖精,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不让我放水就是。”他说话的神气好像是要把他这一辈子亏欠的**都补回来似的。

    

重要声明:小说《没落红尘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