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物漏偏逢连夜雨

    ( )她来到盲人店里,明医生已经开始工作了,他用手势示意海棠小声说话,以免惊动正在休息的客人。(!.赢q币)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海棠轻手轻脚地放好挎包,再洗过水杯倒了一杯水,便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浏览起手机qq,进店前她就把手机声音改为了会议模式,这样按摩时也不会影响客人休息,阿杰后面又发了好几条信息,现在还在线上呢,海棠回复已经上班,以后可能也不能再见面了。阿杰追问为什么,海棠说美国老头过来了,凭直觉会让自己去照顾他,不过,这老头是个老jian湖,却是放着线在等她上钩。

    阿杰发来个凋谢了的玫瑰花,并说:“你也要和他摆明条件,他给你付多少钱一个月,他不花钱的话,你凭什么去受一个老头子的作践?还有他会不会给你买房买车,现在找小老婆可都是先送上一房子。”海棠无语片刻,想想又回道:“这些都没说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谈这些条件,我现在是一无所有,有什么资格去谈这些呀?”“切,比他年轻那么多就是资本呀,他想老牛吃嫩草,就得付出代价呀,你可别太善良了,你不是为了钱,怎么会去跟着他呀,真是把你活活的糟蹋了,不敢想像你以后的子怎么过呢?真可惜你那丰腴的段要去受一个老头的蹂躏。”

    海棠被他这么一说,眼泪差点掉了下来,真要是去了老头那,这以后的子可真的无法想像,这时有客人推门进来,她赶紧回了句:“886”,便起招呼进来的客人。(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进来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客人,说是想拔火罐,那女人看起来朴实的人,提着一些做清洁的工具,还穿着家政的工作服,海棠地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问她有没有感觉上哪有痛点,她说就是腰痛,有几天了,她又问有没摔倒什么的,以前有没有痛过,她说没有。

    海棠看她是个清洁工,挣几个钱不容易,便给她安排了一最省钱的方案,最少来做三次。告诉她这次至少要做一小时,半小时按摩,半小时火罐,价格是40元,看她能不能接受,她说可以,痛起来难受,还是这店子的熟客介绍她来的,说做了好。海棠又说,今天做过会有所缓和疼痛,但是建议你多来做几次,这个按摩也像吃药打针一样有疗程的。说完海棠便让她轻松伏在按摩上,先给她的腰部做了一些舒缓的手法,找到了痛点后,便给她上了火罐。做这些对于海棠来说是轻车熟路。

    当海棠快做完了的时候,明兄进来了,他看到有女客人在做按摩,便去到客厅看报纸。海棠忙完也跟了过去,明兄问她考虑好了没有,要不要先去霍伯特家里看看况。海棠说他又没打电话来,这离那也蛮远的,自己冒失地跑去那不太好。明兄说没问题的,今天是霍伯特打电话来催人他才过来的。“哦,那他有没有说给我多少钱呀,还有给不给我买房子呀,这些我也不好和他谈,要不,你陪我一起过去谈吧。”海棠茫然地说。

    明兄说这种钱的事他怎么好去谈起,那样显得做朋友太不地道,只能由海棠自己谈了。“那他也没告诉我电话呀,我怎么和他联系得上?”

    海棠仍是一头雾水,这个时候她的思维相当乱,去还是不去决定着这一生的命运,不去吧,她似乎对这件事又还没死心,心里总觉得老头可能不会给她太多的钱,但至少会帮她度过目前生活的困境。“我有他国内的电话号码呀,你记下吧。”明兄连忙说。

    海棠这才想起手机还放在按摩室的茶台下面,便过去拿。海棠过去后却没看到手机,心头一怔,大叫:“我的手机怎么不见了?!”明明就放在那,也就只有两个客人,再也没进来外人,手机却不翼而飞,海棠的绪有些失控,这手机平时可是她一切娱乐和联系用的,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虽说一个手机值不了几个钱,但是对于她来说,那也是不小的开支了,何况现在正是需要用它联系霍伯特的时候。

    明兄也跟了过来,让他仔细再找下,这里就几分钟没人,应该不会丢,估计是海棠放到其他地方了。海棠又把自己的包翻看了,再看了其他的地方,都没有,她的心凉了,自己以往也只是掉了两个手机到厕所里,而今天,这手机却在眼皮底下就飞了。

    她沮丧到了极点,明兄让她先用他的手机给霍伯特打个电话。海棠焦急中拔响了霍伯特的号码:“喂,我是海棠,我刚才手机掉了,我这是用的明兄的电话,你在哪呀?”海棠心里一着急,没有礼貌的问候,直奔她想要说的主题了,当然和老男人说话,免不了带着一些女人的媚。“我在家里呀,我今天回家了,走的急就没给你打电话了,你现在过来呀,你下车就到我家对门了,你下车后给我打电话,我到楼下接你。”霍伯特虽说年岁已高,但是听出了是海棠的声音后,思维相当清晰地回话了。“那你的电话不要关机呀,我现在就坐车过来,我下车后找个公用电话联系你。”海棠等霍伯特完全听清楚她的话后便挂了电话。

    明医生也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搞糊涂了,这手机到底是怎么掉的,确实是很荒唐,听到海棠这么急切地要去霍伯特那里,他便说:“你去吧,看看也好,如果不打算回来了,就给我打个电话,霍伯特钱是确实有,你要想清楚,如果决定和他一起生活,就要好好和他过子。”明医生的话有些语重心长,海棠知道他是关心自己,便说好,让他放心,自己以后混的好的话,会来看他的。这时,却没看到明医生老婆,明医生说她刚出去买菜去了。

    海棠与明医生、明哥辞了行,便匆匆上路了,那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再不走就赶不上长途汽车了。她没有来得及回家拿衣服,与其说她是去寻找新的生活,还不如说她像个逃离现实的懦夫,她想从此忘掉生活中的种种辛酸,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开始那有些戏剧的,带着讽刺的人生之旅。

    

重要声明:小说《没落红尘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