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深夜淋浴

    ( )“你说会有一颗神秘的心,是你一片未曾到达的森林,你翻山越岭,历尽千辛,只为梦里迷人的风景。(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请使用访问本站。我只想要一颗纯净的心,象是一颗远离尘世的水晶,但恨纠缠,无法清醒,早已失去最初的原型……”陈瑞的歌声响起,把海棠的思绪从遥远的过去收回,她慌忙接起了电话,第一次听这首歌,她就很喜欢,所以特意定为了手机的铃声,要知道,在她的内心深处,始终渴望有一方净土让她栖息,保留她那与生俱来的善良与纯朴。曾有过的那些与不的过往,会不时回放在她的脑海,她多想能拥有一份属于她的浪漫与甜美的,不料曾几何时,她的心已千穿百孔,稍不留意,内心便会有渗血般的疼痛。

    “你在做什么呢?能听到我的声音吗?”电话里传来霍伯特略显苍老的声音,海棠“嗯”了一声算是先作了个回答,也不知聊些什么好,就客地问了些:“你在做什么呢?体还好吗?午餐吃的什么呀?”再一想,该具体询问下他的况:“你的脚还麻不麻呀,抽空也出去做下按摩……”霍伯特的健康状况确实令人担忧,且不说九十高龄的年纪,就那糠尿病并发肾病,就够折磨他人的了。“脚一直发麻,特别是晚上,在国内还有你给按摩,美国这边的按摩太贵了,哈哈……消费不起呀。”霍伯特的话里有些无奈,也表露了一点对海棠的眷恋。

    “离得太远了,就是想给你按摩一下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呀,别心疼你的钱了,如果觉得按了舒服就出去按摩一下好了,钱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海棠轻声笑着说道,因为是深夜,这声音也显得相当的清晰。她知道他不少按摩这几个钱,主要是国内这边按摩便宜,加上平时有自己给他做按摩,也不用按小时计费,所以相比之下,更不想在国外花那个钱了,更何况还没她的手法好。(!.赢话费)说到按摩的手法,霍伯特还是对她赞赏有加的。

    因为时差的原因,这里比美国那边早了十三个小时。这里的晚上一点,就是那里的中午十二点,海棠看了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一点半钟了,这是块老式的欧米茄手表,是霍伯特先生临走之前给她戴上的,说是海棠出生的那年买的,算是个巧合,也还有些纪念的价值。她的手上本来也是光光如也,既然是给她的礼物,她也没有推辞,她更懂得这表在霍伯特眼中的价值不是用金钱可以来衡量的。

    平时他很少在半夜时分打电话过来,怕影响了海棠的休息,但今天,也许是在异国他乡的他也感觉到了寂寞,又或许是想证实一下海棠是否老实的呆在家中了,看她是否真的在家睡觉。他是个敏感的老头,总会从海棠的话语中判断出些什么来。可能是因为他阅人无数的缘故吧,观察能力特强,加上海棠的不会掩饰,再加上他那颗原本多疑的心,他总能从电话这头传送过去的声音里作出他认为正确的判断,海棠可从来不敢对他加以怠慢。

    霍伯特又问了下养鱼的况,并叮嘱她早些上休息,便挂了电话。海棠伸展了一下子,刚才一直躺在沙发上,显得脖子有些酸痛,便坐起来。双手反过去揉搓颈椎,睡意有些散去,按照养生的说法,真该早些休息了,便起叠好小棉被子,喝了一小口水,只是一小口,怕晚上多喝了水有眼袋,近年来,她的体开始稍稍发福,便不再吃霄夜。

    海棠有睡的习惯,她很喜欢那种没有衣服束缚的感觉,加上书上也说睡对体有好处,她便更乐得个自在。睡前的洗漱是免不了的,自从霍伯特去了美国之后,她便关了主卧室的电水器,她觉得这样会省电些,而且她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必要用两个水器。把脱下的衣服放在主卧室的衣帽架上后,她赶紧披上了浴巾,冬夜的寒冷让她不由得紧缩了一下子,便再加了一件睡袍,一溜小跑来到了外面客厅的洗漱间。打开了浴霸,感觉暖和起来,先挤了些牙膏漱口。她从小就有晚上漱口的习惯,她的牙齿也确实比一般的人白一些,尽管早些年偶尔会抽上一二支香烟,但一点也没有影响牙齿的洁白度。这点习惯霍伯特和她有些相同,不过他漱口更胜一筹,先是用牙线把牙缝剔干净,之后再用电动牙刷,他说美国的牙医很赚钱,牙齿好病痛也会少些,也是从认识他之后才知道有用牙线的,她偶尔也会学着他的样子剔牙,也许是较他年轻近五十岁的缘故,她的牙齿比较紧密,不过剔过后刷牙是确实刷得干净些。

    浴室里有了温度,她便先褪去了睡袍。把水龙头打开后,她对着镜子审视着自己,两弯蛾眉下,略大的眼睛透着盈盈的笑意,像是会说话一样。因为她也学过美容,洗面的时候会坚持做下面部按摩,眼角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增添过多的细纹,略显倦意的脸颊上印着浅笑即现的酒窝,都说笑的女子运气不会太差,心思细密的她也在想好运什么时候会降临在她的上。

    淡绿色的浴巾裹着她那丰腴的体,恰到好处地包着她那傲人的云峰,染过的粟色卷发轻柔地披在前,白晳柔软的线随着呼吸起伏叠,在浴霸强烈的灯光映下更显得呼之出,大有一揽众山小之气势。别人说少女是含苞待放的花蕾,清纯可人,而少妇却是撩人心魂的怒放的花朵,艳丽妩媚,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成熟女人的风韵,让人会泛起不尽的遐思。

    她缓缓解开浴巾,一股水的雾气渐渐地模糊了镜子……她先用洗面在面部划着圆圈做些清洗。手指灵巧地在光滑的面部滑动,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上也沾上了水珠,三分钟的面部清洁后,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弄了些洗发水清洗头发,轻轻用指腹揉按着头部,她用上了芳香spa水疗的一系列动作,清洁完头发后便用淡绿色的头巾包扎好头发。淡雅的玫瑰香露在体游走,她细致地呵护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任指尖抚慰着自己柔软且富有弹体,感受着温的抚慰,水的冲洗让她全有了暖意,她取下了喷头,借助着水的压力冲洗着女人那神秘的黑色惑,翘抬腿尽地舒展开来,她的思绪有了些飞扬,此时此刻,若是她心仪的男人出现在旁边,岂不会上演一场沐浴交欢的胜景……想到这,泡沫下的体竟开始有了蠢蠢的**,体的本能让她有种想要释放压力感觉……她有些无助地关上了水龙头,用浴巾包裹好自己的体,披上了粉红色的睡袍。用纸巾擦净了镜子上的水雾,她看到自己的脸上泛起了红润,黑色的眼眸透着一丝雾气。她用些保湿水轻拍到脸上,涂了点唇彩,在粉红睡袍的映衬下,湿润的嘴唇更显媚。

    她无奈地轻叹了一声,用吹风轻拂着秀发,整理着卷发的纹理,这长发也是文森特要求她留的,她不太喜欢长发,每天洗澡后都要整理一阵子才能上。打理完后,已是二点多钟了。她来到卧室,洗澡前开启的电毯已经让被子很暖和了,她脱下睡袍,解下浴巾便上了。丝棉被超常柔软的贴在她的肌肤上,棉被上还加有一大红毛毯,暖暖的感觉让她也有了些惬意。这样的大,一个人睡下便觉得有些孤单了。霍伯特在的时候,是和她睡一张的,不过,由于他中风后行动不便,却也只是睡在旁边而已。尽管那样,也还是有一个说话的人,但现在,她只能孤单的一个人,静静地听着风声、雨声……也许,在这撩人的深夜,不眠的也许不只她一人。

    

重要声明:小说《没落红尘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