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异国风情

    放心吧,你不同意,我不会碰你的。他把我搂在怀里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

    哼,我这辈子都不会同意的,你就等着吧。我撅着嘴巴小声说。

    好了,别闹,睡觉。他把我朝怀里搂了搂说。

    明天一定要早点起来,要不然被那么多人看到我和赫连一起下楼去,还不被他们说死。该死的,怎么会没有房间了呢?我郁闷的想,渐渐的进入梦乡。

    我做梦了,梦见赫连睁着一双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我,说我压着他了,我看了看我的位置,明明就是在墙角嘛,我说我没有压着你,然后他就凶神恶煞的冲过来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吓了一跳,然后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赫连果然在看着我,原因是因为我快要把他压死了,我瞅了瞅,我很不争气的就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在他上,甚至连脑袋都跑到了口上,他看见我醒了,脸上的表从有一丝痛苦转换成了绅士的表,你醒了啊,他说。

    嗯,醒了。我尴尬的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低头一看,囧死,居然流口水流到他上了,我斜着眼睛看了几眼,要不要给他擦干净啊。

    好在他也没有说什么,要不然我就只好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下去洗洗吧,待会下楼去吃早餐。他一动不动的说。

    我看了看睡在外面的他,该死的,动都不动,我只好像一只熊猫一样从他的上爬过去,哼,坏东西,故意的吧。

    下楼的时候还好他们都还没下来,要不然我就没脸做人了。吃完早饭后就继续上路,一路上和色狼口角不断,真是气的我七窍生烟。早知道就不带他了。

    下午的时候就到了南苑国了,初到边境的时候还比较荒凉,到了城里就闹多了,一点也不逊色北溯国京城的繁华,不一样的是这里的穿戴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里的女子发上都是用鲜花装饰,简单一点的就直接披着头发编个花环戴在头上,复杂一点的就盘起来插上鲜花,不像北溯国一样戴的都是珠花或者是簪子,虽然没有北溯国的女子装饰的那样华丽,但是却多了一份淳朴和别样的风,穿的有点类似于现代的那种抹的波西米亚长裙,上边披着一个小坎肩。男的穿着都跟北溯国差不多。

    但是这些女子天天带鲜花,那冬天没有鲜花怎么办呢?难道就不戴了?我缩回脑袋疑惑的问闭着眼睛靠在角落里的赫连。

    这里专门有人用温室栽种,冬天的花只是品种少一些,并不是没有。赫连依旧闭着眼睛淡淡的说。

    哦,这样啊,奇怪,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不是第一次来?我纳闷的问。

    赫连微微停顿了一下,小时候来过一次。

    小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啊。我凑近他问。

    太久了,忘了。他似乎不想回答我的这个问题。

    哼,我白他一眼,不想说就算了嘛,还忘了,又不是得了健忘症。

    我又扒开帘子朝外看,色狼他们的马车跟在后面,色狼此时也正把脑袋伸出来色迷迷的到处看,哼,臭色狼,走到哪儿都不忘看美女。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绝色妖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