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看我们怎么劫刑场

    说干就干,色狼说话的效率可不是盖的,果然,婉儿一大早的就来叫我来,说色狼已经在楼下等我了。大文学

    连忙收拾妥当,今天可不同往,咱们是要干大事的,哈哈~~

    刚下楼看见色狼就斜靠在一楼的凳子上,他朝我招招手,走吧。

    我颠的跟过去,我们去哪等着啊。我跟在色狼后问。

    我们一起去刑场,我已经派人接应好了。色狼简单的回答了一下我的问题。

    一路跟着色狼上了街道,就看见闹哄哄的人群,差点就挤不进去,TMD,这交通堵塞啊,也没人来疏通疏通,前面发生车祸了啊,你妹。大文学

    哼哧哼哧的挤到了最前面,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色狼好像没什么多大的反映,练过的人就是不一样。

    旁边的人指指点点的,我放眼一看,一长排穿着清一色兵服的队伍缓缓的走了过来,好家伙,可真够壮观的。不过那个中间押着的囚车上蓬头散发的人怎么越看越眼熟?

    我揉了揉眼睛,没错,就是我的上丰小帅哥,我擦,几天没见,他们就把上丰折磨成这样了,多好的一美男子啊,弄的我差点没认出来,他的,好歹上丰也是个王爷,他们居然敢这么对他。大文学

    旁边站着的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并没有像电视上出现的那种扔菜叶扔鸡蛋的场景,而上丰一直都低着头,头发把脸都遮住了,也看不清是个什么表,有这样的父皇,一定很难过吧。

    马车经过我旁边的时候,我小声的喊了上丰一声,色狼脸色铁青的拉住我。

    上丰好像是听见了,微微的侧了侧头,但是并没有看我。

    然后我和色狼就跟着人群到了刑场,和电视上差不多,就是搭了一个台子,下面是乌泱泱的人群,旁边设立一个行判官坐的地方,上丰被押了上去,一直低着头。

    靠,自己设局害死自己的儿子,现在都要斩首了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亲。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越来越大,那些官兵看起来都焦躁的,人群中也有不少人等不下去就走了,但是一眼望过去还是壮观的。

    我拿手绢擦了擦汗,没有纸巾,就只能用这个了,我拿胳膊捅了捅旁边一直都很淡定的色狼,小声的问,怎么还不来啊。

    快了吧。色狼抬头看了看天说,只有等这些官兵都松懈一些了才好动手。他小声的说。

    我靠,我真的快要被晒死了,好不容易才留得白花花的皮肤,今天晒一天就算是毁了,回去一定得让赫连把保养的秘方告诉我,不给就抢。

    我正在想着用什么方法抢呢。天空中突然划过十几道黑影,“刷刷”的直接上了台子,哇,我连忙探头看,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奇景啊,手机泡烂了不能留个纪念,但是得一饱眼福啊。

    周围瞬间就乱了,人群开始动的往后退,那些快要睡着的官兵此时才算惊醒过来,四面八方潮水一样超台子上涌,其中一个黑衣人手利落的一伸,也没看到扔的什么东西,前排的人就倒了一大片。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绝色妖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