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意想不到的礼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新乐健 书名:宝贝,让我疼
    芮雪抬起头,瞥了一下对面正在懒洋洋说话的某人,忽然一阵眩晕,他太好看了,怎么能有这样好看的男人呢!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真正入得了芮雪的法眼,她边不乏有长相俊美的男孩子,都是一个个充满孩子气,无法与男人这两个字眼画上等号。大文学一时间,竟无法与上次自己那“叶氏集团之行”所遭遇到的那个顶着祸国殃民俊脸的叶大总裁联系起来,早怎么没发现呢。

    老钊一脸正色道:“我老钊看人从来没有走眼过,人家这小姑娘肯定心眼好,你别欺负人家。”

    芮雪莞尔,一脸发自内心的笑意爬上带有红润的脸颊。终于有人可以直言不讳的说对面那个顶着祸国殃民俊脸人了。

    叶少楠把正在舀粥的白瓷勺子一撂:“哎哎,什么什么你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还人家心眼好,你知道人家姓甚名谁吗?”

    老钊嗤嗤笑着,整个一副嘻嘻侃大山的架势:“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是谁,别人不知,你还不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看人走眼过,一般人我还真看不上,你也知道,我啥时正儿八经的夸过人,你听过吗?啥时听我夸过人?我说,正儿八经的这几年你的品味是越来越差了,好歹这挑女人的眼光总算长进了些,难得这小姑娘投我的眼缘,你又在煽风点火,安得什么心。大文学”

    然后转过脸对芮雪说道:“我叫冷希钊,叫我老钊就行了。今天看你很有眼缘,颇有好感,不如叫我一声大哥,你要真愿意,保证你以后吃不了亏。”

    芮雪虽然憨,但也机灵聪明,察言观色中,觉得此人很有意味,也充满好奇,瞬间紧张无助的的绪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于是满口应,爽快的答应道:“大哥,我叫夏芮雪。”

    老钊利落的提高声音答应了一声,十分高兴,满脸都是笑意,眼睛瞅着对面的那张被放大的棱角分明的俊脸,调低声音告诉芮雪:“他要真敢欺负你,芮雪妹妹你来告诉我,哥哥我替你出气,记住了!啊!我是你大哥,有事一定记得来找我!。”

    叶少楠微微扯起感的嘴角笑道:“怎么说得我和一个十恶不赦罪人似的,把我当什么了!人还是我带来的呢!怎么反倒你们成了一伙,把我抛到了一边,瞧你们两个还哥哥妹妹的,道是谁帮谁还不知道呢!嗯!重色轻友!”

    老钊伸出修长的手掌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说:“今天便宜你了,看在我这妹妹的分上,这粥我请了。大文学”

    “真是小气!”叶少楠似笑非笑,如墨黑眸微微眯起不无调侃道:“人家可是实实在在叫了你一声大哥,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几碗粥就将人家打发了?这是打发要饭的呢?”

    冷希钊笑道:“我说你们这是要敲我竹杠呢!我这人还就有一好处,无论你有多**术,偏不会上你的当。”虽是这样说,却还是摆手示意在门口站立的穿紫红色装工作服的服务员拿来一个红色的方形小锦盒子,说:“这是我的几年前到一个寺庙里求来的!”他已经打开红色的小锦盒,一串深褐色的菩提珠子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等待着主人的光顾,满的灵气等待主人的挖掘。冷夕钊顺手拿起,没等芮雪开口,不由分的,就替芮雪笼到了她左手纤细的手腕上。

    芮雪不肯要,急忙连声说:“不要,不要。”

    叶少楠也不客气,带点宠溺的口气说道:“别不懂事,给你,你就拿着。”

    芮雪听不惯这个有着祸国殃民俊脸的人的口气,像极了教训小孩子的口气,她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狠狠瞪他,他只当没看见,这下芮雪早已没有了对他的畏惧。冷夕钊也实实在在的叫她拿着,她觉得盛难却,仅仅是第一次见面,没来由的,没有真正的什么意图,只是一时说笑,如何当得了真呢,就是真是有这样当大哥的看待,又如何平白无故收的了别人的的东西。芮雪心里矛盾极了,虽然家里不是非常的富裕,可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时代,在父母、爷爷、的宠溺下健康长大,从小受到了良好地家庭教育,知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的真正意思。

    芮雪又仔细鉴别了一下这串深褐色的佛珠,知道这种菩提子佛珠是寺庙里最寻常的法器,论材质倒不算什么贵重饰物,于是也只能不得已的道谢收下来。

    她随手笼着戴在白皙纤细手腕上那松松垮垮的稍稍嫌大的佛珠,刚想回去退下来重新系一下,最好了。

    嘴角含笑的叶少楠好像是芮雪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接着说:“我替你收一收吧。”他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来,替她将那串系着菩提佛珠的丝绳线重新收紧了一下,他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手指纤长,指尖微凉,异常的干净清爽,因为丝绳很细,所以他只能尽量俯过来,离她近极了。他上有清凉的薄荷香气,可能因为刚刚喝过粥的缘故,还有一股粥米甜美的气息,缭绕在芮雪的周,他那缓缓地呼吸暖暖的,轻轻地,徐徐喷在她尖尖的下巴上,痒痒的感觉遍布全,不知为何,芮雪竟不自的联想到了那次“叶氏集团之行”的精华,一种痒痒的、麻麻的、令全颤抖的感觉充斥着芮雪的感觉器官,浑上下好像都不听自己的指挥,四肢百骸仿佛受到了蛊惑,芮雪

    脸红了,急忙不迭声的怯怯的说道:“我自己系吧!”

    低头着头正在精力集中系绳结的叶少楠抬起头来,如墨黑眸宠溺的注视着一脸红的芮雪说:“怎么办,已经系好了!”

    芮雪低头看了一眼刚刚那人系的那个绳结,细细的红线绳精致的结成完美的丝扣,只觉得好看极了,没想到这万恶的资本家还“巧”,一个这么高大的大男人还能给这么细的丝绳,结系出这么完美无缺的丝扣,倒也不简单呀!芮雪嘴上没说,自己也是在心里自愧不如呀!

    芮雪这是第一次跟叶少楠出来吃饭,也从没想到会认识并结识他的朋友,虽然不知道冷希钊的份,但总觉得这人十分出色,谈吐风趣,从容不凡,颇为豁达爽快,有一种武侠小说内的侠士风范,“蝶舞天涯,断桥飞花,仰天长啸…….”这样的词语像蹦豆子一样从脑海里接连不断的蹦了出来。

    来到车上芮雪忍不住赞扬了两句……引得某人心内叫苦不迭……

重要声明:小说《宝贝,让我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