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3 5000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新乐健 书名:宝贝,让我疼
    第二天,芮雪本想倔强到底着按原计划——打铺盖,回学校呢!可是经不住父母的在耳边一遍一遍的说教,想想也是,自己已经离开家好长一段时间了,自己的确也已经很想家了,想家里的好吃的,想妈妈,想爸爸,虽然父母这次有不对的地方,可是那也是为自己好,想想天下谁的父母不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过的好,当然自己的父母也不例外。舒榒駑襻

    记得昨晚,邢亦然走后,天已经很晚了,芮雪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正想着打个电话给那个顶着一张祸国殃民俊脸的叶少楠呢,可是看看表已经夜里十一点三十分了,手机拿在小手里,来来回回的摸索了不知有多久,倒背如流的一串号码已经被自己按到手机的屏幕上好久了,芮雪来来回回的又删掉,一会儿,打开手机又输入那一串熟悉的号码,可是没能呼叫,只是低头看了一下,那串号码,当她拿定主意,刚想不出去的时候,卧室的们悄然打开来,黑暗中,芮雪抬起头来,发现妈妈正蹑手蹑脚的,想自己走来,芮雪没有说话,妈妈径直朝芮雪走来,芮雪没有再继续手头的事,把手机按掉,故意不去理会妈妈,装着要睡觉的样子,把眼睛闭上,不发一言。

    妈妈轻轻走到芮雪的边,然后轻声轻气的说道:“雪儿,我知道你没有睡着!跟妈妈谈谈吧!”

    “…………….”芮雪无动于衷,芮雪还是没有说话。

    妈妈并没有因为芮雪的不理睬,而生气离开,却是用无比温柔的声音娓娓道来说:“雪儿,我知道,这次我和你爸爸这么唐突的,没有经过和你商量就把你叫回来,是我们的不对,可是,你也得想想我们,我和你爸爸就你一个女儿,我们都是为你好,天下的父母哪有不为自己的子女着想的呢!我和你爸爸年纪也都大了,就是希望您能找一个好的归宿,我和你爸爸也就心满意足了!。”妈妈的一番话充满了深,发自肺腑,芮雪心里明了,根本就不用过多的解释姗。

    此时的芮雪无法反驳,可是嘴里,有一个声音高叫着,“你们就想着为我好,可是你们真真切切的想想我的感受吗?这么老远我马不停蹄的舟车劳顿的心急火燎的坐火车赶回来,等着我的是什么?却是一个谎言在家里等着我,你们想过我的感受吗?”芮雪的声音里带有哭腔,其实,芮雪心里想要压抑住,不想说出口的,可是,不知为什么脱口而出。

    “我知道,这次是我们不好,我们对你撒了谎,可是,如若不这样,我们能把你叫回家吗?你能回来吗?再说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了,我和你爸爸都想你的,你爸爸嘴上很硬,说是不像你,实际上他晚上做梦经常的喊着你的名字醒来,我都听见了好几次,雪儿,你要知道,我和你爸爸又多么的宝贝着你,我们希望你未来的生活过的幸福,希望你少走一点弯路,希望为你铺好你未来的人生路!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妈妈这番话,芮雪无言以对,是的天下的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好,谁不为自己的孩子寻求最好的路走,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少走弯路…………………,更何况是这样之深,之厚的父母硝。

    话说到这份上,芮雪真的是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不一会儿自己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不听使唤了,芮雪本来还想着给叶少楠发个短信,或者是打个电话,……………,可是,周公不让了,芮雪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芮雪在妈妈的召唤下,起,洗漱,跟爸爸妈妈还有邢亦然的妈妈一同去妈妈曾经插队的地方游玩,大麦地,是一个距离芮雪的城市只有两三个小时的路程。一路上,有邢怡然开着他那辆黑的发亮的宝马x6,,芮雪的妈妈和邢亦然的妈妈有说有笑,一路欢声笑语,芮雪没有说话的分,也没有说话的心,只是听着那两个半老徐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停的唠唠叨叨,好不闹。

    芮雪还是照样把玩着手机,她在想着抽时间给那个顶着一张祸国殃民俊脸的某人打个电话,可是在车上这么多人,也不行呀!再说这事要是让爸爸妈妈知道,那可就不好了,现在和叶少楠的关系还处在萌芽状态,过早的让父母知道也许会适得其反。

    不过别人都在忙碌着,只有邢亦然悠然的开着车,有时那略带笑意的眼角扫一眼心不在焉的芮雪,有事没事的问一句的时候,芮雪会答一句,一般就是,邢亦然问什么芮雪答什么。

    连邢亦然的妈妈都说芮雪变文静了,这么多年不见真是“女大十八变呀!”

    芮雪以前曾经经常听妈妈讲起大麦地的事,那里有妈妈太多的回忆,太多的过去,妈妈的青奉献在这里,妈妈的希望在这里,妈妈的过去也曾经在这里绽放,在这里妈妈恐怕也有难舍的记忆吧…………….,总之,芮雪觉得妈妈对大麦地有特殊的感,一种说不上来的,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领芮雪不知从何想起,芮雪也懒的去想,也不想去想。

    记得小时候,芮雪就听妈妈讲过,天源原是一个很大的村庄,四周都是芦苇,这里有一条大河,水清的发蓝,妈妈早的时候也就是插队的时候,就到河里洗衣服,说看到蓝蓝的河水,就觉得一切的忧愁烦恼都没有了,一切一切的烦心事都仿佛被河水冲跑了似得。

    现在的天源已经被那些大城市的开发商们瞅准了商机,陆陆续续的开发成了城市人旅游的宝地,那些开发商们仿佛一夜之间就来到了天源,建度假村,修游乐场,健健房,盖大高楼,………………..,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在芮雪的记忆深处,小时候,芮雪曾经来过这里,也陪妈妈看过那条蓝蓝的大河,的确,这是一条不见头不见尾的大河,流水不知从哪里流过来,也不知要流向哪里去。感觉上,觉得那条大河昼夜流淌,水也比较清,倒不像妈妈说的清的发蓝,也不想妈妈说的两岸都是芦苇,,两岸倒是种了不少的垂柳,那些垂柳长长的柳条像少女的长发铺散在整个空中,微风拂过,又像是在翩翩起舞的少女,真是美丽。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芮雪陪妈妈他们一行人一路舟车劳顿,首先,去看了那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大河,妈妈和邢亦然的妈妈在大河边惆怅良久,没有在说什么话,仿佛在看着一个远去的人的脸颊,又仿佛在行注目礼,那么的庄严,神圣,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大河边,看向远方…………..耳边有风吹过的声音,十月的风,秋季的风感觉不到冷,倒是有几分凉爽,芮雪和邢亦然陪着两位妈妈在河边站了良久………..

    然后,他们一行人又去了几个天源比较有名的地方,妈妈仿佛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感似的,走到哪里都要多看几眼,芮雪对这些也没有多想,只是觉的妈妈真是一个念旧的人,转眼,天色已经早,大家找了酒店住下。

    第二天,妈妈他们几人说要去走几个老朋友,就不让芮雪和邢亦然陪伴了,芮雪也的确不想陪着他们走亲访友,觉得没意思的,说着一些芮雪不感兴趣的话题,冠冕堂皇的喊着叔叔,阿姨……..,小时候,芮雪都喊腻了,况且自己心里想着还不如出去游玩一下呢,既来之则安之,这里的景色这么好,不看看,不游玩一下,真太过意不去了,浪费了此次一行,可真是太对不住自己了!

    这天只有芮雪和邢亦然出去,走在新建的繁华街道的时候,有个小姑娘拦住了芮雪和邢亦然的去路,弯弯的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眼睛一直盯着邢亦然的那张带点感的俊脸,“先生,小姐,来了解一下吧……我们这里婚纱照价格优惠,而且技术一流,向你们二位这么郎才女貌的拍出相片来肯定好看,如若你们觉得好我还可以多少送你们几张,而且还可以多拍几张外景,我们这里外景最适合拍婚纱照了……”巴拉巴拉说一大堆,拦着不让走。

    芮雪觉得窘迫,这俨然是把她当成了邢亦然的女朋友了,急急地摆摆小手,“我们是亲戚,他是我哥哥,怎么能拍婚纱照,不好意思,麻烦您让让……。”

    邢亦然的棱角分明的俊脸,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没有说什么,最后只是温润一笑,和芮雪离开。

    玩了一天,累了一天,回了酒店,吃了晚饭,芮雪洗了澡便早早地爬上了,正想打电话给那个顶着一张祸国殃民俊脸的叶少楠的时候,手机却先响了起来,芮雪看到叶少楠三字闪烁的时候,心里高兴起来,忙接通了电话,钻进了被窝里,偷偷讲电话。

    “什么时候回来?!”叶少楠的语气有点烦躁,一开口便是问芮雪什么时候回来,原本以为假期芮雪的时间会多一点给他,现在倒好,人跑的远远的,几天见不到一次。

    “还有……两三天吧。”芮雪小小声的字斟句酌的慢吞吞的回答,确切的说,芮雪也不知道,还有几天能够回去,不过想想国庆七天假,现在已经过第三天,应该还有几天的玩头,自己还要回学校,必须要减去一天,这样,顶多在天源还能玩个两三天就是最长的时间了。

    “就那么好玩?”充满磁的声音仿佛点了不愿的意味,从听筒那边传来。

    “还不错,风景好,气候也好,只是……有一点不好……。”芮雪支支吾吾的。

    “是吗?”

    芮雪怪怨的低喃,“是啊,就是……你不好。”

    “我不好?”叶少楠冷哼了一声,“行啊你,玩的乐不思蜀不说,还抹黑我,回来再收拾你。”

    “你不好,因为想你,所以,玩的都不尽兴……。”芮雪低低道:“雪儿…..想你了……。”

    “嗯?!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那边传来叶少楠充满磁的声音,仿佛在引you着芮雪再说一遍。

    “我说,我……….想你了?”芮雪加重了语气,提高了声音对着听筒说道。

    “嗯!好!”简短的两个字,从听筒里传来。

    芮雪有点生气的说道:“这下你满意?坏……蛋”

    叶少楠没有再说别的什么话,只是问了芮雪现在在什么地方。然后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芮雪还睡的迷迷糊糊的,妈妈便开始喊她起吃早饭,然后又巴拉巴拉的说一大堆要去某某地方玩。老爸老妈休息了一天倒是精神,她已经累惨了,只想睡觉,缩着脖子往被窝里钻,“唔……不要去……我要睡觉,妈,你和爸爸,还有那个邢哥哥,哦,还有那个邢哥哥的妈妈一起去就好了,正好邢哥哥开车载你们,我今天想多睡一会儿,我要睡觉……。”

    芮雪妈妈看芮雪那迷迷糊糊的样子,想着这孩子这几天也够累的,马不停蹄的回来,又陪自己玩了这么好几天,最后只得放弃再叫芮雪起,“好了,好了,你睡觉,一会儿起来下楼吃早餐。”说完起出去了,外面房间里,芮雪爸爸和邢亦然,还有邢亦然的妈妈正等着呢。

    “芮雪赖?”邢亦然如玉的脸带着一抹笑,高的鼻梁给他的温润添上了刚毅的一笔,眸光总是淡淡的,整个人沉稳而内敛。

    妈妈笑了笑,“不管她了,让她睡一会儿吧,我们去吃早饭。”

    邢亦然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芮雪房间的门,最后还是和他们一起离开了。而芮雪则舒服的睡着,不愿醒来,还做着美梦,梦里还见到叶少楠那张祸国殃民的俊脸,棱角分明,俊美无暇,深邃如海的黑眸灼灼地望着她,向她缓步走来,仿佛要将她吸进去一般,修长的双臂缓缓的张开,向着芮雪,等着她………等着她投入到他怀里,可是等她急急忙忙的跑过去的时候,叶少楠却使坏,子一闪,她扑了个空,他便站在她后笑,薄薄的唇,勾起,很是ren………….。

    芮雪正在做着美美的好梦,手机铃却不是时候地响了起来,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真是扰人清梦,而且还不屈不挠,不折不扣,芮雪不愿醒来,可是,睡意还是被烦人的铃声拉回了现实,她皱眉,手胡乱的摸着头上枕头下的手机。

    “喂……….?”芮雪闭着眼,迷迷糊糊的道:“不管你是谁,麻烦你半个小时后再打来……。”她选择要继续做梦,放了七天假,还没好好的睡个安稳觉呢,知道吗,咱们这个芮雪有个好的习惯就是,无论放个什么假期,都要美美的睡个懒觉,那才叫放假呢……。

    “夏芮雪,你敢挂电话?!”手机那边传来那张顶着一张祸国殃民俊脸的叶少楠的带有磁的地城的威胁的声音。

    “啊?!叶少楠?”莫莫在听到叶少楠的声音后,瞌睡虫飞走了,一直闭着的眼睛也睁大了,红唇上露出一抹慵懒的笑。

    “起,出来。”叶少楠命令的口气不容置喙。

    “什么?”芮雪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怎么知道她赖,而出去做什么?

    叶少楠沉声道:“门口,有礼物送给你,别磨蹭。”

    什么?门口?芮雪一骨碌坐起来,开玩笑吧。虽然疑惑着,可是人已经下,鞋子也没穿,赤着脚便急急忙忙的奔出了房间。

    来到门前,莫莫透过猫眼儿,就看到一个包装的很漂亮的盒子,上面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是简哥哥打电话订购的吗?莫莫疑惑的开门,还没来得及看清门外的人,子便腾空,被一个结实的怀抱,高高地抱起来,她可以居高临下地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乐健在此吼吼荷包有木有,订阅有木有。要哭了!求订阅,求鲜花,求荷包!谢谢大家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一路走来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宝贝,让我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