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只做你的新娘》11

    “呕……”又是一阵反胃。大文学

    刈风赶紧走到石香边,“怎么了?”

    “呕……”石香捂着嘴巴,“呕……带我,去洗手间。”

    刈风立刻将石香打横抱起来,冲向洗手间,也不顾那么多双奇怪的眼神。

    “呕……”石香不断的干呕着,眼泪都掉了下来。

    “石香,怎么样了?好些了吗?”刈风担心的问道。

    石香摆摆手,用纸巾擦了擦嘴,喘着气,她快要虚脱了。

    刈风满脸担忧的看着她,“要不要去医院?”

    一听到医院,石香的头摇得比拨浪鼓还快,“我最讨厌去医院了。”

    刈风像是想到什么,皱着眉头看了看石香,“石香,你,那个有多久没来了?”

    “哪个?”石香不明白的问。

    “你的,生理多久没来了?”刈风盯着她,似乎在期待着她的答案。

    石香想了想,“有两个多月了……”

    石香顿时呆住了,刈风也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愣愣的站在那里。大文学

    “怎,怎么可能。”石香惊讶的自言自语道,怎么会一次就让她中将?

    “是他吗?”刈风低着头问。

    石香看了看他,不明白他口中说的“他”是谁。

    “是山田石拓吧?”刈风又问道。

    石香也低下头,她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此刻,她不想回答。

    “他知道吗?”刈风抬起头,声音很冷。

    石香摇摇头。

    “你在这里休息,一会我送你回去。”

    话一说完,刈风就转离开了。

    石香笑了笑,眼泪滑落到嘴边,苦苦的。刈风,其实你也一样。

    刈风扶着墙壁慢慢的滑坐到地上,他捂着口,疼痛让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晓彤,很快我就会来陪你了吧。

    刈风将石香送到门口,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谢谢你送我回来,生快乐。大文学”石香将礼物递到刈风面前。

    刈风结果礼物没有看石香。

    “路上小心。”石香看了刈风一眼,他的脸色很难看。

    石香下了车,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突然被人从后抱住,她吓了一跳,钥匙从手中掉落。

    “石香……”刈风在石香耳边摩擦着。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无缘无故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石香努力的眨眨眼,试着让它们回去。

    刈风双手轻轻的放在石香平坦的小腹上,“石香,嫁给我好吗?”

    石香的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她是不是听错了?他要她嫁给他?

    “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边,只要你能留下来,其他的我都不在乎,我会好好你,也会宝宝的,只要你肯留下来。”刈风的声音有些哽咽。

    “刈风……”石香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不要离开我,只要你留下来,我可以放弃一切,我只要你,晓彤。”

    石香愣愣的站着,眼泪凝结在脸上。她突然笑了,多滑稽!为什么她会心痛?为什么她会流泪?

    石香轻轻的松开刈风的手,转过

    “刈风,我不是晓彤!”石香坚定的看着刈风,她不是晓彤,她不是!

    石香捡起钥匙,开门,进去,关门。一切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平静。

    刈风仍然站在门外,他听到她说她不是晓彤,他看到她坚定而绝望的眼神。他知道,他知道她不是晓彤啊,可是,他却已经上了她。

    石香很平静,一直很平静。她不是晓彤,她知道:刈风喜欢的是晓彤,她知道:刈风只当她是晓彤的影子,她知道:石拓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是玛雅,她知道:她怀孕了,怀了石拓的孩子,她知道:她要离开了,离开刈风,离开石拓,她知道……

    她知道,她都知道!

    “石香,你真的要离开吗?”cici伤心的看着石香,才几天没见,石香憔悴了好多。

    石香勉强的扯了扯嘴角,“以后有机会,我们还可以见面啊。等你们到本去的时候,欢迎来做客。”

    “你要去本?”yoko不明白的问,为什么石香好好的要去本呢?

    石香点点头,她跟樱子说好了,她去本生活,那里有阿公阿嬷照顾她,直到孩子出生。

    “那你什么时候走,我们去送你,不许拒绝哦。”cici拉着石香,她好舍不得石香离开。

    “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Cici跟yoko明白的点点头。

    石拓握着石香的辞职信,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他该怎么做呢?

    石香看了一眼居住了这么多年的房子,突然有些舍不得。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

    “石香,都收拾好了吗?”cici跟yoko开车来到石香家门口。

    “好了。”关上门,将钥匙收进包包。

    Yoko将石香的行李搬上车,“走吧。”

    再见了,石拓!再见了,刈风!再见了,她的

    “现在开心了吧,石香辞职了,你很满意吧?”一个清脆的女声。

    “玛雅,拓已经够心烦了,你就别再火上浇油了,只不过是心上人跑了而已,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说不定拓真的只当她是妹妹,心理面也许早就有喜欢的人了,石香这一走,他应该高兴才是。”

    说话的是一个男人,他正躺在沙发上,而怀里靠着的正是玛雅。他就是玛雅的准未婚夫,杰米。他们都是石拓大学时的死党。

    石拓白了他们一眼,烦恼的挠挠头。他以为杰米会帮他说说好话,安抚一下玛雅,没想到,他也拿自己打趣。他对石香的感杰米明明就很清楚的。

重要声明:小说《酷少的淘气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