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只做你的新娘》5

    石香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脸上既有失落也有伤心。大文学

    “石香,两杯咖啡,谢谢。”

    石香挂上电话,走到茶水间,拿出速溶咖啡。

    她会不会真的跟石拓联姻呢?如果真的像yoyo说的那样,爸爸肯定会同意的。那石拓呢?他会同意吗?他会用自己的婚姻来换公司更大的利益吗?

    “石香,你怎么了?”

    石香突然回过神,发现咖啡已经溢出杯子了。

    “对不起,没烫到你吧?”石香赶紧道歉。

    石拓看着石香,用纸巾擦掉她手上的水渍。

    “我,我自己来。”石香抽回手,用水冲掉手上的咖啡,也冲掉他的关心。

    石拓没有说什么,重新泡了两杯咖啡,“你帮我端进去,我还有事要出去一下。”

    石香静静的点点头。

    石香端着咖啡走进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一个女孩,她正在翻阅着手中的杂志。看到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看杂志。

    石香将一杯咖啡放在办公桌上,一杯放到她面前,看了她一眼,然后准备离开。大文学

    “你就是山田石香?”她突然开口道。

    石香奇怪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不用这么惊讶的看着我,是拓告诉我的,你是他的妹妹。”女人放下手中的杂志,微笑的看着石香说。

    石香心里一愣,她叫他拓?多亲昵的称呼啊!

    “你好,我叫玛雅,见到你很高兴。”玛雅伸出手,仍然是微微的笑。

    “你好。”石香有些不愿的握住她的手。

    “你不用在这里招呼我的,你去忙吧,拓说一会就回来。”

    石香看着她点点头,她突然发现,玛雅的眼睛很大很亮,很迷人!

    下班后,石香一个人独自走在街上,她看着一对对从她边经过的侣,深深的叹了口气。为什么她就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嘀、嘀、嘀……”突然一阵喇叭声响起。

    石香回过头,想看看是哪个讨厌的家伙乱制造噪音。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停在她边,车上坐着的正是戴着一副超大墨镜的刈风。

    石香想到那天他跟女孩子逛街的景,又想到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大文学哼!花心大少!她决定不理他。

    “嘀、嘀、嘀……”刈风又按了按喇叭,可是石香就是不理他。

    “石香,石香!干吗不理我?”刈风从车上走下来,赶到石香边不解的问。

    石香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来硬的了!”话音刚落,石香就被扛上了肩膀。

    “哇!救命啊!你干吗?救命啊!”石香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喊道。

    “再叫我就不让你下来了!”刈风威胁道,并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石香的小

    “你!你!呜哇……”她不要活了啦!他怎么可以打她的呢?

    刈风将石香放到座位上,绑好安全带,完全不理会石香怒视的眼神。还笑嘻嘻的拍了拍石香的头,然后走到驾驶座,启动车子离开。

    “他是你妹妹的男朋友吗?看来他们感很好哦。”玛雅微笑着说,没有理会石拓沉的脸。

    刈风将石香带到一幢别墅内。

    “下车吧,还是,你想让我抱你下来?”刈风微笑着打趣道。

    这句话还真管用,石香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刈风苦涩的笑了笑。

    石香跟在刈风后,观赏着一路的风景。

    “你带我来这里干吗?”石香看着刈风,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刈风没有说话,拉着她的手,轻轻推开门。

    石香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这是她在做梦吗?

    不知什么时候,石香上多了一件毛大衣。

    石香任由刈风拉着进入屋内,雪花一片一片的飘落下来,落到石香的头发上,落到那件毛大衣上。

    “喜欢吗?”刈风温柔的看着石香。

    石香连连点头,她太喜欢了!他竟然将冬天的雪景搬进了屋内,他是怎么做到的?

    刈风又拉着石香来到餐桌前,桌上放了一个很大的蛋糕。难道今天是他的生?难怪搞这么多花样。

    “生快乐!”刈风看着石香,眼神温柔似水。

    石香愣了愣,今天是她的生吗?她怎么不记得?不对呀,她的生早就过了!

    “刈风,今天不是……”

    刈风用食指轻点住石香的唇,“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有今天,只有今天好吗?晓彤?”

    晓彤?晓彤是谁?石香看着刈风,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楚。

    “这是我送给你的生礼物,你看喜不喜欢?”刈风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盒子。

    石香接过盒子,看了看刈风,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打开。

    “打开看看!”刈风依然温柔的看着石香。

    石香打开盒子,一条项链安静的躺在里面。

    “好看吗?我帮你戴上。”刈风拿起项链,轻轻的给石香戴上。

    刈风端详着石香,“你真美!”

    石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刈风,是项链美吧,这条项链肯定价值不菲呀!

    “为什么要送这条项链给我?”

    刈风轻轻的抚摸着石香的脸颊,然后慢慢滑下,他异常珍惜的抚摸着那条项链,“它叫雪之舞,是我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现在把它送给你,因为你是我最珍惜的人,所以,我将我最珍惜的东西送给你,你要永远戴着它。”

    石香愕然的看着刈风,他竟然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她?

    “刈风,我……”

    “不要说,它只能由你戴着!陪我跳支舞。”刈风坚定的看着石香。

    石香气结,他又不让她说话!

    刈风拉起石香的手,跟着音乐开始翩翩起舞。刈风就这样看着石香,仿佛要将她的样子一辈子记在脑中。

重要声明:小说《酷少的淘气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