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刘炫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眉头紧紧的皱着,嘴里面不停的小声嘀咕着什么。大文学

    “樱子!哥!”他突然大叫着睁开眼睛。

    呼……原来是做梦。刘炫擦掉额头上的汗珠,是梦吗?为什么感觉这么真实?他刚刚梦到樱子跟铃木被关在一个黑暗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于是他惊醒了。

    刘炫立刻拿起电话,他想要确认他们真的安全他才放心。

    “嘟……嘟……”

    电话响了很久,但却没有人接听。

    “樱子,快接电话呀!”刘炫有些着急的自言自语道。

    重拨了几次依然没有人接听,他又拨了铃木的电话,结果一样没有人接。

    “达能学长,您好,请问樱子回去了吗?”刘炫拨通了达能的电话。

    “还没有,出什么事了吗?”达能问。

    “哦,没什么,我刚才打樱子的电话,没人听,我有点担心,所以问一下学长。”

    刘炫皱着眉,心里不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出事了。大文学

    “他们几个人一起,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你先不用担心。”

    达能安慰着刘炫,自己心里也起了意思困惑,按理说,樱子不会不接电话的。

    “好的,那打扰您了,再见。”

    挂上电话,达能立刻拨了樱子的号码。

    “嘟……嘟……”电话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

    达能又重新拨打了几遍,还是一样。他也开始担心了起来,樱子不可能不接他的电话,他又拨了铃木的手机,没人听,连石拓的电话也一样。

    会不会是他们玩得太开心了,没有听见电话铃声呢?达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但是,也不应该都听不见啊。达能握着电话,开始着急了,会不会出什么事?

    “你好,请问高桥伯父在吗?”达能拨通了高桥中南家的电话。

    “老爷出去了,你是哪里找他?”

    “我是松本达能。”

    “原来是松本少爷,您找老爷有什么事吗?”

    “今天我妹妹跟铃木是不是去了高桥伯父家?”

    “没有啊,今天我一整天都在,没有来过客人。大文学”

    “好,那谢谢你了,再见。”

    达能意识到,也许真的出事了!今天他们明明一起去了高桥家,为什么佣人会说没有呢?难道他们真的没有去?还是佣人在撒谎呢?

    刘炫还是放心不下,他来到樱子家,决定和达能一起去高桥家看看。如果没事当然好了,万一出了什么事……不会不会!他们一定不会出事的!

    “我刚打电话去问了高桥家的佣人,她说樱子他们没有去高桥家。”达能手中始终握着电话。

    刘炫惊讶的看着达能,这怎么可能,早上明明是高桥家的司机将他们接走的。

    “这不可能!早上我亲眼看到是高桥家的司机过来接他们的。”刘炫看着达能坚定的说道。

    达能有些奇怪的看着刘炫,“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高桥家的司机?”

    “以前我见过他送高桥香子上学,而且,他戴着高桥家的家徽。”

    达能看了看刘炫,他竟然连这么细微的事都能想到。

    “我们还是再等等吧,总不能这么贸然的跑去跟人家要人吧。”

    刘炫只能点点头,如果这次再有人伤害他们,他就算拼了姓名,也会将那个人碎尸万段的!

    迷迷糊糊醒来后,大家发现自己都被铁链锁住了。

    “头好痛哦!”樱子揉了揉有些晕乎乎的脑袋。

    铃木赶紧将樱子抱进怀里,看看她有没有受伤。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应该是废旧的仓库,高桥中南将他们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高桥中南为什么要害我们?”

    樱子看了看手腕上的铁链,当他们是狗狗哦?真是的!他们跟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该不会是为了高桥香子而报复我们的吧?”石香紧紧的挨着樱子说道。

    大家都沉默了,这个理由太牵强了。他会为了高桥香子而对他们下手吗?再说,事本来就是高桥香子的错,他不可能冒这个险的。

    “当然不会了!”高桥中南的声音突然响起。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他,眼中都带着困惑与仇视。

    “你们是不是都很不理解,为什么我会这么做?”高桥中南挑着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我想,肯定不会是为了你女儿吧?”铃木鄙视的看着他,眼中满是不屑。

    “聪明!我怎么会为了那个蠢货做犯法的事呢?”高桥中南眼中露出一丝狡诘的笑意。

    大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那是他的亲生女儿呀,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你为什么要害我们?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既然你知道这是犯法的,为什么还要将我们带到这里来?”樱子不解的看着他。

    高桥中南悠闲的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眼圈。没错,他现在的心好极了!

    “看来,你们对你们存在的价值还不是很清楚。”

    大家互相看了看,不明白他说的意思,什么叫他们存在的价值?

    “我知道你们不明白,所以,我会解释给你们听得。”高桥中南吸了一口烟,又道:“知不知道中岛纯子为什么会这么快从思过岛回来?”

    大家看着他,原来是他搞的鬼!

    “你为什么这么做?”石拓问。

    “不要着急,在你们死之前,我会将事都告诉你们的。”高桥中南得意的笑着,一脸的狠。

重要声明:小说《酷少的淘气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