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樱子醒了!

    “怎么开船呢,想死啊?!”

    船上突然响起一阵咒骂声。大文学

    大家走向船头,想去看看怎么回事。

    “怎么开船的,会不会开?”船夫又骂了几声。

    原来对面的船差点撞上他们的船,幸好船夫躲得及时。

    对面的男人原本想开口唾骂,见到几个高个男人站到船头,脏话硬生生的给吞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兄弟今天高兴喝多了,对不住。”男人很识趣的摸摸鼻子走了。

    原来只是小事,“船家,走吧!”

    达野对船夫喊了一声,这是他特地托人找来的船,对这里很熟。

    “好,继续开船。”

    大家又走回船仓,等待船靠岸。

    森田看着仍旧昏迷的樱子,心里有些失望。

    船突然晃动了一下,森田及时扶住樱子,没有让她滑到。

    “怎么了?怎么晃动的这么厉害?”石香问。大文学

    森田走到窗户前,透过小缝想看看外面什么况,只听到外面一阵咒骂声。

    应该是两条船差点撞上了,由于他们在船舱内,又有夹板隔着,他听得不是很清楚。森田突然愣住了,刚才那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他踮着脚向窗户看去,隐约看到几个人影,是他们!

    “达野!石拓!”森田用力的叫了一声。

    可是他们好像并没有听到,正往船舱走去。

    “达野!”森田又喊了一声。

    可是仍然没用。

    森田看了看四周,都被封死了。

    “**!”森田用脚踹了一下船,怎么办?如果不通知他们来救他们三个,那么他们三个人就死定了!

    森田无意中看到窗户上面的那个小洞,对,就试试吧!

    “石香,你快过来!”森田一边喊石香一边将自己的外脱下来。

    石香走到森田边,不解的看着他。她刚才好像有听到他叫石拓,是那个石拓吗?

    “石香,我们能不能得救就看你的了。“森田将外放到石香手里。

    石香一脸疑惑,“我?我怎么做?”

    “你看上面的那小洞。大文学”

    石香顺着森田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的确有一个碗口般大小的洞。

    “你踩着我,我将你托上去,你把衣服从小洞里面扔到对面的船上去。”

    石香没说什么,直接点点头。她也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她踩在森田的肩膀上,尽管有些害怕,但她还是上去了,森田慢慢的站了起来。石香从洞口看了看,还好,两条船离得近的,将衣服扔过去应该不难。

    石香赶紧将衣服从洞口塞到外面。糟了,船开了!

    “石香,赶快,要不然就来不急了!”森田紧张的说道。

    石香此刻也紧张起来,她的脚有些抖,手也微微的颤抖。她鼓足气,一个使劲,将衣服扔了出去。她立刻从洞口往外看,看是否扔到了对面的船上。

    “扔到了!扔到了!”石香激动的说道。

    森田脚一软,两人同时跌倒在夹板上。他们对视了一下,然后突然都笑了。

    “咳!咳咳……咳咳……咳……”

    樱子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

    “水……水……”

    “樱子,你醒了?!你真的醒了?!”森田激动的握着樱子的手。

    “水,我想喝水。”樱子虚弱的说道。

    “好,你等一下,我给你去拿水。”

    森田跑去敲门,一个男人打开门后,森田跟他说了什么,好像还给了他什么。不一会儿,那个男人拿了一瓶水过来,然后将门又关上了。

    森田慢慢的给樱子喝了些水。

    “樱子,你真的醒了?”森田还是不确定的问了一下。

    “难道是我的魂在跟你说话吗?”樱子轻轻的笑了笑,然后看向石香。

    “樱子……”石香的眼睛有些红红的。

    “石香……”樱子拉过石香的手,“你没事就好。”

    森田看着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小声的抽泣,微微的笑了笑,然后又突然皱起了眉头。

    “来来来,今天给大家弄点好吃的。”船夫端上来几碟菜,嘴巴乐呵呵的咧着。

    大家看着他将菜一个个放好。

    “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达野问。

    “哦,其实也没什么,今天运气好,下午捕到了好多鱼,还捡到一件衣服,听兄弟们说,那件衣服好像是什么名牌,我是土老冒也不知道什么是名牌,带回去给儿子穿。”船夫笑着挠挠头。

    “什么样的衣服?我们给你看看是不是名牌。”刘炫看似开玩笑,但直觉告诉他,这件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好好,你们先吃着,我去拿。”船夫乐呵呵的跑走了。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大家都知道刘炫很聪明,他并非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既然想到要看衣服,那就说明他也觉得这件事可疑了。

    大家都没心思吃饭,都沉默的等着船夫将衣服拿过来。

    不一会儿,船夫拿着衣服乐呵呵的走进来。

    “来,这就是那件衣服。”

    达野从船夫手里接过衣服拿给大家看。果然!

    “船家,你这件衣服怎么来的?”刘炫急切的问。

    船夫挠挠头,“哦,下午我去捕鱼时,在船尾的甲板上发现的。”

    大家互视了一眼,刘炫又问道:“你知道这衣服是怎么来的吗?”

    船夫摇摇头,“不知道,我一开始以为是他们几个掉的,后来问他们,他们都说不是,我也就自己拿回去了。”

    船夫口中的他们是跟他一起在船上靠打渔为生的三个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酷少的淘气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