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他们四个微愣了一会儿,然后像疯了似的往山下跑。大文学铃木立刻掏出手机报了警,然后又拨通了一则电话。石拓跟达野也拿出手机,他们纷纷叫来船只打捞救援。

    中岛纯子跟高桥香子被警察带回去做笔录,他们四个跟着船只在江面上寻找。

    达能得知消息后,疯了般的冲到船上,一边寻找着一边呼喊着樱子的名字。

    天已经黑了,江面上依旧灯火一片,大家继续在寻找着。

    “铃木哥哥,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一天没吃了。”中岛纯子将盘子放在铃木边。

    铃木没有说话,坐在船头,只是静静的看着被灯火照的通亮的江面。

    “铃木哥哥……”中岛纯子又着急又生气。

    “纯子,你把事发生的经过说一遍给我听。”铃木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江面。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中岛纯子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说了,“我看到悬崖边有一些很漂亮的花,于是就过去摘,不小心脚下滑了一下,幸好樱子跟石香赶来了。她们原本想拉我上去,可谁知她们竟然滑下了山崖,我就让香子赶紧过去叫你们了。”

    铃木仍然面无表,他总觉得事不会那么简单。大文学可是他没有证据,他也不希望这是人为事件。

    “吃点东西吧,要不然你怎么有力气找樱子。”

    刘炫不知何时来到铃木后说道。

    铃木看了刘炫一眼,然后对中岛纯子说:“纯子,你先去休息吧,我们有话要说。”

    中岛纯子想说什么,但看到铃木的脸冷冷的,她只好离开。

    刘炫在铃木边坐下,将盘子中的饭菜递到铃木面前,“多少吃一点吧,就算是为了樱子。”

    铃木看着刘炫,为什么越接近他,越觉得他那么熟悉?铃木脑中浮现出一张小小的满脸笑容的脸。

    铃木端起饭菜吃了几口就将碗放下,然后又盯着江面。

    “你怎么看这件事?”刘炫突然开口问道。

    铃木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你呢?”

    “我也不敢肯定,没有证据就不能妄下结论。但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单纯,现在连森田也不见了,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铃木吃惊的看着刘炫,他们俩的想法竟然相同!连森田也许会知道些什么,他们两都想到了一起。

    中岛纯子搓着手,然后转离开。大文学她刚才是故意偷听他们说话的,看来,他们已经有所怀疑了,她必须要先一步找到他们三个,然后让他们一起消失!中岛纯子露出恶毒的眼神,然后冷冷一笑。

    “石拓,你先休息一会吧,我会帮你看着的。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的。”高桥香子看着站在甲板上仍旧皱着眉的石拓,有些心疼的说道。

    石拓没有说话,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江面,眉头紧紧的锁着。他答应过父亲,要做一个称职的哥哥,不让石香受一点伤。可是现在,石香生死未卜,他竟然什么也做不了。

    ……

    “石拓,爸爸相信你会是个好哥哥的,你要好好照顾石香,不要让她受一点伤。只是哥哥,明白吗?”

    ……

    父亲的话在石拓耳边响起。

    ……

    “只是哥哥,明白吗?”

    “只是哥哥……”

    ……

    石拓揉了揉眉心,甩掉脑中的混乱。他们注定,只能是,兄妹!

    突然一阵动,铃木赶紧从船舱里出来,刘炫跟中岛纯子也跟着跑出来。

    “少爷,好像有人发现樱子小姐了。”一个男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

    “快带我去!”铃木拉着那个男人就跑。

    当樱子出现在铃木面前时,铃木的心都快碎掉了。她安静的躺在甲板上,浑湿漉漉的。脸上、受伤都有被擦伤的伤痕。

    “樱子!樱子,快醒醒!”

    铃木心疼的将樱子抱进怀里,轻轻的呼唤着她。

    “樱子,你醒醒!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你看看我啊!我是铃木,你睁开眼睛啊!”

    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铃木轻轻的抚摸着樱子的脸,心疼的连呼吸都快断掉了。

    “铃木,你先别这样。赶快给樱子换上干净的衣服,我已经通知了救护车,马上将船开到岸边去,这里我来处理。”刘炫的声音也有些哽咽。

    铃木看了看刘炫,然后点点头,抱起樱子飞快的冲回船舱。中岛纯子也跟着铃木跑进船舱。

    刘炫双拳紧握,关节吱吱作响,樱子,你不可以出事!

    石拓得知消息后,立刻赶了过来。

    “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石拓问。

    “他的年纪跟你们差不多,他把里面那个小姑娘交给我,让我给你们送来,然后他就走了。”

    这个老汉就是将樱子送来的老人,此刻,刘炫跟石拓正在盘问着他。

    “那他是不是穿着白色的运动服?”刘炫问。

    “是啊是啊,当时我还奇怪呢,没事穿着一白干吗呢。”老人点点头。

    刘炫跟石拓对视了一会,石拓又问:“那你有没有看到另一个女孩?”

    老人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没有,他把里面那个女孩交给我后就走了。”

    石拓沮丧的的低下头,指关节握得泛白。

    “谢谢你,这是一点心意,希望你收下。”刘炫将一叠钱递到老人面前。

    “不用客气,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回去了。”老人乐呵呵的收下钱。

    “好,麻烦你了,走好。”

    送走老人,刘炫来到石拓边,看着他沮丧的样子,他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也许事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糟,如果我推断的没错的话,石香应该被森田救走了。”

    石拓奇怪的看着刘炫,直觉告诉他,刘炫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酷少的淘气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