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 第三部分 第八章 狠治无赖(10)

    金生水,从你的叙述里,我觉得,当年除了胡兵和陈冬冬都是无赖之外,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呵呵。郑局长说,终于露出了笑容,而且还笑出了两个“呵呵”。

    我点了点头,回敬两个“呵呵”后说:局长,你真是慧眼识人,当年我确实比无赖好不到哪里去的。

    文静听了,不住停下笔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见状,郑局长又恢复他那沉着老练的姿态,微笑中不无严肃地说:金生水,继续吧,陈冬冬去收房租费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说:局长,我和李艳跟着陈冬冬与胡兵走了一段路程后,陈冬冬突然把小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歪起脸来鬼怪地瞅着我。

    想了想,陈冬冬对我说:哥们,我们结拜为兄弟怎样?只要你成了我的兄弟,我包管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我一针见血地说:好你个陈冬冬,以为我会答应你,你欠宋老板那八千块钱就免了不是,你打错算盘了。

    陈冬冬一听,那张胖乎乎的脸顿时黑得像一块抹布。

    来到陈大江租给外地客做生意的楼房,我寸步不离地监督陈冬冬一间一间的收租金,一共收到了八千六百元。

    离开那幢楼房后,陈冬冬突然改变主意,只将两千块钱递给我,露出一副无赖的脸说:哥们,你也看见了,今天我陈冬冬走背时运。你写张字据,我先给你两千块拿回去向宋德文交差,你告诉他,剩下的六千下个月再给。

    我没有接陈冬冬递过来的钱,我知道接过来后就表示默认了。心想,你陈冬冬打什么算盘我清楚得很,既然你是个无赖,我比你更无赖!

    我说:陈冬冬,你上还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一次还清。

    陈冬冬窝着一股怒火,想骂又不敢骂,只好说:哥们,我承认上有钱,可我还要拿它去当赌资,重新把我赌输给韦明辉的五千块赢回来。

    我不依不饶地说:苍天,大地!你陈冬冬拖欠别人的钱财迟迟不还,却舍得拿这么多钱去赌,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既然你上有钱,今天非得把你欠宋老板那八千块一次还清不可。

    胡兵忍不住插了一句:妈的,你金生水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见陈冬冬和胡兵目露凶光,李艳害怕事恶化,急忙凑近我耳语:水水,算了,两千就两千两吧,总比一分都催不到的好。

    我说:李艳,我是个做事很用心的人,岂能就此罢休。

    接着,我又毫不畏惧地对陈冬冬说:今天你一定要把那八千块钱一次还清,否则就我缠死你!

    陈冬冬睁大眼睛,气愤地说:妈的,你来真的?实话告诉你,今天要不是我老大心好,我们早就用菜刀把你废了。

    我的火气直往脑门冲,李艳急忙拉我,暗示我千万不要冲动。

    我甩脱李艳的手,从上拔出一把雪亮的匕首,指着陈冬冬晃了几晃,说:陈冬冬,你有菜刀,我有匕首,今天你不把宋老板那八千块钱还清,我就把事闹大,先一刀捅了你,再去派出所投案自首。

    陈冬冬想不到我是个拼命三郎!

    见我手上的匕首闪着寒光,离他的双眼越来越近,他急忙陪着一副笑脸说:哥们,为这点小事拼个两败俱伤值得吗?快把匕首收起来,我马上还清宋德文那八千块钱。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围了过来,我把匕首收藏好。

    陈冬冬暗中松了一口气,转动着眼珠子说:妈的,今天要不是遇上你金生水,我陈冬冬会这么倒霉?催什么催,你以为你谁呀,想要钱就要钱,有这么容易?我还怕你是个冒牌货哩!走,我要亲自把钱还给宋德文那狗的!

    听了这话,我暗中高兴,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

    在我的不断催促中,陈冬冬无可奈何地跟着胡兵来到了顺祥批发店,极不愿地从上掏出钱来,找出八千还给了宋德文,然后用仇恨的目光盯了我一眼,转和胡兵骂骂咧咧的离去。

    这简直出乎宋德文的意料,他想不到我会这么顺利地帮他把钱催回来。

    他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从陈冬冬还给他的八千块钱中抽出一千块递过来:生水,我这人办事很干脆,答应过你的就会信守诺言!既然你帮我催回了钱,我就得按照事先说的给你百分之十的提成。这是一千,多出来的二百算是我奖励你的。

    我接过宋德文给的一千块钱,从中找出七百块放在办公桌上。

    宋德文不解地问:生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宋老板,我只拿我该拿的,你给我百分之十的提成,我替你催回八千块钱,你给我八百就够了。昨天你把我从派出所保出来,花去了五百块钱,我退回你七百是正确的。

    宋德文愣了愣,说:生水,你小子能耐啊,将来肯定是个干大事的人!

    我泪盈眶地说:宋老板,就我这副模样,将来也能干大事?你别取笑我了。

    接着又问道:宋老板,还有谁欠你的钱?

    宋德文越来越欣赏我,可他说:生水,除了陈冬冬,目前暂时没有人欠我的钱了。不过你放心,等以后有谁欠我钱不还的,我还会请你去帮我催要,提成不变。

    宋老板,你的意思是说,我下岗了?

    呵呵,生水,想不到你这孩子很前卫的,竟然用上“下岗”这词儿了。

    宋老板,我今天刚上班呢,你就把我刷了?

    生水,什么刷不刷的,听起来很别扭!你已经帮我完成任务了,这就叫临时工作嘛。再说吧,你未成年,如果我继续聘用你,别人就会说我聘用童工,我会犯法的。

    我想不通地说:宋老板,你这话我就不明白了。

    宋德文微笑道:生水,我知道你不明白什么。你在想,我怕犯法,为什么还要请你去帮我催款,对吧!

    我涨红着脸说:宋老板,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

    宋德文兴致:生水,那你说,是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我也说不清楚。

    宋德文哈哈大笑,说:你这孩子有意思!

    我都没工作了,有意思!我暗中说。然后盯着宋德文,想到他舍得花钱把我从派出所保出来,又觉得他是个好人,顿时改变了看法,对他充满感激地说:宋老板,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说完,我拉着李艳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来到大街上后,我掏出那三百块钱递给李艳。李艳不解地看着我,我只好解释:李艳,先还你这三百吧,剩下的两百,等我什么时候有了再还你。

    李艳明白过来,急忙推开我的手,生气地说:水水,你这是干吗?我说过不要你还的,难道你不把我当成好朋友了。

    怎么会呢,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好最好的朋友,可好朋友也要借钱还钱吧。

    水水,你再提那钱,我就不理你了。

    李艳,今天你和我一起去催款了,就算你不要我还那钱,这三百块钱也是你应得的。

    水水,我今天尽是帮倒忙,这钱是你一个人冒险挣来的,我不要。李艳语气坚决,很生气的样子,脸都涨得通红通红的了,脯也比平时更鼓了。

    我知道再劝下去,李艳会恼火的,于是收好钱,与李艳并肩而行。

    走着走着,我不自地将李艳的一只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刹那间,我的手指间仿佛电击似地流淌着幸福和快乐。

    我兴奋地说:李艳,今天是个特别喜庆的子,很有纪念意义。现在我们有钱了,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李艳说:水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陪我去江边看风景。

    我最喜欢去江边看风景,李艳对我如是的善解人意,我还能说什么呢!可这天不同,我总觉得自己欠李艳的太多太多了,就固执地说:李艳,今天不去江边看风景了,你一定得答应我买点什么,否则我会很难受的。

    李艳摇了摇头。

    我说:要不咱们去商场,我帮你买两件衣服?

    李艳摇了摇头:我不缺少穿的。

    我说:那就帮你买些化妆品?

    李艳侧过脸来看我:水水,你瞧我不顺眼了?我用得着化妆品吗。

    我认真看了一下,李艳的脸白白嫩嫩的,像绸缎一样光滑,就傻笑着说:瞧我急的,你这么天生丽质,哪用得着化妆品呢!李艳,那你想要什么,说吧,别不好意思。

    李艳又摇了摇头:水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陪我去江边看风景。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