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 第三部分 第八章 狠治无赖(9)

    局长和文警官,说来不怕你们见笑,我十五岁前一直没有察觉自己怀皮毛功夫,更不知道自己后来是个习武的奇才,直到那天我在催款的过程中本能地使出了一阵连环腿,我才明白小时候常常跟着父亲比比划划,无形中打下了武术的根基。

    那天,陈冬冬和胡兵跑出游乐场不远,我就追上他们了。我将陈冬冬拦住,陈冬冬往左,我往左,陈冬冬往右,我往右,就是不让陈冬冬走。

    我边拦边说:陈冬冬,今天你不把欠宋老板的八千块钱还了,休想逃出我的掌心。

    陈冬冬慌了,急忙喊胡兵:老大,你先别跑,等我一会!要不然我就把……把……把……

    胡兵停下来,气喘吁吁地转望着陈冬冬,害怕陈冬冬把他策划诈骗顺祥批发店价值八千元货物一事抖出来。

    迅速想了一下,胡兵走回来盯着陈冬冬恼火地说:你小子有病呀你,什么把把把的,再瞎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陈冬冬说:老大,我不说了,可金生水这小子硬是拦着不让我走,你说怎么办。

    胡兵担心孙二狗会带着为连长的杨俊赶来找他和陈冬冬算账,只好对我说:金生水,你小子羽毛尚未丰满,就天不怕地不怕的,佩服!可你也看见了,我这位兄弟已经把他上的钱赌输给韦明辉了,怎么给你?这样吧,你先回去告诉宋德文,明天我这位兄弟会亲自带上八千块钱去顺祥批发店还给他的。

    胡兵的话分明是缓兵之计,我说:胡兵,你说话当放,臭不可闻,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金生水?老实告诉你,今天陈冬冬要是不把他欠宋老板那八千块钱还了,我金生水就陪他玩命到底。

    陈冬冬见胡兵回来了,胆量倍增,顿时回敬道:金生水,你小子昨天砍伤我的胳膊,我还没有问你要医药费呢,你竟敢替宋德文来问我要钱,存心和我过不去是不?你小子最好赶紧给我把路让开,否则把我惹毛了,你小子不死也会脱一层皮的。

    陈冬冬的话音刚落,李艳已经气喘吁吁的跑到我边。

    陈冬冬和胡兵同时往游乐场方向望了一眼,发现孙二狗和杨俊正朝着这边走来。

    急之下,陈冬冬想到了跟在他股后面的西班牙猎犬,立即退后两步,蹲下来一手轻拍着这只西班牙猎犬的脑袋,一手指着我和李艳打了一声口哨。

    西班牙猎犬为了将功赎罪,得令似地扬起头来,跃跃试地对着我狂吠。

    我想不到陈冬冬会来这一招,气得盯住西班牙猎犬大吼一声。

    西班牙猎犬惊慌中猛地往侧面跳去,转移目标对着李艳一边狂吠一边近。

    陈冬冬和胡兵趁着我和李艳把注意力集中在西班牙猎犬上的机会,迅速往侧面跑了。

    与此同时,李艳吓得往后倒退几步。西班牙猎犬见李艳怕它,索汪汪叫着进一步向李艳近。李艳惊叫一声,正想躲到我背后,谁知西班牙猎犬看出了她的动机,顿时抖着一黑毛,“嗖”的一下腾空而起,龇着森森的白牙往她上猛扑过去。

    眼见西班牙猎犬即将扑到李艳上,我迅速将李艳拉过一边,让西班牙猎犬扑了个空。

    紧接着,我本能地使出一阵连环腿,呼呼生风地向西班牙猎犬连续飞踢过去。转眼之间,西班牙猎犬被我踢飞出去几米,在地上滚了几滚,夹着尾巴哼叫着一拐一拐的逃命去了。

    李艳惊得目瞪口呆,我也觉得自己不可思议!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自己小时候常常站在一边看我父亲舞拳弄剑,看着看着,忍不住就跟着他一招一势的比划起来。这样的次数多了,我在不知不觉中练成了一些皮毛功夫,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李艳回过神来,惊喜地说:水水,原来你有武功呀,简直把我高兴得!以前怎么不见你说自己有武功呢?

    李艳,我爸生前常常在院子里练武,有时还去莲花寺请悟能大师教他绝招,我见有趣就跟着比划。我爸去天国后,我一直坚持下来,原以为只是强健体,其实我也想不到那只狗会被我踢飞出去呢。我激动地说,接着发觉不妙,急忙问:陈冬冬呢?

    跑了。水水,算了,陈冬冬和胡兵同流合污,胡兵他舅舅何欢是镇长,咱们惹不起。你还是去顺祥批发店向宋德文辞掉这份工作吧。

    李艳,如果你害怕就先回家,宋德文把我从派出所保出来,我欠着他人,决不会辞掉这份工作的。

    水水,我不是害怕,只是担心胡兵会帮忙陈冬冬,胡兵他舅舅官大压死人,你斗不过他们的。

    李艳,你放心,我听宋德文说,何欢当满这届镇长就调离潜龙镇回古城去了,在这紧要关头,何欢不会放纵胡兵胡来的,更不会因为他的前途为欠钱不还的陈冬冬撑腰的。

    可是水水,陈冬冬已经和胡兵跑得没影儿了。

    李艳,你放心,陈冬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走,咱们马上到他家去。我说完,独自朝前走了。

    李艳劝说不了我,又担心我一个人去会出事,急忙小跑着追上来,与我并肩而行。

    来到陈冬冬家四合院门外时,陈冬冬正在院子里用鞭子抽打着那只害他输掉五千块钱的西班牙猎犬,噼噼啪啪,抽打得西班牙猎犬一哼一哼的叫。

    胡兵站在一边袖手旁观,想着韦明辉赌赢的那五千块钱里面他占大头,顿时心花怒放。

    陈冬冬打累后放下鞭子,喘息未定,我和李艳已经进入他家院内。

    现陈大江和香都不在家,我立即说:陈冬冬,你今天不还宋老板那八千块钱,我就把你想赖账的事写成广告满大街张贴!

    陈冬冬吓了一跳,他虽是个流氓无赖,但他还是很要面子的。他害怕我去满大街张贴他的丑闻,慌忙盯着我鄙地说: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去帮宋德文催款?你随便找个工作都比催款强吧!知道不,敢赖账的人都是不好惹的,今天算你走狗屎运,遇上我这么好讲的人,若是平时,你早就死无葬之地了。

    陈冬冬,只要有天理在,我金生水就不怕你!今天你要是不把欠宋老板那八千块钱还清,我就把这事写成丑闻拿去大街小巷到处张贴。

    陈冬冬气得说不出话,同时心里也很紧张。

    长得瘦瘦高高的胡兵忍不住站了出来,气愤地用手指着我说:姓金的,你敢乱来,我就用菜刀把你砍成酱!

    我的火气飚起来了,李艳担心我把事闹大,急忙伸手拉了拉我。

    我不理李艳,而是两眼泪汪汪地盯着胡兵吼道:电线杆,这儿没你的事,给我滚一边去!

    胡兵气得直翻白眼,担心我把陈冬冬急了,陈冬冬会把他供出来。想了想,他把陈冬冬拉到一边去,轻声说:兄弟,金生水这小子有点邪门,可能是他老爸曾经传给了他什么邪术,小小年纪就天不怕地不怕的,连我们古城来的大老爷们儿他都敢砍,他有什么不敢的呢?你瞧,此时他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人头疼啊!

    老大,那你说怎么办。

    冬冬,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还是想办法把那八千块钱拿给这小子算了。

    陈冬冬睁大眼睛小声说:老大,当时脱手那批货得了六千块钱,你只分给我两千,难道你要我一个人承担?

    胡兵说:谁说要你一个人承担了,目前我手头紧,先让你垫付罢了。

    陈冬冬左右为难,顿时露出一副可怜虫的面孔对胡兵说:老大,我所有的钱都赌输给韦明辉了,去哪里弄这么多。

    胡兵想想也是,又见我赖着不走,有些犯愁。突然,他双眼骨碌碌一转,凑近陈冬冬说:好兄弟,你也该去你家那幢楼房收取下一季度的房租了,为了打发眼前这个瘟神,你干脆忍痛割,将下个季度的房租费收来交给他算了。

    陈冬冬连连摇头:老大,这不行啊,我把房租费给了他,接下来的三个月我就喝西北风了。

    胡兵瞪着陈冬冬说:你会喝西北风?你家老爷子有的是钱!别犹豫了,就这么决定了,否则我与你的兄弟感一刀两断!

    陈冬冬顿时慌了,想了想,无奈地走到我面前,鬼怪地陪着笑脸说:哥们,你是知道的,今天我把所有的钱都赌输了,这样吧,我正打算去我家那幢租出去的楼房收租金,等我收到租金后,会亲自把那八千块钱拿去还给宋德文的。你看如何?

    我说:陈冬冬,你想用缓兵之计来应付我吗,你太小瞧我金生水了,既然你去收房租,我就和李艳跟你一起去,马上去!

    陈冬冬瞪大眼睛,气愤地说:妈的,今天我总算倒霉到家了,想不到你金生水能缠的,你小子是不是没有见过钱呀。

    我说:就算我没有见过钱吧,还不赶紧带路?

    陈冬冬看了一眼胡兵,见胡兵点了点头,只好说:妈的,原来你金生水真的是个无赖,谁被你缠住就会倒八辈子大霉,今天我认栽了。说完,陈冬冬和胡兵走在前头,我和李艳紧跟在后面。

    一路上,陈冬冬故意和我近乎。我不睬他,而是紧挨着李艳互相说些悄悄话,显得十分亲密的样子。

    陈冬冬心里想不通李艳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忍不住对李艳说:小美人儿,你是不是大脑有病呀,金生水穷得跟乞丐没两样,你却和他如此亲近,不怕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李艳对陈冬冬讥讽道:你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错了!我们女孩子喜欢的人,并不是因为他有几个臭钱,更何况你是个无赖!

    陈冬冬想不到李艳的嘴皮子厉害,气得直翻白眼。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