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 第三部分 第八章 狠治无赖(5)

    金生水,你把宋德文描述得这么好,说明这世上的好人还是很多的。文静从笔录中抬起头来,忽闪忽闪着长长的眼睫毛说。

    我说:文警官,关于宋德文这个人,怎么说呢?总之他这人不错。他将我从派出所保出来后,我做了一件令你和局长意想想不到的事……

    你做了什么令我们意想不到的事?郑局长见我突然停顿下来,立即追问。

    此时,从远处隐隐传来教堂里的钟声,我说:宋德文把我从潜龙镇派出所保出来后,我问他为什么要帮助我。

    他兴奋地说:因为你砍了该砍的人。

    我充满感激地说:宋老板,你能这么认为,说明你是个好人。

    宋德文却说:好人不敢当。生水,其实我这人还是有私心的,我说你砍了该砍的人,是因为陈冬冬这混蛋还欠我八千块钱,我每次派人去向他催要,他都耍无赖,今天你把他砍了,我很解恨呢。

    我明白过来,可我还是说:宋老板,就算你有私心,也同样是个好人,要是没有你,我就出不来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会记住的。

    宋德文说:生水,这算不了什么,幸好肖所长是我大学同学,或多或少给我点面子,不然的话,别说五百块钱,就是五千他也不敢放你。

    苍天,大地!你是用五百块钱将我保出来的?我吓了一跳,想了想又说:宋老板,你这么做,既让我感动,又让我为难,我还欠着李艳五百块钱,正发愁怎么还呢。这回惨了,我又欠了你五百块钱,怎么办。

    宋德文说:生水,你放心,我不会要你还的。

    你也这么说?那更证明你是好人了。可这么一来,我欠着你的,也不好受。我宁愿让他们关闭,也不愿欠你这么大的人,宋老板,走,咱们去把那五百块钱要回来。

    生水,我很敬佩你这么讲义气,也很欣赏你的胆识和勇气,如果你不想欠我人,可以帮我去催款。

    真的?我做梦都想找到一份工作呢,宋老板,谢谢你了!我激动得泪盈眶,不住问:宋老板,什么时候安排我去帮你催款?

    宋德文说:瞧你着急的,我还不知道林芳是否同意让你帮我催款呢。

    我想到林芳去古城帮我联系学校了,就善意地欺骗宋德文:宋老板,芳姐她肯定同意的,自从我被学校开除后,芳姐就希望我能找份工作自食其力了。

    宋德文想了一下,说:生水,既然林芳同意,明天你去顺祥批发店找我。

    我喜出望外地点了点头,以为自己有了工作后,林芳不再为我受苦受累了。

    次,我兴冲冲的来到顺祥批发店。结果,宋德文给我安排的第一个催款对象就是陈冬冬。

    宋德文说:生水,只要你能帮我催回陈冬冬欠的八千块钱,我给你百分之十的提成。

    我点了点头,接过宋德文递过来的借据和委托书,简单看了一下,说:宋老板,我现在就去找陈冬冬催要这笔钱。

    宋德文叮嘱:生水,你刚被我从派出所保出来,你去向陈冬冬催款时要见机行事,多动脑筋,千万不要将陈冬冬打得躺在医院里起不来,更不要将他送到医院的太平间里去,否则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宋老板,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随机应变的。说完,转离开了宋德文的办公室。

    我在赶往陈冬冬家的路上意外碰见李艳,正想躲开,李艳急忙拦住问:水水,你要去哪儿,干吗一直躲着不愿见我?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答非所问:李艳,我找到工作了,很快就能还你那五百块钱了。

    李艳嗔怪道:水水,谁要你还我钱了,原来你为这事躲着我呀,瞧你傻的,我说过不要你还的,你放心吧,我没钱用时,可以问我妈要。

    我心头一,眼泪就流出来了,我说:李艳,谢谢你的好意!我想明白了,你爸你妈也不容易,虽然他们开着一个小饭馆,可你妈体不好,常常去医院抓药,根本没有多余的钱,那五百块钱我迟早要还给你的。

    李艳不高兴地说:水水,我们是好朋友不是?你再提那五百块钱,我可要生气了。接着,又忍不住问:水水,你说找到工作了,是什么工作?

    我把来龙去脉简要地讲了一遍。李艳听了担忧地说:水水,催款不容易呀,更何况宋德文要你去催的是陈冬冬呢,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

    李艳,宋德文给我百分之十的提成呢。如果我能从陈冬冬上帮他催回那八千块钱,我就有八百块的报酬了。到时候,我把宋德文保释我花去的五百块还给他,还可以赚取三百块呢,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

    水水,你有没有想过,宋德文为什么要给你这么高报酬?说明宋德文已经很难从陈冬冬上催回那八千块钱了,他在利用你去冒险呢。

    李艳,话可不能这么说!如果没有宋德文,现在我还关在派出所的闭室里呢。这就好比我们落水的时候,有谁会不顾一切地跳下水去救我们?没有几个吧?可他宋德文就是那个不顾一切跳下水去将我救上岸的人,你怎么能说他在利用我去冒险呢?

    水水,虽然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催款的确是件很冒险的事,我劝你还是去向宋德文辞了这份工作。水水,你也不想一想,你砍伤了陈冬冬,你去找他要钱,他会放过你吗?没准还会要你命的。

    李艳,你别劝我,我已经答应了宋德文,总不能言而无信吧!我想好了,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去试一试。

    水水,既然你执意要去,我陪你去。

    李艳,你一个柔弱女子,去了能做什么,说不定还会帮倒忙呢。

    水水,别把我看得太脆弱好不好,虽然我不是巾帼,却也不像那些千金小姐般地贵。

    即便如此,可陈冬冬不仅是个流氓,而且是个至尊无赖,你去了起不到什么作用。

    谁知我的话提醒了李艳,她巧妙地说:水水,你还记得陈冬冬和胡兵在学校门口调戏我和刘美玲的事吗?我看得出来,陈冬冬很好色,尽管我不是特别漂亮,也比一般的女孩子好看吧。陈冬冬既然是个好色之徒,我去了,说不定他为了要面子,会把欠宋德文的钱拿出来呢。

    我眼睛一亮,想到那次陈冬冬和胡兵除了在语言上调戏李艳和刘美玲之外,根本不敢动手动脚的欺负她们,要不是当时刘美玲冲上去给了胡兵几个巴掌,胡兵也不会向刘美玲发火的。有李艳一起去催款,说不定是个好办法。

    于是我说:李艳,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你没别的事,就一起去吧,只是到了关键时刻,你得听我的。

    李艳说:水水,我什么时候都听你的。

    我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